第一百七十二章道歉信!

小说:无良小教主作者:双子座晴天雨天更新时间:2019-05-21 13:30字数:268348

蝶衣从自己家后山爬起來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小屋子已经沒有了踪迹,估计是被彻底的炸平了。起身拍拍自己身上的灰尘,蝶衣四处张望起來。还好,附近沒有血迹。不过那个孩子和假无月,却沒有了踪影。

既然把孩子弄丢,蝶衣觉得自己有必要去告诉无月一声,至少也要道个歉啥的。

蝶衣收拾好了包袱,向华山走去。他沒有发现,在他离开后,从不远处的草丛里出來一个女子,女子怀里还抱着一个一岁大小的孩子。

女子带着孩子找了一个山洞,找个大石头就把孩子放了上去。沒有人知道她在昏迷的时候做的那个噩梦是什么,沒有人知道她现在此刻的心情是多么的纠结。

看着这张和那个人相似的脸,混沌无月的心里真是百感交集。她封住了小娃娃的嘴,因为每次听到他叫自己娘亲时自己的心都像抽丝一般的痛。

自己的梦是真的吗?混沌无月抽取灵魂的手不停的在小娃娃的眼前上下,最后,还是沉沉的放下。

她,做不到。想起那个梦,原來所有的勇气都化成了灰烬。她,真的还不是一个好的杀戮者。她并不怀疑自己对那个人的感情有多深刻,她是下不了手,她的骨子里还有仁慈。

深深的叹了口气,混沌无月无力的坐在地上。闭着眼睛总是会想到那个梦,那个该死的梦,又或者,那个暗示什么的梦。

是啊,那个该死的梦。混沌无月怎么可能忘记。在梦里自己的心上人微笑着进入了自己怪胎十月的肚子里,然后,自己的宝宝就出生了。

一切是那么的清晰,自己甚至能看到公子小白那张冷脸。他不喜欢自己的宝宝,他一定知道了这个宝宝不是他公子小白的骨肉。可是为什么要那么对待他!

公子小白让人把自己的宝宝杀了,声音是那么的清晰。只是公子小白沒有想到,派出去的侍卫虽然长的凶狠却也是仁慈的人。自己的宝宝沒有被杀,而是被遗弃在了荒郊野岭。自己的宝宝如此命大,竟然被一对去边境投靠亲人的夫妻捡到并且收留。

那个宝宝,就是眼前的这个宝宝。这就是混沌无月纠结的原因。如果梦是真的,自己的爱人变成了自己的孩子,自己可以把爱人的魂魄抽出來,可以用自己的法术让他恢复记忆,可是自己的孩子,就会死在自己的手上。

几次下手却终于发现,最后还是下不去手。这一切都是谁造成的?混沌无月拳头攥的紧紧的。是的,她要杀了无月,是的,在那之前她要杀了公子小白!

无月打了个喷嚏,自己怎么就这么招人待见,是谁在念叨自己呢。用手揉了揉还有些发疼的额头,为什么自己总感觉有一丝不安?

后天就是皇帝义子和混沌无月决斗的日子了。虽然这是朝廷里人员的内部斗争,可是涉及武功,就和武林扯不清关系了。按照江湖的规矩,即使你是王公大臣,决斗也要有观战的。当然这么有杀伤力的战争,江湖上各大门派也不会有什么人敢去观战。

华山派果然不同,在所有帮派都躲的不敢出來的时候,华山祖老和无月竟然拿着请帖去观战了。外面都说华山派人勇猛,却不知道他们的心思。他华山派就算想置之室外,也不可能的了。

“师傅,你确定你沒有问題?”无月是觉得自己沒有问題的啦,只是自己那个生病的师傅,还真是让他担忧呢。

“沒事沒事。”华山祖老等來到了决斗的空地,却发现了武林盟主和花满楼也來到了这里。

“哇,花满楼,我好想你!”无月记得一切后,自然记得了自己和花满楼曾经的亲密,也自然知道了花满楼对自己沒有敌意。至于武林盟主,虽然以前总是打架,却竟然感觉有种亲切的感觉!

“主人!”花满楼抱着比自己小的主人,一阵欣喜过后突然想起了自己刚出生就夭折的孩子,眼睛里不免有一阵阵的忧伤。这些当然被无月看在了眼里。

几个人一起前行,却在不远处的阴凉处看到一个老头,果然,有不请自來的家伙。

老头看到武林盟主显然有些惊讶,惊讶中也有些不安,只有暗暗叫道,这下可不好对付了。

武林盟主看到老头也吃惊不已,对着花满楼说,“你可能不知道这个老人家是谁,他就是堂堂的阎王大人。”

阎王和魔王虽然好多年沒有碰面,对于魔王现在的谦和有礼真是十分的意外,揉了揉眼睛,这个家伙就是当初狂妄的魔王沒错啊。

“呵呵,我变好了。”魔王用手紧紧的抓住花满楼的手,有一个这样好的娘子,他有什么理由不改邪归正呢。只是,花满楼感觉到了武林盟主手心里的决绝。只是,这样的一个娘子,约定好的下辈子,下辈子,自己真的能够一眼就认出她吗。

几个人各怀鬼胎,却一路前行。决斗的地方沒有在宫里,而是在城外的一块空地上。几个人刚刚进入山林,就感觉到一股强大的结界。还好,几位都算是有修为的人,进去并沒有费力。

这样结界的好处是,这样就不怕伤到误闯进來的村民,而且这样也不怕破坏旁边的花花草草了。

两个主角姗姗來迟,几个看官就自行坐在椅子上等着了。这里摆设的椅子桌子还真是多,只是这整个武林,來的就只有他们几个了罢。

无月的屁股还沒走坐热,就觉得旁边的气场不对。环顾四周才发现,在树的后面有一个身影在鬼鬼祟祟。无月和华山祖老说了声就超那树边走去。

两个主角什么时候到來的无月不知道,无月只知道,那个鬼鬼祟祟的身影是影,那个不放心自己一路摸來的影。无月本來想让影回去,可是回头一看那两个主角已经到了,战争就要开始。

从她的角度虽然看不到混沌无月,却把那个所谓的皇帝的义子看的清清楚楚,他不就是当初在宫中看到的那个红色眼睛的男子?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