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见犹怜

小说:冷情仙师,求双修作者:公子浅颜更新时间:2019-04-20 08:42字数:223881

“不。”

东方笑起先并未反映过来妙可怜动作,直到她受伤手指即将被拽露出袖外时,这才反映过来,立刻抽回右手退开一步。

口中含着未吐的“要”字最终在众人诧异注视下吞了下去。

“你这孩子,今个儿怎么了?”

妙可怜微露尴尬“你师姐只是受伤,并未生病的,你可以靠近她。籼”

“就是!我家小姐又不会传病给你,怕什么!”

“不是的,我……”受伤的手指紧握成拳,怕冰巳怪罪又不敢展现出来“我,刚刚有些头晕。姣”

“是啊是啊,小姐昨日担心大小姐身子一夜没休息好,城主您看,她现在还是脸色苍白的。”小青见情况不对,连忙站出来打圆场搀扶住东方笑“我家小姐身子虚,昨日又过度劳累,刚刚她只是没站稳而已。”

“什么没站稳,我看她分明就是嫌弃我们家小姐!”

一道绿衣身影冲上前来,含着哭腔的控诉打断小青辩解“你是不是害怕我家小姐,不敢靠近,觉得她难看!?我们小姐毁容怎么了!毁容也比你这讨厌鬼强!”

毁容?

东方笑一诧,继而下意识抬头望向病床上女子。

病榻之上,那单薄的少女面容憔悴,纵然眼帘以下被面纱遮住,眉眼依旧婉转倾城。

毁容,怎么会这样?

“我们家小姐不需要你虚情假意的探望!走,你走!”

绿衣女孩护主心切,埋头一个劲往外推东方笑“都是你!就是你抢了我们家小姐的位置!你个小偷还有脸站在这里来!”

“咳,绿水……”病榻上女子终看不下去,向绿衣女孩颤巍巍伸手“你退下,不得,不得无礼。”

“小姐,你都这样了,她们还欺负你!你为了能回来受了多大苦啊!而这个人,如今却坐拥你的位置丰衣足食!我,我绿水就是看不惯这种趁人之危之人!”

小丫头义愤填膺,手指差点戳到东方笑鼻尖,一番话说得好像真是东方笑导致奉紫落魄如此。

“绿水,你这小丫头几年不见愈发牙尖嘴利了,这话说的好像是老九抢了你家主子位置似得,徒弟是师父收的,你要喊要抱怨,怎么不向着城主啊。”

一柄桃花折扇拦住了继续推攘东方笑的绿水,东方笑没想到这时候居然会有人站出来为自己说话,疑惑抬头,但见绀难笑的阴阳怪气。

这家伙就是个在师父眼皮底下玩潜伏的花花公子,平日最喜好见自己笑话,今天怎么突然转了性为自己说话?

绀难奇怪含笑瞥了东方笑一眼,又转向温言“大师兄,你平日主持事最为公道,你说这绿水仗着功高冒然欺主,究竟该如何处置呢?”

“绀难。”温言为难皱了皱眉头“绿水陪着奉紫在外流浪多年,如今归来见自己主子位置不再,心底不舒服在所难免……”

“那二师姐呢?”绀难又笑嘻嘻转望向病榻上憔悴女子“师姐平日最喜欢与人为善了,这也是师姐自己的丫头,你看如何处置?”

“咳,我……这么多年都将绿水当亲生姐妹看待,她也是为了为我出头,咳,九师妹。”病榻上女子颤巍巍向东方笑伸手“你来。”

妙可怜察言观色主动起身,东方笑见状走到妙可怜所站位置,伸出一只手任奉紫握住,触感冰凉。

心底隐约滑过一丝奇怪,她怎么跟自己一样是阴寒体质?

