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sgsf

小说:九转金身作者:十一少帝更新时间:2019-04-20 08:21字数:688182

叶枫倚着一颗古松坐在草坪之上默默地仰首望天,这是一片树林,树林里长满了郁郁葱葱的嫩草,预示着春天的到来。这是他来到天剑宗的第四个季度,转眼,一年即将过去。“我暂时封印了你体内血煞之力,往后能否克制住自己,是否会沦落成行尸走肉,这一切都看你自己了,若三年之内,你能成功步入筑基期,你便来寻我,我会收你为徒,切记,我只在内门等你三年,三年一过,即使你步入筑基期,我也不会收你为徒!”这段话是天剑宗内门长老在送叶枫入外门之时告予叶枫的,也正是那位长老,他才能进入天剑宗外门,这近一年的时间里叶枫早就得知,以他的资质,若是没有长老的帮助,他根本无法进入天剑宗外门!此刻回想着长老的话,叶枫不由苦笑,随后他抬起右手对着一棵松树使劲一拍。随着叶枫右手的拍出,一道比成人手掌略大的手掌虚影蓦然出现,快速朝着松树撞击而去。“唰唰”被手掌虚影撞击的松树微微摇晃,落下了一地树叶,除此之外松树再无任何异常,而这,已然是叶枫的全力一击了。叶枫深吸了一口气,想要平复心绪,但最终还是忍不住叹了出来,他脸上满是浓浓的失落,近一年的时间,直至前几日他才步入炼气初期,按照这修炼速度,这要到猴年马月才能步入筑基期?“三年,我能吗?”叶枫看着天空,脸上露出了一片茫然之色。低下头,愣愣地看着地上的嫩草,由于是清晨,嫩草上还挂着露珠,加之阳光的照射,嫩草显现出蓬勃的生机。叶枫露出了一道怜爱而又羡慕的笑容,喃喃自语道:“你们这些小东西倒好,什么都不用想,什么都不用干,每天就这样晒晒太阳喝点露水或者雨水,要是我也能变成一棵草,那该多好啊。”说完叶枫耸了耸肩,他只是心烦之下胡言罢了。沐浴着阳光,他侧身换了个坐姿,面朝东方盘膝端坐,开始了新一天的吐纳。吸收朝阳之力吐纳打坐是叶枫这一年内每天必做的事情,因为叶枫发现在朝阳下打坐吐纳能更快地吸收灵气,这也得益于天剑山得天独厚的环境,在这天剑山上居然没有阴雨之日,每日,必是晴天!叶枫并不知道天剑山为何会如此奇异,但是他本就不是偏执之人,一些没有必要的事,想不通也就懒得多想了,对他来说时间极为宝贵,他必须在三年内步入筑基期,无论是否能够成功,他都要去拼搏!随着叶枫的吐纳一道道灵气朝着他聚集而来,缭绕在他的身周,加之阳光的照射,他身上折射出阵阵七彩光芒。此刻的叶枫脸上如古井一般平静,倒是给人一种仙风道骨之味,可惜他只是空有其形罢了。足足吐纳了一炷香的时间才收功,感受着自己体内灵力的增长叶枫既是欣慰又是无奈,欣慰的是自己每日都在进入,无奈的却是这进步速度,实在太慢。微微皱眉,初来之时他并不清楚修真具体事宜,能有增长便很高兴了,此刻他已经对修真略有知晓了,至少他知道,若如此下去,莫说三年步入筑基,即使三十年,他也不一定能步入筑基期!他必须得想一个办法!“叶师弟,叶师弟,你快过来帮帮我!”一阵疾呼声从山林深处传来,打断了叶枫的思考。叶枫微微皱眉,对于打断他思考之事略有不喜,但是他并没有说什么,他听得出,那是谢岳的声音。寻声而去,同时叶枫大声问道:“什么事?”“你快来啊,快,速度啊!我快支持不住了!”远处传来的谢岳的声音充满了焦急。叶枫大悟,谢岳与他一样每天到这片林子里来打坐吐纳吸收晨阳之力,但是这么长的时间却从来与他打过招呼,顶多就是见面之时点头示意罢了,今天谢岳主动叫他,倒是让他产生了一丝疑惑,此刻听到谢岳话语中的焦急他立刻明白过来,怕是谢岳遇到了什么麻烦了需要帮忙了。加快脚步,叶枫快速朝着谢岳平日里打坐的方向跑了过去。叶枫和谢岳只隔了一个土丘,跑过土丘后叶枫看到了一身青衣背负长剑的谢岳,谢岳此刻正死死地拽着一只足有磨盘大小的陆龟的尾巴,任由陆龟四肢如何扒地都不让陆龟逃离,但是陆龟太过庞大,其力量之大显而易见,谢岳已经隐隐有坚持不住的趋势了。“谢师兄,你这是干嘛?”叶枫问道,他并没有急着去帮谢岳,这一年里叶枫在天剑宗看到了太多勾心斗角,同门相残之事,也知道了这天剑宗并不是什么善地,一不小心自己很有可能陷入万劫不复之地。“哎呀,你还废话什么,快过来帮忙啊,这只陆龟少说也有百年高龄,若是能把它斩杀取了它的龟胆……”说到这谢岳突然一顿,似乎发现自己说漏了嘴不由恼怒,“叶枫,你识相的赶快过来帮忙,否则让这陆龟跑了,休怪我无情了!虽说你也步入了炼气初期,但是我比你早步入一年,要打,你绝不是我对手!”说完谢岳狠狠地瞪了叶枫一眼,一眼之后再次凝神于陆龟身上。叶枫闻言微微眯了眯眼,随后朝着奋力挣扎着想要逃离的陆龟看去,而陆龟似乎感受到了叶枫的目光,带着哀求朝叶枫看来,其眼内,隐隐有了眼泪,此物已然通灵!叶枫见状浑身一震,那陆龟的眼神之中的哀求与求生欲生生刻在了叶枫内心深处。看了一眼谢岳,叶枫眼中露出一道精光,咬牙之下暗自下了决心,同时口中大喊道:“谢师兄,我这就来帮你!”说完叶枫快速朝着谢岳跑去,谢岳嘴角露出了一道冷笑,用余光偷偷打量着叶枫,同时心中冷然笑道:“哼,恐怕你也知道陆龟胆的不凡,不管怎么说,等我收拾了陆龟,下一个就收拾你!”叶枫倒也没有什么异常动作,跑到谢岳身边拽住了陆龟的尾巴,对着谢岳说道:“谢师兄,待会儿得了好处您一定要分小弟一杯羹啊!”叶枫此刻的眼神中充满了贪婪,谢岳看到叶枫眼中的贪婪之色彻底放下了心,同时心中更是冷笑连连,也不再用余光注意叶枫的一举一动,而是全神贯注地对付起了陆龟。“叶师弟,你放心,只要你帮我解决了陆龟,我能喝到汤,绝对不少你一杯羹!现在你帮我拽住这陆龟,我来斩杀了它!”说着谢岳突然放开了紧紧拽住陆龟的双手,然后抽出背上寒光四射的宝剑,带着一脸的贪婪朝着那陆龟-头部走去。“就是现在!”叶枫眼中的贪婪顿时被一阵寒芒取代,他突然放开了抓住陆龟尾巴的双手,陆龟失去了叶枫的限制猛地前冲,谢岳大惊,顾不得身后的叶枫提剑便欲朝着陆龟脖颈攻去,无奈之下谢岳唯有尝试着一剑击杀陆龟!见谢岳的心完全被贪婪占据,就连最基本的防范也被贪婪挤开,叶枫冷冷一笑,右手撮指成刀,猛地朝着谢岳后颈动脉打去。