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只争朝夕

小说:豪门摘花手作者:思密达MAMA更新时间:2019-03-23 18:54字数:119871

寝室内几女心忧如焚,我也在她们狭小的寝室内来回走动,且不停的看着手表,表演出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我念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所做的表演就可以把班主任柳老师骗的团团转,到了现在,经过这么多年的沉淀,演戏水平早已超凡入圣,不是凡人看得懂的。

所以,几个女生脸上越来越愁云惨淡,而我心中却愈来愈兴奋雀跃。我一个劲的祈祷:

大妈呀大妈,我叫你一声大奶,你快点去把宿舍楼的门关了吧!

在几女不停的窥探中,在我内心之中的求神拜佛中,最终,时间的指针划到了十一点半,今天的守门大妈也没搞什么例外,时间一到就抬起屁股去锁门!

于是,“哐啷”一声,厚重的宿舍楼铁门被一把大铁锁锁住了! “哦耶!”我在心头给自己比了一个胜利的手势!

宿舍楼的被锁让几个女生大眼瞪小眼,露出一副完全不知所措的样子。以前她们这个寝室,别说让异性留宿,就是登门一分钟的,也没有。而今天不仅让一个大男生呆了两三个小时,而且看样子还不得不让他在这里住一晚,这绝对是突破她们观念的事情,以至于让她们一时半会儿难以应对。

“咳咳!”我一声咳嗽,把仍旧处于震惊和恍惚中的几女惊醒,决定以退为进,“姐姐们,不如这样,我去叫守门大妈开门。如果她问我的话,打死我也不说和姐姐们认识。” “不!” “不行!” “要不得!这个哪里行得通?” “……”

话刚一出口,就被四个女生异口同声的否决。我去不异于自投罗网,恐怕到时候就不是开门而是叫保安或者打110了。

“那怎么办啊?我不会要在你们这里睡一晚吧?”我装作一副无辜受害者的样子。

“啊,宽宽,你别急,咱们再想想办法。”看到我一副受伤的样子,林若曦急忙过来安慰我。

“是啊,宽宽。我们马上给你想办法。”其几个女生也跟着附和。

但是说倒是说得好,目前这种情况除了让我在这里睡一晚之外,就她们那脑袋,哪里还有什么办法可想?即便真的想出什么好办法,我也会把它搅黄咯!

而接下来几女的表现也和我预料的差不多,有的说什么从楼上爬管道爬下去,有的说用绳子把我缒下去,又或者干脆装病,骗大妈开门,然后我混出去。

这个些所谓的办法,一个还没说完,就被第二个给否决了。几女低声的吵吵嚷嚷,终于,我等到了我期待已经的福音:

“要不,就让宽宽在这里睡一晚吧?反正剩下的床这么多,咱们随便找点棉絮,床单给宽宽做个新床铺,让他将就一晚,等明天一早,门卫离开的时候,再让宽宽出去?”

让我留下来的是室友C,就是最初她提议让我进她们寝室玩的那个,也是几个女生中除林若曦外,身材最好,长得最漂亮的一个。不过人就怕比较,如果室友C单独一个人,凭着她那前凸后翘,超过一米六五的身材,白白的皮肤,虽不是很突出,但是也端端正正的五官,赢得一片***的回首,那还是没多大问题的;问题就在于她的身边有了林若曦这个中文系的大校花,她这朵小花,也就只能变绿叶,当陪衬了。

为了报答室友C的“知趣“,我决定不再叫她室友C了,而改叫她的本名郭美孜!

郭美孜一开口,其他人就不再反对了——反对就要得罪人啊,不仅得罪我,还要得罪林若曦这个我的准女友。

事实上,在守门员关上大门的一刹那,几个女生就想叫我留下来住宿了。不过ABC三室友是不好开这个口——林若曦这个人家的准女友都没开口,自己开什么口?而林若曦也想让我留在这里,但却又不好意思表现得太过明显,让其他人误会。

现在郭美孜主动打破僵局开口,这正好合了她们的心思,于是一个二个都表示赞同。

解决方案一定,心事一放下来,几女就顿时一改前不久的“担惊受怕”,而变得跃跃欲试,兴奋起来,这让我心头一阵疑惑,心想,莫非刚才几女也是演戏?区别就在于我看穿了她们的演戏而她们则没有看穿我的? 看来,任何人都不能小瞧啊!

