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刀意,名叫欲望

小说:网游之魔道轮回作者:地瓜的郁闷更新时间:2019-05-21 12:53字数:193629

下午没有课,进入游戏精神又回来了。情人剑白天没有在线,于是在下线的地方附近找些怪来杀增加点经验。出了黑风坡就是食人草原,一样绿油油的草地,却隐藏着致命的杀机。 当你以为没有危险,渺小的杂草忽然冒长缠住你,然后一个个长满绿草的泥人从草地蹦了出来。人兽1阶65级的草泥人实力不算很强,只会单体中阶法术草缠术。不过它物理力量不错,而且最大特色就是可以在草地上补充身体创口,只要不一下秒杀,就是打不死的小强。

试着和草泥人拼了一记,虎口一阵发麻明显不够它强。而且草泥人近身搏斗时,它身上的草随时会忽然冒出缚住你。长草又多又紧要挣开需要好几秒,几秒钟就够行动不是很快的草泥人围了过来。

3米高的身躯,沙锅大的拳头砸在尖刺盾上震得黄昏气血翻腾。尖刺把这个草泥人的手刺出几个洞,没有痛感的草泥人没事般举起另一只拳头再砸。

股荡战魂激发力量挣开长草,黄昏不再托大展开天魔舞身法打起游击战。还以为凭自己的实力能堂堂正正地打败这些怪物,看来自己的能力还是不足。

一直以来黄昏是以走敏捷的路子力量不够大,现在有了天魔舞身法,或许是时候改变下战斗的方法了。草泥人的力量刚好可以用来对练,锻炼力量的方法最直接的就是和敌人硬碰硬,在拼斗力量的过程里增加。

配合所有技能的加成,黄昏的力量其实是比草泥人强一点点的。但他还没有飞升,长久对拼下的反震力让他身体吃不消。

草泥人缓慢的行动和迟钝的感知无法看破残影,只是白龙也不能一击秒杀它们,只能一击即走,不然就会给草泥人瞬发的草缠术缚住。打了半天,楞是一只怪也没有杀死,给反震得全身酸痛,一时气恼不顾一切地使出刀刃旋风。

刀刃旋风黄昏从理论到实践不过几次而已,每使一次都有很大的进步,给身体带来的痛楚也少一分。现在的刀刃气流范围更广,威力更强,持续时间也更久。

短短13秒黄昏旋出草泥人的包围,身体肌肉在抽筋在发酸,靠瞬间狂化幻出8道残影拉开距离。疼痛已经是他的享受,疼痛过后的那阵酸麻是最大的快感。喘口气深呼吸憋住,强忍着那股气将身体杂乱的元素能量拉回战魂。超人的脑控力身体能很好地让元素能量流过,只一会身体元素能量回归战魂。

战魂忽然冒出耀眼的血红,浓缩的气体元素能量有化成液体的迹象。将意识沉入战魂,黄昏发现难受的感觉好象少了点。这是凡人飞升的过渡期,也是重要的转折。

很多人达到99级战魂也不能液体化,渡劫成功几率就低好多。液体战魂的出现是战斗激烈到一定程度才会出现,飞升后的实体战魂也会强一点。黄昏这个强退专业户也是现在才练出液体战魂,可想而知是多么有难度。

液体战魂输送元素能量比气体战魂快了不止一倍,不过曾经感觉过实体战魂的淋漓尽致,黄昏没有觉得有太大的不同,只是在恢复身体伤势上才令自己觉得是不同了。再次冲入怪物堆里,又是一个刀刃旋风。这次怪物学乖了,刀刃旋风刚出它们就钻回地面,等他用完才钻出来。

望着嚣张地张牙舞爪的草泥人,黄昏想死的心都有了。郁闷,这个破游戏的怪物也太聪明了吧?还叫人活吗?或许自己真的得研究下远程的绝招,回到集合处将白龙记忆里的招数翻了一遍,直到情人剑上线也没想到什么好的绝招。

食人沼泽防不胜防的草泥人比黑风坡的狼更难躲避,回黑风坡边缘狩猎了一些狼肉备用才继续进发,长途旅行给饿死的的事例在网上不是什么新鲜事。

一路上的战斗,黄昏都发神经的使着怪招数,很多次都给打得半死才冲出来,情人剑也好几次给他陷入险境。当再一次九死一生冲出草泥人的围攻,情人剑狠狠揣了他一脚道:“我靠,你玩自杀别拉我下水呀,今天发什么神经了?”

“兄弟,你说刀怎么使远程攻击好?我好烦,想不出。”黄昏苦恼地抓着头发。

“你这白痴不死都没用了。”情人剑彻底给打败了,天魔舞真的是这白痴自创的吗?