“砰”一阵沉默声响起,谢岳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便昏死了过去。打晕谢岳后叶枫看了一眼朝着远处急速逃窜的陆龟不由大感汗颜,那哪是什么乌龟?分明就是兔子嘛!不敢再有丝毫犹豫,叶枫用脚轻挑静躺于草地之上的宝剑,随后一把抓住宝剑后朝着陆龟追去。叶枫并不是为了陆龟胆,相比较陆龟胆而言,叶枫想到了另一样东西,若不是他喜好看书,外门藏书阁各类书籍他都看过,他也不会知道那东西的存在,对于那件东西,叶枫此刻是势在必得!叶枫倚着一颗古松坐在草坪之上默默地仰首望天,这是一片树林,树林里长满了郁郁葱葱的嫩草,预示着春天的到来。这是他来到天剑宗的第四个季度,转眼,一年即将过去。“我暂时封印了你体内血煞之力,往后能否克制住自己,是否会沦落成行尸走肉,这一切都看你自己了,若三年之内,你能成功步入筑基期,你便来寻我,我会收你为徒,切记,我只在内门等你三年,三年一过,即使你步入筑基期,我也不会收你为徒!”这段话是天剑宗内门长老在送叶枫入外门之时告予叶枫的,也正是那位长老,他才能进入天剑宗外门,这近一年的时间里叶枫早就得知,以他的资质,若是没有长老的帮助,他根本无法进入天剑宗外门!此刻回想着长老的话,叶枫不由苦笑,随后他抬起右手对着一棵松树使劲一拍。随着叶枫右手的拍出,一道比成人手掌略大的手掌虚影蓦然出现,快速朝着松树撞击而去。“唰唰”被手掌虚影撞击的松树微微摇晃,落下了一地树叶,除此之外松树再无任何异常,而这,已然是叶枫的全力一击了。叶枫深吸了一口气,想要平复心绪,但最终还是忍不住叹了出来,他脸上满是浓浓的失落,近一年的时间,直至前几日他才步入炼气初期,按照这修炼速度,这要到猴年马月才能步入筑基期?“三年,我能吗?”叶枫看着天空,脸上露出了一片茫然之色。低下头,愣愣地看着地上的嫩草,由于是清晨,嫩草上还挂着露珠,加之阳光的照射,嫩草显现出蓬勃的生机。叶枫露出了一道怜爱而又羡慕的笑容,喃喃自语道:“你们这些小东西倒好,什么都不用想,什么都不用干,每天就这样晒晒太阳喝点露水或者雨水,要是我也能变成一棵草,那该多好啊。”说完叶枫耸了耸肩,他只是心烦之下胡言罢了。沐浴着阳光,他侧身换了个坐姿,面朝东方盘膝端坐,开始了新一天的吐纳。吸收朝阳之力吐纳打坐是叶枫这一年内每天必做的事情,因为叶枫发现在朝阳下打坐吐纳能更快地吸收灵气,这也得益于天剑山得天独厚的环境,在这天剑山上居然没有阴雨之日,每日,必是晴天!叶枫并不知道天剑山为何会如此奇异,但是他本就不是偏执之人,一些没有必要的事,想不通也就懒得多想了,对他来说时间极为宝贵,他必须在三年内步入筑基期,无论是否能够成功,他都要去拼搏!随着叶枫的吐纳一道道灵气朝着他聚集而来,缭绕在他的身周,加之阳光的照射,他身上折射出阵阵七彩光芒。此刻的叶枫脸上如古井一般平静,倒是给人一种仙风道骨之味,可惜他只是空有其形罢了。足足吐纳了一炷香的时间才收功,感受着自己体内灵力的增长叶枫既是欣慰又是无奈,欣慰的是自己每日都在进入,无奈的却是这进步速度,实在太慢。微微皱眉,初来之时他并不清楚修真具体事宜,能有增长便很高兴了,此刻他已经对修真略有知晓了,至少他知道,若如此下去,莫说三年步入筑基,即使三十年,他也不一定能步入筑基期!他必须得想一个办法!“叶师弟,叶师弟,你快过来帮帮我!”一阵疾呼声从山林深处传来,打断了叶枫的思考。叶枫微微皱眉,对于打断他思考之事略有不喜,但是他并没有说什么,他听得出,那是谢岳的声音。寻声而去,同时叶枫大声问道:“什么事?”“你快来啊,快,速度啊!我快支持不住了!”远处传来的谢岳的声音充满了焦急。叶枫大悟,谢岳与他一样每天到这片林子里来打坐吐纳吸收晨阳之力,但是这么长的时间却从来与他打过招呼,顶多就是见面之时点头示意罢了,今天谢岳主动叫他,倒是让他产生了一丝疑惑,此刻听到谢岳话语中的焦急他立刻明白过来,怕是谢岳遇到了什么麻烦了需要帮忙了。加快脚步,叶枫快速朝着谢岳平日里打坐的方向跑了过去。叶枫和谢岳只隔了一个土丘,跑过土丘后叶枫看到了一身青衣背负长剑的谢岳,谢岳此刻正死死地拽着一只足有磨盘大小的陆龟的尾巴,任由陆龟四肢如何扒地都不让陆龟逃离,但是陆龟太过庞大,其力量之大显而易见,谢岳已经隐隐有坚持不住的趋势了。“谢师兄,你这是干嘛?”叶枫问道,他并没有急着去帮谢岳,这一年里叶枫在天剑宗看到了太多勾心斗角,同门相残之事,也知道了这天剑宗并不是什么善地,一不小心自己很有可能陷入万劫不复之地。“哎呀,你还废话什么,快过来帮忙啊,这只陆龟少说也有百年高龄,若是能把它斩杀取了它的龟胆……”说到这谢岳突然一顿,似乎发现自己说漏了嘴不由恼怒,“叶枫,你识相的赶快过来帮忙,否则让这陆龟跑了,休怪我无情了!虽说你也步入了炼气初期,但是我比你早步入一年,要打,你绝不是我对手!”说完谢岳狠狠地瞪了叶枫一眼,一眼之后再次凝神于陆龟身上。叶枫闻言微微眯了眯眼,随后朝着奋力挣扎着想要逃离的陆龟看去,而陆龟似乎感受到了叶枫的目光,带着哀求朝叶枫看来,其眼内,隐隐有了眼泪,此物已然通灵!叶枫见状浑身一震,那陆龟的眼神之中的哀求与求生欲生生刻在了叶枫内心深处。看了一眼谢岳,叶枫眼中露出一道精光,咬牙之下暗自下了决心,同时口中大喊道:“谢师兄,我这就来帮你!”说完叶枫快速朝着谢岳跑去,谢岳嘴角露出了一道冷笑,用余光偷偷打量着叶枫,同时心中冷然笑道:“哼,恐怕你也知道陆龟胆的不凡,不管怎么说,等我收拾了陆龟,下一个就收拾你!”叶枫倒也没有什么异常动作,跑到谢岳身边拽住了陆龟的尾巴,对着谢岳说道:“谢师兄,待会儿得了好处您一定要分小弟一杯羹啊!”叶枫此刻的眼神中充满了贪婪,谢岳看到叶枫眼中的贪婪之色彻底放下了心,同时心中更是冷笑连连,也不再用余光注意叶枫的一举一动,而是全神贯注地对付起了陆龟。“叶师弟,你放心,只要你帮我解决了陆龟,我能喝到汤,绝对不少你一杯羹!现在你帮我拽住这陆龟,我来斩杀了它!”说着谢岳突然放开了紧紧拽住陆龟的双手,然后抽出背上寒光四射的宝剑,带着一脸的贪婪朝着那陆龟-头部走去。“就是现在!”叶枫眼中的贪婪顿时被一阵寒芒取代,他突然放开了抓住陆龟尾巴的双手,陆龟失去了叶枫的限制猛地前冲,谢岳大惊,顾不得身后的叶枫提剑便欲朝着陆龟脖颈攻去,无奈之下谢岳唯有尝试着一剑击杀陆龟!