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3-2 归程(全文完)

小说:玉毒作者:木桥以南更新时间:2019-04-20 08:35字数:441408

夜空中有一道光亮一闪而逝,在繁华的都市中几乎不值一提,只有偶尔几人看见,嘻嘻哈哈地当做了流星许了愿。

愿望能不能被实现不知道,被当成了流星的谷露此刻抬头看了看夜空,虽然不甚清晰,还是可以大概推算出现在应该是丑时中,也就是凌晨两点左右。

这个时间点,倒是少了去不少麻烦。谷露松了口气。

不过,谷露还是紧紧抓住了郁溪清的手,看着他道:“这里有太多跟我们那里不一样的地方,尤其是姑娘们……”谷露原本是想说“伤风败俗”的,然而她自己并不觉得,因此顿了顿,却又想起了另一件事情,而后有些气急败坏地道:“不许你多看!”

郁溪清顶着一脑子的疑问看向谷露。虽然不是太明白谷露的意思,但对于谷露这样紧紧抓着他的手这种事情却让他十分欣喜,于是认真又愉快地点了点头。

谷露知道他在高兴什么,微微白了他一眼,没说什么。

一边找着路出山,谷露一边简单介绍了一下这边的一些事情。郁溪清生性比较淡泊,又与她成亲多年,虽然不想成为理由,但是谷露相信因此郁溪清还是比较容易接受。

要在如今的都市中再找到一大片的山林已经几乎是不可能的了,谷露很快找到了出路。

挑了挑眉看着眼前盘桓的山路,谷露意外发现自己居然能从记忆中找到了类似的东西——这似乎是她最后离开时的地方的附近。

那么……

…………

郁浩然很郁闷、很无语。

想那天他在房间中也是因为小妹要成亲了郁闷摆弄着娘亲暂时交给他保管的古玉。谁知他无意间把古玉合起,一道白光闪过,便来到了这么个莫名其妙的地方。

更让他无语的是,他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一露面,杀手便也就来了。

一开始对他来说只是小打小闹,但是后来,郁浩然既对地形不熟悉,对状况也根本搞不清楚,便越来越艰难了。

更麻烦的是,今日一早。一个疏忽之下。也不知道哪来的暗箭射伤了他的左臂,鲜血直流。

郁浩然给自己点了穴道,简单包扎了一下。便无奈地坐在一个黑暗的角落里微微喘着粗气。

苦笑。

不知道娘亲何时能发觉?

郁浩然已经发觉了,这里有些像是娘亲小时候曾讲过的故事里的地方,神奇又怪异。

剑鞘已经丢了,剑上也有些伤痕累累。

再怎么神兵利器。只有消耗却不保养,也会有完全坏掉的一天。

靠在墙壁上。郁浩然默默地计算着自己还能坚持多久。

以他这几天的经历来看,一个时辰左右便又会被再次找到了。

把从前小妹给他当饭吃的药丸丢进嘴里,果然有了饱腹感。然而这毕竟不是正经的食物,久了身体还是会顶不住的。郁浩然也知道。然而他也没有办法。在这个地方,他不懂,也没时间去找食物。

