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尾余韵

小说:月如刀作者:半半道人更新时间:2019-04-20 08:22字数:164395

    长鞭唿哨,兀鹰扬起。 随着大声豪笑,马刺的铿鸣,弯刀的光亮,长歌的飞扬。数百名马师驰骋在这碧绿如砥的草原上。 在马师之前,奔腾着无数的骏马,如同翻滚的彩云,流淌在这片肥美的水草上。 这片水草本来已经被胡人占据了数十年,现在终归已经是中华的骏马之乐园。 这片水草的源头已经竖立起一面大旗,雪白的大旗上什么都没有,只绣了一柄漆黑的刀! 长风卷过,大旗猎猎飞舞,这柄刀也似乎欲拔鞘而出,去斩尽仇人的头颅! 神刀堂! 这已经是一个足够响亮地名字。 尤其是胡人,见到这面大旗,他们除了逃遁,绝没有勇气来面对那一柄似乎是来自地域的魔刀! 夕阳如残血。 大旗下的影子已经被拉得很长。 白天羽看着奔腾的马群,却只觉得内心的空洞如鼓。夕阳暖暖的洒在身上,他却只觉得有一股寒意。 他不由得紧缩了一下身体。 他的眼神总是往西的。 那里有他的爱人,有他的孩子,有他的全部。 后面传来厚重的脚步声,袁崇道道:“今晚能不能喝点酒?” 他说话时已经站到了白天羽的对面,他的眼神里充满了关切和热情。 朋友的热情。 真正的朋友。只有真正的朋友才能排解一些心中的苦痛。 白天羽如冰雪一般的眼神慢慢融化,道:“你是一个有大学问的人。” 袁崇道笑道:“还行。” 白天羽道:“我想请教。” 袁崇道转过身去,看着摇摇欲坠的残阳。 白天羽道:“什么是大事?何所谓大?你能否让我看到无限的大?” 袁崇道沉默良久,道:“无所谓大事,只要自己值得去做的事就是大事。真正的大,无限的大是看不见的。” 

白天羽又道:“什么是小事?何所谓小?你又能够让我看到无限的小?” 袁崇道道:“无所谓小事,自己不值得去做的都是小事。无限的小也是看不见的。” 白天羽突然笑道:“无限的大看不到,无限的小也看不到。大与小究竟在哪里?” 袁崇道的声音依旧平静,他反问道:“什么地方没有大与小?” 白天羽默立良久,突然对袁崇道一揖,严肃地道:“谨受教。” 夕阳已经落下了草原,被拉长扭曲的影子已经消失在阴暗里。 人总是有痛苦的,就像人总是有影子一样。 太阳升起的时候,影子就和你随行。痛苦也是这样。但是人一走进黑暗里隐藏起来,影子也会消失不见。 对待痛苦,也可以用这样的办法。 无关大小,不论风月。 一月如刀,悬于天际。似乎想要割断这世间的情感,却又不忍心下手。 真正割断了情感,这世间还是世间吗? 清凉如水。 

活动体验搜搜小说新域名,登录炫彩版,Q币等你拿!参与点击这里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