见谢岳的心完全被贪婪占据,就连最基本的防范也被贪婪挤开,叶枫冷冷一笑,右手撮指成刀,猛地朝着谢岳后颈动脉打去。“砰”一阵沉默声响起,谢岳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便昏死了过去。打晕谢岳后叶枫看了一眼朝着远处急速逃窜的陆龟不由大感汗颜,那哪是什么乌龟?分明就是兔子嘛!不敢再有丝毫犹豫,叶枫用脚轻挑静躺于草地之上的宝剑,随后一把抓住宝剑后朝着陆龟追去。叶枫并不是为了陆龟胆,相比较陆龟胆而言,叶枫想到了另一样东西,若不是他喜好看书,外门藏书阁各类书籍他都看过,他也不会知道那东西的存在,对于那件东西,叶枫此刻是势在必得!叶枫倚着一颗古松坐在草坪之上默默地仰首望天,这是一片树林,树林里长满了郁郁葱葱的嫩草,预示着春天的到来。这是他来到天剑宗的第四个季度,转眼,一年即将过去。“我暂时封印了你体内血煞之力,往后能否克制住自己,是否会沦落成行尸走肉,这一切都看你自己了,若三年之内,你能成功步入筑基期,你便来寻我,我会收你为徒,切记,我只在内门等你三年,三年一过,即使你步入筑基期,我也不会收你为徒!”这段话是天剑宗内门长老在送叶枫入外门之时告予叶枫的,也正是那位长老,他才能进入天剑宗外门,这近一年的时间里叶枫早就得知,以他的资质,若是没有长老的帮助,他根本无法进入天剑宗外门!此刻回想着长老的话,叶枫不由苦笑,随后他抬起右手对着一棵松树使劲一拍。随着叶枫右手的拍出,一道比成人手掌略大的手掌虚影蓦然出现,快速朝着松树撞击而去。“唰唰”被手掌虚影撞击的松树微微摇晃,落下了一地树叶,除此之外松树再无任何异常,而这,已然是叶枫的全力一击了。叶枫深吸了一口气,想要平复心绪,但最终还是忍不住叹了出来,他脸上满是浓浓的失落,近一年的时间,直至前几日他才步入炼气初期,按照这修炼速度,这要到猴年马月才能步入筑基期?“三年,我能吗?”叶枫看着天空,脸上露出了一片茫然之色。低下头,愣愣地看着地上的嫩草,由于是清晨,嫩草上还挂着露珠,加之阳光的照射,嫩草显现出蓬勃的生机。叶枫露出了一道怜爱而又羡慕的笑容,喃喃自语道:“你们这些小东西倒好,什么都不用想,什么都不用干,每天就这样晒晒太阳喝点露水或者雨水,要是我也能变成一棵草,那该多好啊。”说完叶枫耸了耸肩,他只是心烦之下胡言罢了。沐浴着阳光,他侧身换了个坐姿,面朝东方盘膝端坐,开始了新一天的吐纳。吸收朝阳之力吐纳打坐是叶枫这一年内每天必做的事情,因为叶枫发现在朝阳下打坐吐纳能更快地吸收灵气,这也得益于天剑山得天独厚的环境,在这天剑山上居然没有阴雨之日,每日,必是晴天!叶枫并不知道天剑山为何会如此奇异,但是他本就不是偏执之人,一些没有必要的事,想不通也就懒得多想了,对他来说时间极为宝贵,他必须在三年内步入筑基期,无论是否能够成功,他都要去拼搏!随着叶枫的吐纳一道道灵气朝着他聚集而来,缭绕在他的身周,加之阳光的照射,他身上折射出阵阵七彩光芒。此刻的叶枫脸上如古井一般平静,倒是给人一种仙风道骨之味,可惜他只是空有其形罢了。足足吐纳了一炷香的时间才收功,感受着自己体内灵力的增长叶枫既是欣慰又是无奈,欣慰的是自己每日都在进入,无奈的却是这进步速度,实在太慢。微微皱眉,初来之时他并不清楚修真具体事宜,能有增长便很高兴了,此刻他已经对修真略有知晓了,至少他知道,若如此下去,莫说三年步入筑基,即使三十年,他也不一定能步入筑基期!他必须得想一个办法!“叶师弟,叶师弟,你快过来帮帮我!”一阵疾呼声从山林深处传来,打断了叶枫的思考。叶枫微微皱眉,对于打断他思考之事略有不喜,但是他并没有说什么,他听得出,那是谢岳的声音。寻声而去,同时叶枫大声问道:“什么事?”“你快来啊,快,速度啊!我快支持不住了!”远处传来的谢岳的声音充满了焦急。叶枫大悟,谢岳与他一样每天到这片林子里来打坐吐纳吸收晨阳之力,但是这么长的时间却从来与他打过招呼,顶多就是见面之时点头示意罢了,今天谢岳主动叫他,倒是让他产生了一丝疑惑,此刻听到谢岳话语中的焦急他立刻明白过来,怕是谢岳遇到了什么麻烦了需要帮忙了。加快脚步,叶枫快速朝着谢岳平日里打坐的方向跑了过去。叶枫和谢岳只隔了一个土丘,跑过土丘后叶枫看到了一身青衣背负长剑的谢岳,谢岳此刻正死死地拽着一只足有磨盘大小的陆龟的尾巴,任由陆龟四肢如何扒地都不让陆龟逃离,但是陆龟太过庞大,其力量之大显而易见,谢岳已经隐隐有坚持不住的趋势了。“谢师兄,你这是干嘛?”叶枫问道,他并没有急着去帮谢岳,这一年里叶枫在天剑宗看到了太多勾心斗角,同门相残之事,也知道了这天剑宗并不是什么善地,一不小心自己很有可能陷入万劫不复之地。“哎呀,你还废话什么,快过来帮忙啊,这只陆龟少说也有百年高龄,若是能把它斩杀取了它的龟胆……”说到这谢岳突然一顿,似乎发现自己说漏了嘴不由恼怒,“叶枫,你识相的赶快过来帮忙,否则让这陆龟跑了,休怪我无情了!虽说你也步入了炼气初期,但是我比你早步入一年,要打,你绝不是我对手!”说完谢岳狠狠地瞪了叶枫一眼,一眼之后再次凝神于陆龟身上。叶枫闻言微微眯了眯眼,随后朝着奋力挣扎着想要逃离的陆龟看去,而陆龟似乎感受到了叶枫的目光,带着哀求朝叶枫看来,其眼内,隐隐有了眼泪,此物已然通灵!叶枫见状浑身一震,那陆龟的眼神之中的哀求与求生欲生生刻在了叶枫内心深处。看了一眼谢岳,叶枫眼中露出一道精光,咬牙之下暗自下了决心,同时口中大喊道:“谢师兄,我这就来帮你!”说完叶枫快速朝着谢岳跑去,谢岳嘴角露出了一道冷笑,用余光偷偷打量着叶枫,同时心中冷然笑道:“哼,恐怕你也知道陆龟胆的不凡,不管怎么说,等我收拾了陆龟,下一个就收拾你!”叶枫倒也没有什么异常动作,跑到谢岳身边拽住了陆龟的尾巴,对着谢岳说道:“谢师兄,待会儿得了好处您一定要分小弟一杯羹啊!”叶枫此刻的眼神中充满了贪婪,谢岳看到叶枫眼中的贪婪之色彻底放下了心,同时心中更是冷笑连连,也不再用余光注意叶枫的一举一动,而是全神贯注地对付起了陆龟。“叶师弟,你放心,只要你帮我解决了陆龟,我能喝到汤,绝对不少你一杯羹!现在你帮我拽住这陆龟,我来斩杀了它!”