又坐了一会儿。感觉身体有了些力气了,郁浩然起身离开。

在一个地方呆着。那是坐以待毙。而他郁浩然永远不会这样。

只可惜,郁浩然不知道的是,在他离开不久,这里确实有人找了过来,然而,这一次并不是敌人……

不出郁浩然所料,对手很快又再一次找上了他。

这个杀手是追杀了他最久的一个了,郁浩然猜测手臂上的伤也应该是他造成的,幸好他反应迅速,侧过了身子,否则他大约早已归于尘土了。

也不知道他们用的是什么武器,他无法近身,只能躲避。郁浩然在心中郁卒,他的暗器已经用完了。

在这片没人的小树林里,郁浩然凭着轻功和树身与之周旋着,想找到近身的机会。

然而,失血严重影响了他的发挥,脚下的树枝仿佛错了位,郁浩然竟一脚踏空……

可惜了,看来是回不去啊……郁浩然默默地在心里说道,嘴角只剩下苦笑。

然而,想象中的死亡迟迟没有来临,郁浩然忍着摔倒到地上的疼痛感侧过头去寻找原因。

当熟悉的衣裳再一次进入眼底的时候,郁浩然发觉自己的眼底有些发热。

下山离家这么多年,他发现自己第一次竟也这么多愁善感。

“娘……”郁浩然不由得开口唤道。声音有些嘶哑,因为他已经几日没有喝水,也没有说话了。

“乖,闭上眼睛休息吧,娘亲在。”谷露摸摸他的头。安慰道,就像小时候对待他一样对待他。

郁浩然终于心安地闭上了眼。

动手解决掉杀手的郁溪清查探完了对方的脉搏确定人真的死了之后,这才走过来向谷露询问状况。

“没有发热,但是看样子需要输血。”谷露仔细检查了一番,口气不由得冰冷。幸好子弹没有留在体内,否则怕就不是一场手术能解决的事情了。

…………

幽幽转醒的郁浩然看着头顶的白呆愣了两秒之后,才突然想清楚到底发生了何事。

左臂上,疼痛的感觉已经消失了。而耳边温润熟悉的呼吸声很明白地告诉他,这一切并不是错觉。

“醒了?”温润的声音开口问道。

“嗯。”郁浩然转头,看见了郁溪清。

“娘亲呢?”郁浩然问道。

“她去和大夫交涉了。”虽然似乎有点太久了。郁溪清缓缓答道,然后举着手里削了一半的苹果问,“要吃吗?”

“要!”郁浩然毫不犹豫地说。

“要就自己削。”郁溪清淡淡地说。

他手上这个是给他家娘子的,可不是给他家傻小子的。

“爹,你居然这么狠心……”郁浩然可怜兮兮地说。

“让你娘这么担心,你又该当何罪?”郁溪清斜了他一眼,再一次淡淡说道。

“孩儿知错了……”郁浩然低下头来愧疚道。

郁溪清淡淡地睨了他一眼。继续用小刀削着那个苹果。

郁浩然却耐不住沉默。他本就不是一个安静的人,更何况这几天来,他连一个开口的机会都没有。

于是,等了一会儿,郁浩然还是问出来了他的一个疑问:“爹,你们是怎么找到我的?”

“你以为我们从小给你们用的‘留香‘是白用的么?”郁溪清挑了挑眉,看着面前这个似乎因为受伤。脑子傻掉了的儿子。

“狗鼻子?”郁浩然果然还是惊讶了一下。而后才是了然。

“……”孩子傻了怎么办?揍他有用吗?

郁溪清默默地在心里想着,忍着没有动手。

…………

自始至终,父子两人都没有再提起那个让郁浩然受伤的组织。因为。两人已经意识到了,这件事若是谷露不想说,那么他们猜再多也是毫无用处的。

病房的门在此刻被打开了。谷露从门外走了进来。

一身淡紫对襟夏衫的她在这个极具现代风格的病房中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但是在她的脸上,却让人找不出一丝不好意思的模样。很是淡然。