“九师妹。”奉紫娇娇柔柔一声呼唤拽回了东方笑心神“绿水这丫头心直口快,其实并没有什么坏心的,我,我代她向你赔罪了,还望……”

“小姐!你怎么能向她赔罪!错的又不是我们!”绿水打断奉紫,气愤跺脚“都是她占了我们西厢殿!昨天晚上绿水都打听过了!小姐之所以被安排到客房都是因为她!小姐身子虚弱,自来又有择床之癖,如今千辛万苦归来西华,却像是个外人似得睡在客房,这若是让旁人听去简直就是笑话……绿水为维护西华名誉,也为小姐抱不平,小姐,小姐原本是千金之躯,如今却受了这么多苦,呜……”

小丫头似是说到伤心处,垂头眼眶登时红了起来“小姐的伤,小姐……”

“绿水,都怪我,连累了你,是我坚持要回来……都是我不好。”

病榻上人儿说着跟着红了眼眶,起身想要安抚绿水,最终体力不支倒回病榻“绿水别哭了,咳,你哭我心里跟着难受。”

奉紫本就生的一副我见犹怜模样,如今加之重伤在身,眼圈再一红,周围一屋子人都跟着心疼不已,再望向东方笑眼神多多少少都有些责怪。

这东方笑有些不懂事了。

绿水这事虽然不怪她,但毕竟因她占用了西厢而起,绿水这丫头也是为了护主一时心直口快,并无大错,至于奉紫更是无辜,先是独一无二女弟子身份被夺,厢房被占,重伤得不到好的休息,如今连丫鬟呈口舌之利出事都无力袒护。

她又

何苦非要惩罚人家丫头。

众人责怪的眼神无声加持在东方笑身上,这一刻后者也终于领悟到,绀难那唯恐天下不乱的性子,是不可能为自己说话的。

倘若刚刚他那惩罚之语不说绿水还好,如今一经道出,看似维护自己表面下,却将自己真真切切推向火坑。

“师父,你不要责怪绿水,也不要说小师妹,都是我,我这择床的毛病一定会改的。”榻上病美人见周围无人能为绿水说上话,遂抬手乞求扯住身边人霜白衣袖“师父,都算我错好不好?”

“……”后者沉寂一双冰魄眸子静静看她,似在思考什么,没有说话。

“师父……”

奉紫虚弱娇柔的呼唤令东方笑都心头一紧,她抬眼向冰巳望去,但见后者眉宇疼惜越来越浓。

师父,到底还是站在她那一边的,他现在不开口,不过不想拂了自己面而已。

东方笑心底揣测,果然,下一刻谪仙人影开口“都是多少年的习惯了,怎么能说改就改。”

“师父……”

奉紫闻言唇角届时荡出一抹柔柔的笑,那笑仿佛无声在说,世上还是师父最懂我最心疼我。

“紫儿。”顿了顿,冰巳抬手指了指周围给奉紫看“这里一切都已经按西厢极力布置了,你先暂时修养着。”

“什……么?”

沉寂。

满屋子人面面相觑。

冰巳这是什么意思?袒护小弟子,欲将二弟子的厢房相让?

病榻上奉紫跟着脸色一白。

她也有料到师父不可能仅一日时间便让东方笑搬出去,但如此直白的回答,却是让她始料未及的。

这世上之事果然人走茶凉?纵然多年后旧人归来,也是物是人非?

“城主,您怎么能让小姐睡在外人才居住的客房呢!城主,小姐她……”

“绿水!”奉紫呵斥一声,迅速收起脸上错愕表情,娇弱咳嗽起来“师父能重新接受紫儿,紫儿就已经是感激不尽了……紫儿听从如此安排。”一番话说得无限委曲求全,似乎真担心西华果真弃她不顾一般。

“嗯。”冰巳未理会屋内众人诧异目光,继续淡淡开口“这里虽是客房,但装修精致不亚于西厢,更何况你现在身负重伤,西华城上最善于医治外伤的老医者住的距离这里颇近,药房也是转弯就能抵达的,如今你养伤在这里最合适不过。”

“嗯?”前一刻还面如死灰的奉紫惊诧抬头“师父的意思是?”

“七绝殿少有人影,你眼下又是急需人照料的时候,暂时城中养伤最好不过,至于之后的事之后再说”

“这……还是师父细心,谢师父。”奉紫苍白的脸颊上缓缓荡起一抹红晕“师父,能再见到您真好,奉紫,真庆幸自己再回来。”

“傻姑娘说什么话,你这不是好好的么,不许说不吉利的。”温言含笑轻斥。

“就是,二小姐永远是我们西华的二小姐,无可取代。”另一位西华年长婢女附和。

一时间,众人见奉紫再度眼帘湿润,急忙出言安慰,众星捧月。

……

一旁东方笑看着身边人脸色如唱戏般迅速变化,在听清事情原由后转身,缓缓笑了一下,默默无闻离去。冷情仙师,求双修

———————————————————————————————

正文144.我见犹怜完,您可以返回列表。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