说着谢岳突然放开了紧紧拽住陆龟的双手,然后抽出背上寒光四射的宝剑,带着一脸的贪婪朝着那陆龟-头部走去。“就是现在!”叶枫眼中的贪婪顿时被一阵寒芒取代,他突然放开了抓住陆龟尾巴的双手,陆龟失去了叶枫的限制猛地前冲,谢岳大惊,顾不得身后的叶枫提剑便欲朝着陆龟脖颈攻去,无奈之下谢岳唯有尝试着一剑击杀陆龟!见谢岳的心完全被贪婪占据,就连最基本的防范也被贪婪挤开,叶枫冷冷一笑,右手撮指成刀,猛地朝着谢岳后颈动脉打去。“砰”一阵沉默声响起,谢岳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便昏死了过去。打晕谢岳后叶枫看了一眼朝着远处急速逃窜的陆龟不由大感汗颜,那哪是什么乌龟?分明就是兔子嘛!不敢再有丝毫犹豫,叶枫用脚轻挑静躺于草地之上的宝剑,随后一把抓住宝剑后朝着陆龟追去。叶枫并不是为了陆龟胆,相比较陆龟胆而言,叶枫想到了另一样东西,若不是他喜好看书,外门藏书阁各类书籍他都看过,他也不会知道那东西的存在,对于那件东西,叶枫此刻是势在必得!叶枫倚着一颗古松坐在草坪之上默默地仰首望天,这是一片树林,树林里长满了郁郁葱葱的嫩草,预示着春天的到来。这是他来到天剑宗的第四个季度,转眼,一年即将过去。“我暂时封印了你体内血煞之力,往后能否克制住自己,是否会沦落成行尸走肉,这一切都看你自己了,若三年之内,你能成功步入筑基期,你便来寻我,我会收你为徒,切记,我只在内门等你三年,三年一过,即使你步入筑基期,我也不会收你为徒!”这段话是天剑宗内门长老在送叶枫入外门之时告予叶枫的,也正是那位长老,他才能进入天剑宗外门,这近一年的时间里叶枫早就得知,以他的资质,若是没有长老的帮助,他根本无法进入天剑宗外门!此刻回想着长老的话,叶枫不由苦笑,随后他抬起右手对着一棵松树使劲一拍。随着叶枫右手的拍出,一道比成人手掌略大的手掌虚影蓦然出现,快速朝着松树撞击而去。“唰唰”被手掌虚影撞击的松树微微摇晃,落下了一地树叶,除此之外松树再无任何异常,而这,已然是叶枫的全力一击了。叶枫深吸了一口气,想要平复心绪,但最终还是忍不住叹了出来,他脸上满是浓浓的失落,近一年的时间,直至前几日他才步入炼气初期,按照这修炼速度,这要到猴年马月才能步入筑基期?“三年,我能吗?”叶枫看着天空,脸上露出了一片茫然之色。低下头,愣愣地看着地上的嫩草,由于是清晨,嫩草上还挂着露珠,加之阳光的照射,嫩草显现出蓬勃的生机。叶枫露出了一道怜爱而又羡慕的笑容,喃喃自语道:“你们这些小东西倒好,什么都不用想,什么都不用干,每天就这样晒晒太阳喝点露水或者雨水,要是我也能变成一棵草,那该多好啊。”说完叶枫耸了耸肩,他只是心烦之下胡言罢了。沐浴着阳光,他侧身换了个坐姿,面朝东方盘膝端坐,开始了新一天的吐纳。吸收朝阳之力吐纳打坐是叶枫这一年内每天必做的事情,因为叶枫发现在朝阳下打坐吐纳能更快地吸收灵气,这也得益于天剑山得天独厚的环境,在这天剑山上居然没有阴雨之日,每日,必是晴天!叶枫并不知道天剑山为何会如此奇异,但是他本就不是偏执之人,一些没有必要的事,想不通也就懒得多想了,对他来说时间极为宝贵,他必须在三年内步入筑基期,无论是否能够成功,他都要去拼搏!随着叶枫的吐纳一道道灵气朝着他聚集而来,缭绕在他的身周,加之阳光的照射,他身上折射出阵阵七彩光芒。此刻的叶枫脸上如古井一般平静,倒是给人一种仙风道骨之味,可惜他只是空有其形罢了。足足吐纳了一炷香的时间才收功,感受着自己体内灵力的增长叶枫既是欣慰又是无奈,欣慰的是自己每日都在进入,无奈的却是这进步速度,实在太慢。微微皱眉,初来之时他并不清楚修真具体事宜,能有增长便很高兴了,此刻他已经对修真略有知晓了,至少他知道,若如此下去,莫说三年步入筑基,即使三十年,他也不一定能步入筑基期!他必须得想一个办法!“叶师弟,叶师弟,你快过来帮帮我!”一阵疾呼声从山林深处传来,打断了叶枫的思考。叶枫微微皱眉,对于打断他思考之事略有不喜,但是他并没有说什么,他听得出,那是谢岳的声音。寻声而去,同时叶枫大声问道:“什么事?”“你快来啊,快,速度啊!我快支持不住了!”远处传来的谢岳的声音充满了焦急。叶枫大悟,谢岳与他一样每天到这片林子里来打坐吐纳吸收晨阳之力,但是这么长的时间却从来与他打过招呼,顶多就是见面之时点头示意罢了,今天谢岳主动叫他,倒是让他产生了一丝疑惑,此刻听到谢岳话语中的焦急他立刻明白过来,怕是谢岳遇到了什么麻烦了需要帮忙了。加快脚步,叶枫快速朝着谢岳平日里打坐的方向跑了过去。叶枫和谢岳只隔了一个土丘,跑过土丘后叶枫看到了一身青衣背负长剑的谢岳,谢岳此刻正死死地拽着一只足有磨盘大小的陆龟的尾巴,任由陆龟四肢如何扒地都不让陆龟逃离,但是陆龟太过庞大,其力量之大显而易见,谢岳已经隐隐有坚持不住的趋势了。“谢师兄,你这是干嘛?”叶枫问道,他并没有急着去帮谢岳,这一年里叶枫在天剑宗看到了太多勾心斗角,同门相残之事,也知道了这天剑宗并不是什么善地,一不小心自己很有可能陷入万劫不复之地。“哎呀,你还废话什么,快过来帮忙啊,这只陆龟少说也有百年高龄,若是能把它斩杀取了它的龟胆……”说到这谢岳突然一顿,似乎发现自己说漏了嘴不由恼怒,“叶枫,你识相的赶快过来帮忙,否则让这陆龟跑了,休怪我无情了!虽说你也步入了炼气初期,但是我比你早步入一年,要打,你绝不是我对手!”说完谢岳狠狠地瞪了叶枫一眼,一眼之后再次凝神于陆龟身上。叶枫闻言微微眯了眯眼,随后朝着奋力挣扎着想要逃离的陆龟看去,而陆龟似乎感受到了叶枫的目光,带着哀求朝叶枫看来,其眼内,隐隐有了眼泪,此物已然通灵!叶枫见状浑身一震,那陆龟的眼神之中的哀求与求生欲生生刻在了叶枫内心深处。看了一眼谢岳,叶枫眼中露出一道精光,咬牙之下暗自下了决心,同时口中大喊道:“谢师兄,我这就来帮你!”说完叶枫快速朝着谢岳跑去,谢岳嘴角露出了一道冷笑,用余光偷偷打量着叶枫,同时心中冷然笑道:“哼,恐怕你也知道陆龟胆的不凡,不管怎么说,等我收拾了陆龟,下一个就收拾你!”叶枫倒也没有什么异常动作,跑到谢岳身边拽住了陆龟的尾巴,对着谢岳说道:“谢师兄,待会儿得了好处您一定要分小弟一杯羹啊!”