郁溪清看着谷露衣服上一个歪掉的花结,静静地也没有说话。

只是心里还是有些了然——他在将郁浩然送到这里来的时候。其实已经重新帮谷露打理过她的衣服了……

“醒了?”看到病房中的景象,恍若未觉的谷露挑了挑眉,露出一个没什么所谓的表情。

“娘……”郁浩然有些心虚地打着招呼。

谷露听见了,但只是看向了他。却没有应答的意思。

“我错了。”郁浩然老实地主动认错道。

谷露动了一下眉头,依旧只是看着他。

“没有下次。”郁浩然保证道。

谷露沉默了一会儿,终于走上前去。一巴掌拍到了郁浩然的额头上。

“知道错了就好。”谷露淡淡地说。她不喜欢这个地方。活在这里时候的她仿佛死了一般,那种生活窒息到无法忍受自己活着的感觉真的很差。

尤其是谷露刚刚确认了当年收留了自己的那对夫妇已经去世了的消息。让她更加厌恶这里。

怀念是因为他们。现在,正是永远断去怀念的时候了。

所以事实上,刚刚离开去和医生了解情况的谷露,也顺便出去了一趟,换下身上这套古意十足的衣裳,而换上了大众的衣物。

网络是一种很方便的东西。随意的几条虚假消息便能引开想要的目标,谷露把手上剩余的小药丸中的东西都用在了上面。短暂的,长久的,潜伏的,应有尽有。

冷笑着露了面,看着那群人的惊慌,谷露很得意。只是在得意的同时,她突然也觉得分外无趣。

这么多年,那些纠结的仇恨在自家夫君的陪伴下已然消失得差不多了。若不是这次郁浩然出事,她即使知道回来的方法,也不会回来的。

[熱,門.小'説。 网] 也许,也是因为自己也已经老了吧。

谷露想起来已经成亲的郁扶摇以及现在这个虽然躺在病床上不太着调的儿子,事实上也已经成年了。

所以,她毫不犹豫地丢下那群还在唉唉痛叫的“夜”中人,换回那套夏衫,回到了医院。

不过离开一会儿,便如此想念他们了啊……

郁溪清把削好的苹果塞进了谷露的手里,沉默却又略带强势地告诉她,那些已经过去的,无需再想。

谷露捏住了郁溪清塞进来的苹果,接收到了郁溪清的意思。

谷露笑了。

“说的也是。”谷露突然说道。

“难得回来一趟,我们明天去游乐园玩吧!!~”谷露兴奋道。

郁溪清笑了,道:“好啊。”

谷露开心就好。

难得见到这么兴奋的她。

只是……

游乐园……是个什么东西?郁溪清暗暗和郁浩然对视了一眼,发现彼此都是一头雾水,只能面面相觑。

“很好玩的哟~”谷露像个小孩儿一样,凑过去神秘兮兮地说。

“忘记你们大侠的身份,感受一下我们本地的氛围,来一场愉快地一日游吧!~”谷露就像一个诱惑力十足的说客,不断地引诱着依旧不知所以的郁溪清和郁浩然。

“毕竟难得回到一次我的‘娘家‘,不是吗?”谷露又道。

这大概是所有的话中,最让郁溪清意动的一句了。

了解更多的谷露,了解她的家乡、她成长的氛围,这些东西再多,郁溪清也永远不会嫌多。

“那就这么说定了!”谷露直接下了定论,无视了郁浩然的状况外。

不想给他解释,谁让他居然让她心情纠结又恶劣了这几天呢!

谷露对于自己的儿子,并没有多少同情心,只有满满的“恶意”。

明天顺便把儿子的武功抑制住吧!谷露想道。

于是,半夜,谷露趁着儿子睡着的时候偷偷给他下了针。

第二天,惊讶、惊叹、惊跳、惊叫循环成了一道“美丽的风景”,谷露心情愉悦而郁溪清淡定围观。

当夜晚来临时,心满意足的谷露带着还在惊叹的郁溪清以及饱受惊吓的郁浩然来到了这次初来时的山林。

“小血。”谷露面对着漆黑而寂静的山林低声叫道。

一道光亮顿时出现在了谷露几人的面前。而后,光亮消失,一个唇红齿白,有着软软的白发和暗红色的眼眸的,像个玉娃娃一样的小男孩突兀地出现在了大家的面前。

却不是郁扶摇当初见到的两三岁的模样,而是长大了不少,看起来像是五六岁了一般。然而他的声音依旧是软软糯糯的,道:“回去了就回不来了,你确定了吗?”

“当然。”谷露坚定地说。

“虽然小血很喜欢你们,但是也只能说再见了。”那个小男孩很认真地说道。

“有缘再见。”谷露笑道。

温暖的光芒再一次亮起,终于是回家的方向。谷露几人踏进了这道光芒之中。

小男孩在光芒之外看着他们,暗藏伤感。

突然,谷露从光芒之中跳了出来,抱了一下这个小孩儿,爱怜地摸头道:“乖啊。”

在小孩儿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谷露已经放开了他重新回到光芒之中,微笑着。

所有的面容都开始扭曲淡去,直至最后消失。

白发的小男孩儿站在那里,轻轻地道:“谢谢。”

祝你幸福。

大家都要幸福。

那些所有回到了正轨的大家。(完)(未完待续)

ps:至此,全文包括番外已经全部完结了,不知道现在还剩下多少亲在看呢……《玉毒》从一月初开文至今半年多,木桥感谢大家至今的支持,还有那些和木桥一同努力的亲们。谢谢大家!~完结感言也实在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只能是感谢感谢再感谢。木桥很明白自己也还需要再努力,希望未来能写得比《玉毒》更好。

如果亲爱的们想再来聊天,提意见,甚至是批判,都欢迎大家来到木桥的交流小群44658118颖川小筑。嗯,其实更多的就是一个随意聊天的地方啦。嗯,还是想默默地说一句:批判什么的,能接受,然而不接受粗口……(这应该不是玻璃心吧?

再次么么哒哟(づ ̄3 ̄)づ~~~~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