“刀是什么,你为什么用刀,你对刀的理解有多少?”一口气三个问题,让黄昏懵了。

为什么会喜欢用刀?是喜欢它的霸气,它的直,它的狂。刀能削、砍、劈、刺、扫,我还不了解它么?带着疑惑的眼神望着情人剑,情人剑忽然一闪身,夺过他手中的刀,摇头道:“握刀都没力,你不配拥有刀。”

将刀高举过顶,情人剑双眼紧盯着黄昏视线的焦点,刀刃沿着他的视线成一直线。锋利冷森的刀刃给黄昏一种窒息的压迫感,那把刀在情人剑手上变成了一座山,一座藐视一切的宏伟大山。

“杀!”一声惊雷,情人剑踏前一步。那座大山动了,草木皆惊。沉稳凝重的大刀缓慢地砍向他面门,冰冷的杀气,一往无前的刀势让黄昏生不出反抗之心。好象自己无论躲去哪个方向都会在这座大山下死亡,风声、“杀”字的回音迷住了他的所有感官,在这一刀的压力下他彻底崩溃了。

如果给时间他准备,或许他能用过人身体控制能力避开情人剑的刀意。如果他不是迷惘着,或许他的敏感触觉会感知到危险提前躲避。很多事情发生了,是没有机会去后悔,去想如果。黄昏望着接近面门的刀,冷汗瞬间湿透了背。死亡这个字眼在脑海爆发,求生本能控制了他的肢体。

“铛!”一声闷响,两把刀上元素能量碰撞激起一阵狂风。两双充满杀意的眼神在强风中仿佛激出火花,那力度,那神情是真的想杀死对方。

“嘿嘿,反应还不错,怎样?醒了没有?”对视半饷,情人剑的眼神转柔松开了手的刀。白龙没有理他,闭着眼保持着姿势定在那里。

刚才情人剑真的想杀了他,为什么?他们不是朋友吗?无论什么事情,朋友的生命不是永远在任何东西之上的么?一股悲伤和失落在心底蔓延开来,身体忍不住抖颤起来。他很想大声疾呼,大声责问他为什么。

忽地,他想起了早上白龙的记忆,不由打了个寒战。情人剑是他第一个真正意义的朋友,当他一无所有的时候在地洞陪他侃了一个月的大山,度过了最枯燥的日子。那段无忧无虑的时光,是他五年前醒来到现在最为快乐的时光。

这是和史胖子他们一起所没有的感觉,在现实认识的人里,他要顾忌自己的秘密,唯恐一不小心就被别人知道,然后用异样的目光看他。虚拟世界中谁也不知谁真正的底细,可以毫无顾忌地放声笑,大声哭。

“你有多少的实力就能拥有什么样的朋友,一头老虎是永远不会和一头猪做朋友的。”战魂冰冷的声音传来,黄昏忽地醒悟了。

不成为和情人剑一般的高手,得到的不是友谊,是同情和施舍,然而如何才能获得他那样的实力?自己的刀还有着仁慈,可笑的仁慈让自己出刀犹豫了。

别傻了黄昏,仁慈是上位者义务,你一个渺小的人学什么仁慈?刀出手,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这才是刀。没错,这就是我的——yu望之刀!

“啊!”白龙睁开眼,大吼一声,一刀劈向情人剑。

疯狂的杀意比之前更甚,血红的眼充分表达了他的决心。这一刀破绽情人剑可以数出十几个,可是他无法肯定自己能在刀劈到之前更快地击中这些破绽。诱人的破绽让他思考了1秒,这一秒已经让黄昏的刀意罩住,无奈下只有硬接。

“死!”疯狂的大吼一声,黄昏忽地加速。

情人剑只觉黄昏像凭空消失了一秒,然后面前忽地出现一把夹着死亡气息的大刀,轻易劈断他的刀,力道不减地往面门而来。情人剑不可置信地眨了下眼,黄昏狰狞脸孔上的杀意是那么的真切,那么的冷。

他真的要杀了我?他会是这样开不起玩笑的人?之前想杀他,是因为自己对他有信心,所以才用了全力,莫非他不知道么?莫非他真的是那种小鸡肠子的人,会因为自己对他动了杀机而杀他么?情人剑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可是冷冽的刀气袭面而来,容不得他不相信。

看到情人剑的脸由惊诧转为愤怒,黄昏心底在冷笑。你愤怒什么?你敢说你刚才的杀意真的只是为了让我明白刀意么?难道你就没有一点不服我的实力,想证明自己么?这一刀他毫不犹豫地劈了下去,在死亡刹那情人剑也像普通人一样,露出恐惧。在他软弱的眼神注视下,黄昏觉得很满足、很满足。

无论自己多恼他,想杀他。他们始终是朋友,朋友是不能杀的。这个是原则,原则凌驾任何一切。所以刀在情人剑面门停住了,集中了全身力量的一刀说停就停似乎有点假。当黄昏七窍流血和全身突冒青筋站在面前,情人剑感到自己像做了场梦。狰狞的面孔消失了,一切是幻象。坐倒在地,他也剧烈地喘着粗气,两人眼神都异常复杂地不敢对视。

“多谢你的指点,这一刀怎样?”最后还是黄昏收起刀,强笑地问。

“毫无还手之力,差点给你杀了,还能差么。有人刀合一的味道在里面,赞一个!”情人剑抹了了把汗,也笑了。

“我想在这巩固一下这个刀法境界,今晚就先在这里休息下吧。”

黄昏很想把两人之间的尴尬消除,只是心里那条在堵着,好闷,他暂时面对不了情人剑,只能选择逃避。望着他离去的身影,情人剑张着口想说什么,最后还是摇头退出了游戏。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