叶枫此刻的眼神中充满了贪婪,谢岳看到叶枫眼中的贪婪之色彻底放下了心,同时心中更是冷笑连连,也不再用余光注意叶枫的一举一动,而是全神贯注地对付起了陆龟。“叶师弟,你放心,只要你帮我解决了陆龟,我能喝到汤,绝对不少你一杯羹!现在你帮我拽住这陆龟,我来斩杀了它!”说着谢岳突然放开了紧紧拽住陆龟的双手,然后抽出背上寒光四射的宝剑,带着一脸的贪婪朝着那陆龟-头部走去。“就是现在!”叶枫眼中的贪婪顿时被一阵寒芒取代,他突然放开了抓住陆龟尾巴的双手,陆龟失去了叶枫的限制猛地前冲,谢岳大惊,顾不得身后的叶枫提剑便欲朝着陆龟脖颈攻去,无奈之下谢岳唯有尝试着一剑击杀陆龟!见谢岳的心完全被贪婪占据,就连最基本的防范也被贪婪挤开,叶枫冷冷一笑,右手撮指成刀,猛地朝着谢岳后颈动脉打去。“砰”一阵沉默声响起,谢岳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便昏死了过去。打晕谢岳后叶枫看了一眼朝着远处急速逃窜的陆龟不由大感汗颜,那哪是什么乌龟?分明就是兔子嘛!不敢再有丝毫犹豫,叶枫用脚轻挑静躺于草地之上的宝剑,随后一把抓住宝剑后朝着陆龟追去。叶枫并不是为了陆龟胆,相比较陆龟胆而言,叶枫想到了另一样东西,若不是他喜好看书,外门藏书阁各类书籍他都看过,他也不会知道那东西的存在,对于那件东西,叶枫此刻是势在必得!叶枫倚着一颗古松坐在草坪之上默默地仰首望天,这是一片树林,树林里长满了郁郁葱葱的嫩草,预示着春天的到来。这是他来到天剑宗的第四个季度,转眼,一年即将过去。“我暂时封印了你体内血煞之力,往后能否克制住自己,是否会沦落成行尸走肉,这一切都看你自己了,若三年之内,你能成功步入筑基期,你便来寻我,我会收你为徒,切记,我只在内门等你三年,三年一过,即使你步入筑基期,我也不会收你为徒!”这段话是天剑宗内门长老在送叶枫入外门之时告予叶枫的,也正是那位长老,他才能进入天剑宗外门,这近一年的时间里叶枫早就得知,以他的资质,若是没有长老的帮助,他根本无法进入天剑宗外门!此刻回想着长老的话,叶枫不由苦笑,随后他抬起右手对着一棵松树使劲一拍。随着叶枫右手的拍出,一道比成人手掌略大的手掌虚影蓦然出现,快速朝着松树撞击而去。“唰唰”被手掌虚影撞击的松树微微摇晃,落下了一地树叶,除此之外松树再无任何异常,而这,已然是叶枫的全力一击了。叶枫深吸了一口气,想要平复心绪,但最终还是忍不住叹了出来,他脸上满是浓浓的失落,近一年的时间,直至前几日他才步入炼气初期,按照这修炼速度,这要到猴年马月才能步入筑基期?“三年,我能吗?”叶枫看着天空,脸上露出了一片茫然之色。低下头,愣愣地看着地上的嫩草,由于是清晨,嫩草上还挂着露珠,加之阳光的照射,嫩草显现出蓬勃的生机。叶枫露出了一道怜爱而又羡慕的笑容,喃喃自语道:“你们这些小东西倒好,什么都不用想,什么都不用干,每天就这样晒晒太阳喝点露水或者雨水,要是我也能变成一棵草,那该多好啊。”说完叶枫耸了耸肩,他只是心烦之下胡言罢了。沐浴着阳光,他侧身换了个坐姿,面朝东方盘膝端坐,开始了新一天的吐纳。吸收朝阳之力吐纳打坐是叶枫这一年内每天必做的事情,因为叶枫发现在朝阳下打坐吐纳能更快地吸收灵气,这也得益于天剑山得天独厚的环境,在这天剑山上居然没有阴雨之日,每日,必是晴天!叶枫并不知道天剑山为何会如此奇异,但是他本就不是偏执之人,一些没有必要的事,想不通也就懒得多想了,对他来说时间极为宝贵,他必须在三年内步入筑基期,无论是否能够成功,他都要去拼搏!随着叶枫的吐纳一道道灵气朝着他聚集而来,缭绕在他的身周,加之阳光的照射,他身上折射出阵阵七彩光芒。此刻的叶枫脸上如古井一般平静,倒是给人一种仙风道骨之味,可惜他只是空有其形罢了。足足吐纳了一炷香的时间才收功,感受着自己体内灵力的增长叶枫既是欣慰又是无奈,欣慰的是自己每日都在进入,无奈的却是这进步速度,实在太慢。微微皱眉,初来之时他并不清楚修真具体事宜,能有增长便很高兴了,此刻他已经对修真略有知晓了,至少他知道,若如此下去,莫说三年步入筑基,即使三十年,他也不一定能步入筑基期!他必须得想一个办法!“叶师弟,叶师弟,你快过来帮帮我!”一阵疾呼声从山林深处传来,打断了叶枫的思考。叶枫微微皱眉,对于打断他思考之事略有不喜,但是他并没有说什么,他听得出,那是谢岳的声音。寻声而去,同时叶枫大声问道:“什么事?”“你快来啊,快,速度啊!我快支持不住了!”远处传来的谢岳的声音充满了焦急。叶枫大悟,谢岳与他一样每天到这片林子里来打坐吐纳吸收晨阳之力,但是这么长的时间却从来与他打过招呼,顶多就是见面之时点头示意罢了,今天谢岳主动叫他,倒是让他产生了一丝疑惑,此刻听到谢岳话语中的焦急他立刻明白过来,怕是谢岳遇到了什么麻烦了需要帮忙了。加快脚步,叶枫快速朝着谢岳平日里打坐的方向跑了过去。叶枫和谢岳只隔了一个土丘,跑过土丘后叶枫看到了一身青衣背负长剑的谢岳,谢岳此刻正死死地拽着一只足有磨盘大小的陆龟的尾巴,任由陆龟四肢如何扒地都不让陆龟逃离,但是陆龟太过庞大,其力量之大显而易见,谢岳已经隐隐有坚持不住的趋势了。“谢师兄,你这是干嘛?”叶枫问道,他并没有急着去帮谢岳,这一年里叶枫在天剑宗看到了太多勾心斗角,同门相残之事,也知道了这天剑宗并不是什么善地,一不小心自己很有可能陷入万劫不复之地。“哎呀,你还废话什么,快过来帮忙啊,这只陆龟少说也有百年高龄,若是能把它斩杀取了它的龟胆……”说到这谢岳突然一顿,似乎发现自己说漏了嘴不由恼怒,“叶枫,你识相的赶快过来帮忙,否则让这陆龟跑了,休怪我无情了!虽说你也步入了炼气初期,但是我比你早步入一年,要打,你绝不是我对手!”说完谢岳狠狠地瞪了叶枫一眼,一眼之后再次凝神于陆龟身上。叶枫闻言微微眯了眯眼,随后朝着奋力挣扎着想要逃离的陆龟看去,而陆龟似乎感受到了叶枫的目光,带着哀求朝叶枫看来,其眼内,隐隐有了眼泪,此物已然通灵!叶枫见状浑身一震,那陆龟的眼神之中的哀求与求生欲生生刻在了叶枫内心深处。看了一眼谢岳,叶枫眼中露出一道精光,咬牙之下暗自下了决心,同时口中大喊道:“谢师兄,我这就来帮你!”