既然要留下来,那就得有睡的地方。给我准备床铺的事情其他三女都不好代劳,自然就落在了林若曦的头上。我坐在林若曦的床铺上,看着林若曦像小媳妇一样忙上忙下,心里面一阵得意。

睡觉之前,林若曦又去外面给我打来热水,让我洗脸洗脚。

“若曦呀,有牙刷没啊?我睡觉之前都是要刷牙的。”洗完了脚,用林若曦递过来的毛巾揩干了上面的水,我对站在旁边的林若曦道。

“啊,这个,对不起宽宽,我……我没准备……”林若曦一脸无措的看着我,完全没想到刷牙的事。

“要什么准备呀?若曦,你就把你的牙刷拿给宽宽让他将就用一下。反正你们是两口子,也不存在,大家说是不是?”坐在林若曦对面铺位的郭美孜打趣道。

“就是就是!都是两口子,分那么清楚干啥呀?”AB两室友跟着起哄。

“美孜,A某某,B某某,你们再乱叫舌根,看我不撕烂你们的嘴!”被自己的室友说成是两口子,林若曦一跺脚,脸色血红的道,跟着就看了我一眼,难以开这个口。

我原本是没用其他人牙刷习惯的。我和李琼经常交换口水,都那样了,我也从不用她的牙刷;但是今天看到娇滴滴的林若曦这种纯中带媚,欲语还休的样子,我却打算为她破次戒。

“若曦,如果你不觉得介意的话,那就把你的牙刷借我用用?”我好整以暇的看着林若曦,脸上带着意味难明的笑容。

在我大胆目光的注视下,林若曦羞得直想把头钻进地缝。“厕所里,黄颜色那把。”她用其他女生听不见的低声朝我说了句,然后就转过身,去了自己的床铺坐下。

用林若曦牙刷刷牙的时候,我以为多多少少会有些恶心的感觉,但令人惊奇的是完全没有;不仅没有,心头反而涌起一种莫名其妙的冲动。 性冲动!

“真是变态啊!”我暗骂了自己一声,用手把牛仔裤撑起一个帐篷的小弟弟按了按,想让它老实下去。

就在这时,整个寝室突然一黑。停电了。顿时,外面就传来一阵骂声,埋怨学校在假期也要限电,什么破学校之类的。

这时,我才明白,原来不是停电,而是限电,大学生宿舍的日常管理之一。

嘿,月黑风高?难道老天爷都要助我一臂之力?我不怀好意的暗中一笑,思量着接下去的计划。

到目前为止,所有的计划还没出过什么纰漏,一切尽在本人的掌握之中!

漱了口,又放了一次水。“哗啦啦”的放水声顿时就让外面喋喋不休聊着天的女生收了声,她们这才意识到有一个异性,就在离她们两三米的地方撒尿,这让她们觉得既刺激又新鲜,于是都屏息敛气,侧耳倾听。 不想听也得听啊!

我“哗啦啦”撒尿的结果,就是让整个寝室变得针落可闻。但我并没有停止开枪的念头,反而还拨了一下快慢机,直接把刚才的点射弄成连射。

“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我端着自己的小弟弟,在心中大喊,如同端着一挺上满火力的重机枪,不停的朝便池中倾斜着子弹。

“咦,你们刚才聊什么聊得那么欢快?现在怎么不聊了?继续聊啊!”撒完尿,洗了手的我走出厕所,明知故问的道。

一时之间,没人回答我,过了一会儿,睡在李若曦对面的郭美孜才小声的说了句: “我们讲笑话呢,宽宽。”