说完叶枫快速朝着谢岳跑去,谢岳嘴角露出了一道冷笑,用余光偷偷打量着叶枫,同时心中冷然笑道:“哼,恐怕你也知道陆龟胆的不凡,不管怎么说,等我收拾了陆龟,下一个就收拾你!”叶枫倒也没有什么异常动作,跑到谢岳身边拽住了陆龟的尾巴,对着谢岳说道:“谢师兄,待会儿得了好处您一定要分小弟一杯羹啊!”叶枫此刻的眼神中充满了贪婪,谢岳看到叶枫眼中的贪婪之色彻底放下了心,同时心中更是冷笑连连,也不再用余光注意叶枫的一举一动,而是全神贯注地对付起了陆龟。“叶师弟,你放心,只要你帮我解决了陆龟,我能喝到汤,绝对不少你一杯羹!现在你帮我拽住这陆龟,我来斩杀了它!”说着谢岳突然放开了紧紧拽住陆龟的双手,然后抽出背上寒光四射的宝剑,带着一脸的贪婪朝着那陆龟-头部走去。“就是现在!”叶枫眼中的贪婪顿时被一阵寒芒取代,他突然放开了抓住陆龟尾巴的双手,陆龟失去了叶枫的限制猛地前冲,谢岳大惊,顾不得身后的叶枫提剑便欲朝着陆龟脖颈攻去,无奈之下谢岳唯有尝试着一剑击杀陆龟!见谢岳的心完全被贪婪占据,就连最基本的防范也被贪婪挤开,叶枫冷冷一笑,右手撮指成刀,猛地朝着谢岳后颈动脉打去。“砰”一阵沉默声响起,谢岳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便昏死了过去。打晕谢岳后叶枫看了一眼朝着远处急速逃窜的陆龟不由大感汗颜,那哪是什么乌龟?分明就是兔子嘛!不敢再有丝毫犹豫,叶枫用脚轻挑静躺于草地之上的宝剑,随后一把抓住宝剑后朝着陆龟追去。叶枫并不是为了陆龟胆,相比较陆龟胆而言,叶枫想到了另一样东西,若不是他喜好看书,外门藏书阁各类书籍他都看过,他也不会知道那东西的存在,对于那件东西,叶枫此刻是势在必得!叶枫倚着一颗古松坐在草坪之上默默地仰首望天,这是一片树林,树林里长满了郁郁葱葱的嫩草,预示着春天的到来。这是他来到天剑宗的第四个季度,转眼,一年即将过去。“我暂时封印了你体内血煞之力,往后能否克制住自己,是否会沦落成行尸走肉,这一切都看你自己了,若三年之内,你能成功步入筑基期,你便来寻我,我会收你为徒,切记,我只在内门等你三年,三年一过,即使你步入筑基期,我也不会收你为徒!”这段话是天剑宗内门长老在送叶枫入外门之时告予叶枫的,也正是那位长老,他才能进入天剑宗外门,这近一年的时间里叶枫早就得知,以他的资质,若是没有长老的帮助,他根本无法进入天剑宗外门!此刻回想着长老的话,叶枫不由苦笑,随后他抬起右手对着一棵松树使劲一拍。随着叶枫右手的拍出,一道比成人手掌略大的手掌虚影蓦然出现,快速朝着松树撞击而去。“唰唰”被手掌虚影撞击的松树微微摇晃,落下了一地树叶,除此之外松树再无任何异常,而这,已然是叶枫的全力一击了。叶枫深吸了一口气,想要平复心绪,但最终还是忍不住叹了出来,他脸上满是浓浓的失落,近一年的时间,直至前几日他才步入炼气初期,按照这修炼速度,这要到猴年马月才能步入筑基期?“三年,我能吗?”叶枫看着天空,脸上露出了一片茫然之色。低下头,愣愣地看着地上的嫩草,由于是清晨,嫩草上还挂着露珠,加之阳光的照射,嫩草显现出蓬勃的生机。叶枫露出了一道怜爱而又羡慕的笑容,喃喃自语道:“你们这些小东西倒好,什么都不用想,什么都不用干,每天就这样晒晒太阳喝点露水或者雨水,要是我也能变成一棵草,那该多好啊。”说完叶枫耸了耸肩,他只是心烦之下胡言罢了。沐浴着阳光,他侧身换了个坐姿,面朝东方盘膝端坐,开始了新一天的吐纳。吸收朝阳之力吐纳打坐是叶枫这一年内每天必做的事情,因为叶枫发现在朝阳下打坐吐纳能更快地吸收灵气,这也得益于天剑山得天独厚的环境,在这天剑山上居然没有阴雨之日,每日,必是晴天!叶枫并不知道天剑山为何会如此奇异,但是他本就不是偏执之人,一些没有必要的事,想不通也就懒得多想了,对他来说时间极为宝贵,他必须在三年内步入筑基期,无论是否能够成功,他都要去拼搏!随着叶枫的吐纳一道道灵气朝着他聚集而来,缭绕在他的身周,加之阳光的照射,他身上折射出阵阵七彩光芒。此刻的叶枫脸上如古井一般平静,倒是给人一种仙风道骨之味,可惜他只是空有其形罢了。足足吐纳了一炷香的时间才收功,感受着自己体内灵力的增长叶枫既是欣慰又是无奈,欣慰的是自己每日都在进入,无奈的却是这进步速度,实在太慢。微微皱眉,初来之时他并不清楚修真具体事宜,能有增长便很高兴了,此刻他已经对修真略有知晓了,至少他知道,若如此下去,莫说三年步入筑基,即使三十年,他也不一定能步入筑基期!他必须得想一个办法!“叶师弟,叶师弟,你快过来帮帮我!”一阵疾呼声从山林深处传来,打断了叶枫的思考。叶枫微微皱眉,对于打断他思考之事略有不喜,但是他并没有说什么,他听得出,那是谢岳的声音。寻声而去,同时叶枫大声问道:“什么事?”“你快来啊,快,速度啊!我快支持不住了!”远处传来的谢岳的声音充满了焦急。叶枫大悟,谢岳与他一样每天到这片林子里来打坐吐纳吸收晨阳之力,但是这么长的时间却从来与他打过招呼,顶多就是见面之时点头示意罢了,今天谢岳主动叫他,倒是让他产生了一丝疑惑,此刻听到谢岳话语中的焦急他立刻明白过来,怕是谢岳遇到了什么麻烦了需要帮忙了。加快脚步,叶枫快速朝着谢岳平日里打坐的方向跑了过去。叶枫和谢岳只隔了一个土丘,跑过土丘后叶枫看到了一身青衣背负长剑的谢岳,谢岳此刻正死死地拽着一只足有磨盘大小的陆龟的尾巴,任由陆龟四肢如何扒地都不让陆龟逃离,但是陆龟太过庞大,其力量之大显而易见,谢岳已经隐隐有坚持不住的趋势了。“谢师兄,你这是干嘛?”叶枫问道,他并没有急着去帮谢岳,这一年里叶枫在天剑宗看到了太多勾心斗角,同门相残之事,也知道了这天剑宗并不是什么善地,一不小心自己很有可能陷入万劫不复之地。“哎呀,你还废话什么,快过来帮忙啊,这只陆龟少说也有百年高龄,若是能把它斩杀取了它的龟胆……”说到这谢岳突然一顿,似乎发现自己说漏了嘴不由恼怒,“叶枫,你识相的赶快过来帮忙,否则让这陆龟跑了,休怪我无情了!虽说你也步入了炼气初期,但是我比你早步入一年,要打,你绝不是我对手!”说完谢岳狠狠地瞪了叶枫一眼,一眼之后再次凝神于陆龟身上。叶枫闻言微微眯了眯眼,随后朝着奋力挣扎着想要逃离的陆龟看去,而陆龟似乎感受到了叶枫的目光,带着哀求朝叶枫看来,其眼内,隐隐有了眼泪,此物已然通灵!叶枫见状浑身一震,那陆龟的眼神之中的哀求与求生欲生生刻在了叶枫内心深处。看了一眼谢岳,叶枫眼中露出一道精光,咬牙之下暗自下了决心,同时口中大喊道:“谢师兄,我这就来帮你!”说完叶枫快速朝着谢岳跑去,谢岳嘴角露出了一道冷笑,用余光偷偷打量着叶枫,同时心中冷然笑道:“哼,恐怕你也知道陆龟胆的不凡,不管怎么说,等我收拾了陆龟,下一个就收拾你!”叶枫倒也没有什么异常动作,跑到谢岳身边拽住了陆龟的尾巴,对着谢岳说道:“谢师兄,待会儿得了好处您一定要分小弟一杯羹啊!”叶枫此刻的眼神中充满了贪婪,谢岳看到叶枫眼中的贪婪之色彻底放下了心,同时心中更是冷笑连连,也不再用余光注意叶枫的一举一动,而是全神贯注地对付起了陆龟。“叶师弟,你放心,只要你帮我解决了陆龟,我能喝到汤,绝对不少你一杯羹!现在你帮我拽住这陆龟,我来斩杀了它!”说着谢岳突然放开了紧紧拽住陆龟的双手,然后抽出背上寒光四射的宝剑,带着一脸的贪婪朝着那陆龟-头部走去。“就是现在!”叶枫眼中的贪婪顿时被一阵寒芒取代,他突然放开了抓住陆龟尾巴的双手,陆龟失去了叶枫的限制猛地前冲,谢岳大惊,顾不得身后的叶枫提剑便欲朝着陆龟脖颈攻去,无奈之下谢岳唯有尝试着一剑击杀陆龟!见谢岳的心完全被贪婪占据,就连最基本的防范也被贪婪挤开,叶枫冷冷一笑,右手撮指成刀,猛地朝着谢岳后颈动脉打去。“砰”一阵沉默声响起,谢岳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便昏死了过去。打晕谢岳后叶枫看了一眼朝着远处急速逃窜的陆龟不由大感汗颜,那哪是什么乌龟?分明就是兔子嘛!不敢再有丝毫犹豫,叶枫用脚轻挑静躺于草地之上的宝剑,随后一把抓住宝剑后朝着陆龟追去。叶枫并不是为了陆龟胆,相比较陆龟胆而言,叶枫想到了另一样东西,若不是他喜好看书,外门藏书阁各类书籍他都看过,他也不会知道那东西的存在,对于那件东西,叶枫此刻是势在必得!叶枫倚着一颗古松坐在草坪之上默默地仰首望天,这是一片树林,树林里长满了郁郁葱葱的嫩草,预示着春天的到来。这是他来到天剑宗的第四个季度,转眼,一年即将过去。“我暂时封印了你体内血煞之力,往后能否克制住自己,是否会沦落成行尸走肉,这一切都看你自己了,若三年之内,你能成功步入筑基期,你便来寻我,我会收你为徒,切记,我只在内门等你三年,三年一过,即使你步入筑基期,我也不会收你为徒!”这段话是天剑宗内门长老在送叶枫入外门之时告予叶枫的,也正是那位长老,他才能进入天剑宗外门,这近一年的时间里叶枫早就得知,以他的资质,若是没有长老的帮助,他根本无法进入天剑宗外门!此刻回想着长老的话,叶枫不由苦笑,随后他抬起右手对着一棵松树使劲一拍。随着叶枫右手的拍出,一道比成人手掌略大的手掌虚影蓦然出现,快速朝着松树撞击而去。“唰唰”被手掌虚影撞击的松树微微摇晃,落下了一地树叶,除此之外松树再无任何异常,而这,已然是叶枫的全力一击了。叶枫深吸了一口气,想要平复心绪,但最终还是忍不住叹了出来,他脸上满是浓浓的失落,近一年的时间,直至前几日他才步入炼气初期,按照这修炼速度,这要到猴年马月才能步入筑基期?“三年,我能吗?”叶枫看着天空,脸上露出了一片茫然之色。低下头,愣愣地看着地上的嫩草,由于是清晨,嫩草上还挂着露珠,加之阳光的照射,嫩草显现出蓬勃的生机。叶枫露出了一道怜爱而又羡慕的笑容,喃喃自语道:“你们这些小东西倒好,什么都不用想,什么都不用干,每天就这样晒晒太阳喝点露水或者雨水,要是我也能变成一棵草,那该多好啊。”说完叶枫耸了耸肩,他只是心烦之下胡言罢了。沐浴着阳光,他侧身换了个坐姿,面朝东方盘膝端坐,开始了新一天的吐纳。吸收朝阳之力吐纳打坐是叶枫这一年内每天必做的事情,因为叶枫发现在朝阳下打坐吐纳能更快地吸收灵气,这也得益于天剑山得天独厚的环境,在这天剑山上居然没有阴雨之日,每日,必是晴天!叶枫并不知道天剑山为何会如此奇异,但是他本就不是偏执之人,一些没有必要的事,想不通也就懒得多想了,对他来说时间极为宝贵,他必须在三年内步入筑基期,无论是否能够成功,他都要去拼搏!随着叶枫的吐纳一道道灵气朝着他聚集而来,缭绕在他的身周,加之阳光的照射,他身上折射出阵阵七彩光芒。此刻的叶枫脸上如古井一般平静,倒是给人一种仙风道骨之味,可惜他只是空有其形罢了。足足吐纳了一炷香的时间才收功,感受着自己体内灵力的增长叶枫既是欣慰又是无奈,欣慰的是自己每日都在进入,无奈的却是这进步速度,实在太慢。微微皱眉,初来之时他并不清楚修真具体事宜,能有增长便很高兴了,此刻他已经对修真略有知晓了,至少他知道,若如此下去,莫说三年步入筑基,即使三十年,他也不一定能步入筑基期!他必须得想一个办法!“叶师弟,叶师弟,你快过来帮帮我!”一阵疾呼声从山林深处传来,打断了叶枫的思考。叶枫微微皱眉,对于打断他思考之事略有不喜,但是他并没有说什么,他听得出,那是谢岳的声音。寻声而去,同时叶枫大声问道:“什么事?”“你快来啊,快,速度啊!我快支持不住了!”远处传来的谢岳的声音充满了焦急。叶枫大悟,谢岳与他一样每天到这片林子里来打坐吐纳吸收晨阳之力,但是这么长的时间却从来与他打过招呼,顶多就是见面之时点头示意罢了,今天谢岳主动叫他,倒是让他产生了一丝疑惑,此刻听到谢岳话语中的焦急他立刻明白过来,怕是谢岳遇到了什么麻烦了需要帮忙了。加快脚步,叶枫快速朝着谢岳平日里打坐的方向跑了过去。叶枫和谢岳只隔了一个土丘,跑过土丘后叶枫看到了一身青衣背负长剑的谢岳,谢岳此刻正死死地拽着一只足有磨盘大小的陆龟的尾巴,任由陆龟四肢如何扒地都不让陆龟逃离,但是陆龟太过庞大,其力量之大显而易见,谢岳已经隐隐有坚持不住的趋势了。“谢师兄,你这是干嘛?”叶枫问道,他并没有急着去帮谢岳,这一年里叶枫在天剑宗看到了太多勾心斗角,同门相残之事,也知道了这天剑宗并不是什么善地,一不小心自己很有可能陷入万劫不复之地。“哎呀,你还废话什么,快过来帮忙啊,这只陆龟少说也有百年高龄,若是能把它斩杀取了它的龟胆……”说到这谢岳突然一顿,似乎发现自己说漏了嘴不由恼怒,“叶枫,你识相的赶快过来帮忙,否则让这陆龟跑了,休怪我无情了!