“笑话?我最喜欢了。都讲些什么笑话,说来我听听。”我顺着梯子爬上了林若曦给我铺的床铺,是一个上铺,正好在林若曦的上面。

“不讲!都讲完了。谁让你不早些来。”下铺的林若曦却在下面唱我的反调,大概是恼我刚才把动静搞得太大,让大家尴尬。

“既然你们不讲,那我给你讲个笑话吧。不过这个笑话有些考智商,智力低下的人可能听不懂。”我欲擒故纵的道。

但我显然低估了女生的好奇心,我刚一说完,ABC三室友就开始大声鼓噪,让我快讲。

“好吧。那我开始讲了哈。话说有一天一个叫红红的女孩去逛商场,碰巧看见有个公司正在推销一种新玩偶——“嗯”一声它就能动左腿,“啊”一声它就能动右腿。红红觉得很好玩,于是买了一个回去。结果当天晚上,那个木偶就离家出走了。” “这就讲完啦?” “是啊,笑话讲完了啊!” “什么笑话啊!这根本就不是笑话!”

“对,这哪里是什么笑话啊。还有,那木偶为什么要出走啊?” “这我怎么知道啊?我听到的笑话就只有这么多嘛!”

“不算不算。这个不算,宽宽,你需要重新给我们讲一个。”

“好吧,那我就再给你们讲一个笑话吧。一天,一对情侣看完电影,男的说:我骑车送你回去吧。于是女的坐在车的横杆上回了家。第二天早上,女的出门时,突然发现那自行车是女士车。好了,讲完了。”我躺在床上对众女道。 “又完了啊?”A室友问。 “是啊,完了。”

“什么笑话啊,怎么一点都不好笑啊?”A室友继续发问。

“就是,一点都不好笑。宽宽,你根本就不会讲笑话。”B室友跟着附和。

然后,就在这个时候,从C室友郭美孜的床上却突然传来一阵“哈哈哈哈”的大笑。

“哈哈哈哈!”郭美孜躺在床上哈哈大笑,乐得不停的拍打着床铺。

但是她的笑却把其余三人搞得一头雾水,显然是郭美孜听懂了我的笑话,而她们却没有。于是,三人齐问郭美孜这笑话到底有什么好笑的。

“你们去问宽宽。我可不好说。他太坏了!咯咯咯咯——”捧腹大笑的郭美孜不好意思当解说员。

“啊,宽宽,这笑话到底哪里好笑啊?快告诉咱们呀!”躺在床下的林若曦不依了,郭美孜都能看出笑点来而她却看不出来,这让她有些不服气。

“自己想!或者,你们到我床上来吧,我就告诉你们!”我笑着道。

“美得你!不说算了!我去问美孜!”于是,另外的三个女生都下了床,问郭美孜去了。 之后,就是一阵爆笑。

“呀,宽宽,你真的是坏!坏透顶了!”黑夜中,已经搞清楚笑点在哪里的林若曦一脸潮红,啐骂了我一句,然后回到了自己床上躺下,却突然发现,自己此时的心跳莫名的快了很多。

“脚底流脓,头顶生疮!”后知后觉的其他二女也一起跟着讨伐我。

见几女已经上钩,进入了成年人的聊天气氛,我也不再藏私,于是趁热打铁,把几个降低了智力水平的黄段子一一向几女抛了出去,让她们“大骂不已”的同时又有些“欲罢不能”。

“唉,行了吧。既然你们都对我的笑话不感兴趣,那我就不讲了。反正明天还要上班,大家就早点睡吧。”我见火候已差不多,主要是时间太晚,我的心思完全已不在笑话上,而落在了床下的林若曦那香喷喷的身子上,于是,就结束了和她们的聊天,叫大家睡觉。

可是,被我黄色段子勾起了心火的几女此时此刻,却哪里有什么睡意?一个个都有莫名的兴奋,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而躺在床上的我,也开始在等待时机,绞尽脑汁的想出一个什么样的绝妙点子,才能把床下的林美女一把拿下。 做戏就要做全套,哪能三天打渔两天晒网哟? 在这种事情,我一向是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的!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