虽说你也步入了炼气初期,但是我比你早步入一年,要打,你绝不是我对手!”说完谢岳狠狠地瞪了叶枫一眼,一眼之后再次凝神于陆龟身上。叶枫闻言微微眯了眯眼,随后朝着奋力挣扎着想要逃离的陆龟看去,而陆龟似乎感受到了叶枫的目光,带着哀求朝叶枫看来,其眼内,隐隐有了眼泪,此物已然通灵!叶枫见状浑身一震,那陆龟的眼神之中的哀求与求生欲生生刻在了叶枫内心深处。看了一眼谢岳,叶枫眼中露出一道精光,咬牙之下暗自下了决心,同时口中大喊道:“谢师兄,我这就来帮你!”说完叶枫快速朝着谢岳跑去,谢岳嘴角露出了一道冷笑,用余光偷偷打量着叶枫,同时心中冷然笑道:“哼,恐怕你也知道陆龟胆的不凡,不管怎么说,等我收拾了陆龟,下一个就收拾你!”叶枫倒也没有什么异常动作,跑到谢岳身边拽住了陆龟的尾巴,对着谢岳说道:“谢师兄,待会儿得了好处您一定要分小弟一杯羹啊!”叶枫此刻的眼神中充满了贪婪,谢岳看到叶枫眼中的贪婪之色彻底放下了心,同时心中更是冷笑连连,也不再用余光注意叶枫的一举一动,而是全神贯注地对付起了陆龟。“叶师弟,你放心,只要你帮我解决了陆龟,我能喝到汤,绝对不少你一杯羹!现在你帮我拽住这陆龟,我来斩杀了它!”说着谢岳突然放开了紧紧拽住陆龟的双手,然后抽出背上寒光四射的宝剑,带着一脸的贪婪朝着那陆龟-头部走去。“就是现在!”叶枫眼中的贪婪顿时被一阵寒芒取代,他突然放开了抓住陆龟尾巴的双手,陆龟失去了叶枫的限制猛地前冲,谢岳大惊,顾不得身后的叶枫提剑便欲朝着陆龟脖颈攻去,无奈之下谢岳唯有尝试着一剑击杀陆龟!见谢岳的心完全被贪婪占据,就连最基本的防范也被贪婪挤开,叶枫冷冷一笑,右手撮指成刀,猛地朝着谢岳后颈动脉打去。“砰”一阵沉默声响起,谢岳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便昏死了过去。打晕谢岳后叶枫看了一眼朝着远处急速逃窜的陆龟不由大感汗颜,那哪是什么乌龟?分明就是兔子嘛!不敢再有丝毫犹豫,叶枫用脚轻挑静躺于草地之上的宝剑,随后一把抓住宝剑后朝着陆龟追去。叶枫并不是为了陆龟胆,相比较陆龟胆而言,叶枫想到了另一样东西,若不是他喜好看书,外门藏书阁各类书籍他都看过,他也不会知道那东西的存在,对于那件东西,叶枫此刻是势在必得!叶枫倚着一颗古松坐在草坪之上默默地仰首望天,这是一片树林,树林里长满了郁郁葱葱的嫩草,预示着春天的到来。这是他来到天剑宗的第四个季度,转眼,一年即将过去。“我暂时封印了你体内血煞之力,往后能否克制住自己,是否会沦落成行尸走肉,这一切都看你自己了,若三年之内,你能成功步入筑基期,你便来寻我,我会收你为徒,切记,我只在内门等你三年,三年一过,即使你步入筑基期,我也不会收你为徒!”这段话是天剑宗内门长老在送叶枫入外门之时告予叶枫的,也正是那位长老,他才能进入天剑宗外门,这近一年的时间里叶枫早就得知,以他的资质,若是没有长老的帮助,他根本无法进入天剑宗外门!此刻回想着长老的话,叶枫不由苦笑,随后他抬起右手对着一棵松树使劲一拍。随着叶枫右手的拍出,一道比成人手掌略大的手掌虚影蓦然出现,快速朝着松树撞击而去。“唰唰”被手掌虚影撞击的松树微微摇晃,落下了一地树叶,除此之外松树再无任何异常,而这,已然是叶枫的全力一击了。叶枫深吸了一口气,想要平复心绪,但最终还是忍不住叹了出来,他脸上满是浓浓的失落,近一年的时间,直至前几日他才步入炼气初期,按照这修炼速度,这要到猴年马月才能步入筑基期?“三年,我能吗?”叶枫看着天空,脸上露出了一片茫然之色。低下头,愣愣地看着地上的嫩草,由于是清晨,嫩草上还挂着露珠,加之阳光的照射,嫩草显现出蓬勃的生机。叶枫露出了一道怜爱而又羡慕的笑容,喃喃自语道:“你们这些小东西倒好,什么都不用想,什么都不用干,每天就这样晒晒太阳喝点露水或者雨水,要是我也能变成一棵草,那该多好啊。”说完叶枫耸了耸肩,他只是心烦之下胡言罢了。沐浴着阳光,他侧身换了个坐姿,面朝东方盘膝端坐,开始了新一天的吐纳。吸收朝阳之力吐纳打坐是叶枫这一年内每天必做的事情,因为叶枫发现在朝阳下打坐吐纳能更快地吸收灵气,这也得益于天剑山得天独厚的环境,在这天剑山上居然没有阴雨之日,每日,必是晴天!叶枫并不知道天剑山为何会如此奇异,但是他本就不是偏执之人,一些没有必要的事,想不通也就懒得多想了,对他来说时间极为宝贵,他必须在三年内步入筑基期,无论是否能够成功,他都要去拼搏!随着叶枫的吐纳一道道灵气朝着他聚集而来,缭绕在他的身周,加之阳光的照射,他身上折射出阵阵七彩光芒。此刻的叶枫脸上如古井一般平静,倒是给人一种仙风道骨之味,可惜他只是空有其形罢了。足足吐纳了一炷香的时间才收功,感受着自己体内灵力的增长叶枫既是欣慰又是无奈,欣慰的是自己每日都在进入,无奈的却是这进步速度,实在太慢。微微皱眉,初来之时他并不清楚修真具体事宜,能有增长便很高兴了,此刻他已经对修真略有知晓了,至少他知道,若如此下去,莫说三年步入筑基,即使三十年,他也不一定能步入筑基期!他必须得想一个办法!“叶师弟,叶师弟,你快过来帮帮我!”一阵疾呼声从山林深处传来,打断了叶枫的思考。叶枫微微皱眉,对于打断他思考之事略有不喜,但是他并没有说什么,他听得出,那是谢岳的声音。寻声而去,同时叶枫大声问道:“什么事?”“你快来啊,快,速度啊!我快支持不住了!”远处传来的谢岳的声音充满了焦急。叶枫大悟,谢岳与他一样每天到这片林子里来打坐吐纳吸收晨阳之力,但是这么长的时间却从来与他打过招呼,顶多就是见面之时点头示意罢了,今天谢岳主动叫他,倒是让他产生了一丝疑惑,此刻听到谢岳话语中的焦急他立刻明白过来,怕是谢岳遇到了什么麻烦了需要帮忙了。加快脚步,叶枫快速朝着谢岳平日里打坐的方向跑了过去。叶枫和谢岳只隔了一个土丘,跑过土丘后叶枫看到了一身青衣背负长剑的谢岳,谢岳此刻正死死地拽着一只足有磨盘大小的陆龟的尾巴,任由陆龟四肢如何扒地都不让陆龟逃离,但是陆龟太过庞大,其力量之大显而易见,谢岳已经隐隐有坚持不住的趋势了。“谢师兄,你这是干嘛?”叶枫问道,他并没有急着去帮谢岳,这一年里叶枫在天剑宗看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