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四十四 人生若只如初见(大结局)

小说:玉面狼君作者:雨莫隐更新时间:2019-04-20 08:15字数:646726

玉面狼君大结局篇,!

———————————————————————————

我躲在暗处,看着你慢慢清醒过来,然后一瘸一拐地顺着山间的小路离开,或许,在那一刻,你永远都不知道,从此以后,你的命运便不再只属于你自己。

每天都会有暗人向我汇报你的行踪,所以,在千雪城中,只要是有关于你的一切,我了如直掌。

那两年里,探子们带回了大量火龙氏、金鼎氏以及玄黄氏的消息,我在等待与谋划中,看着你渐渐长大,看着你在她的灵力作用下,与她越发相似。

四年后,他出现了,我知道他是火龙氏人,到千雪城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寻找到冰莲氏的神器——冰莲花,他是一个有野心的人,从他的眼里,我感应到了前所未有的霸气,他与我一样,只为聚合五氏灵力而来,不同的是,他是为了让火龙氏称霸天下,而我,则是为了心底的至爱。

既然冰莲花早就失去了灵力,而千雪城也注定会毁灭,那么,我只需要在暗中推波助澜一把,一切便会朝着我所预期的方向发展,你身上有属于柳生氏的灵力,所以,血灵珠也好,金鼎也罢,如今都已经悄然聚合在了你的体内,这一点,或许连你自己都不知道吧,!

小鱼儿紧紧搂着自己的双肩默然不语,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活在这个世上,居然只是一个容器,一个影子,她的命运居然从来都不属于自己?

“我们走,不要听他糊言乱语。他现在只是一个疯子!”肖玉双眉紧蹙,恶狠狠的瞪了公子白一眼后,随即扶起呆怔出神的小鱼儿,向通道处走去。

“我说过了,生之门已然关闭。此时。我们谁也出不去了!”公子白静静地站了起来,漠然的叹道。

小鱼儿悠悠抬起眼来。无限悲伤的看向公子,轻声叹道:“小鱼儿不想再做容器,不想再拥有这本不该属于自己的灵力。所以。请求公子把我体内的灵力引回到仙儿身上吧!对不起,公子,这一次,我想为自己而活。我想做回真正的自己!”

“你疯了吗?这样做,你会死的!”肖玉想一把拉住她。却怎料到她突然飞奔到了公子白身后。

“公子,小鱼儿曾经说过,生是千雪城的人,死是千雪城的鬼,所以,小鱼儿这条命都是公子的,想何时取回都可以,不过,我求求你,放过肖玉,好吗?放他离开这里吧!”小鱼儿跪下来,紧紧拉扯着公子白的衣袖,神情悲凉。

“不要求他,难道你没看出来,他如今只是一个疯子!”肖玉大声呼喊道,但是小鱼儿此刻毕竟在公子白身后,故而他也不敢做出任何过激的动作来,因为他害怕这个疯子会真的杀了她。

公子悠悠转过头来,凝视着她,却突然发现跪在自己面前的人不是小鱼儿,而是自己朝思暮想的仙儿,他惊诧的看向那口冰棺,却发现里面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了。

他一把搂起小鱼儿,失魂落魄的叫唤着:“仙儿,仙儿,你回来了,我知道,你不会离开我的,你真的回来了?”

肖玉看着这个疯癫的人眼底莫名其妙泛起了一阵红光,心知大事不妙,于是慌忙奔过去,企图从他怀中救出小鱼儿,。

可是,殊不知,发病后的公子白就仿似变了一个人似的,功力瞬间提高了十倍,那股从体内散发激散而出的血色孽气直接把肖玉震到了墙边。

小鱼儿想尽力挣脱他的怀抱,却根本无用,于是,她只能睁大双眼看向这个已经成魔的公子,缓缓闭上了双眼,那些晶莹的泪珠从脸颊缓缓下滑。

失去本性的公子突然呆呆的看着这泪珠,仿佛想起了些什么,那些模糊的记忆,属于仙儿的记忆从脑海里飘过,然后耳旁仿佛听到了仙儿弥留时期的低呤:“不要责怪自己——,在我心底,你一直都是好人!”

他的心一阵剧烈的抽痛,他猛地放开小鱼儿,用一只手紧紧抵在她的后背处,一道巨烈的白光便从他的手掌间散发出来,然后消失在了小鱼儿的体内。

此时的小鱼儿根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她只感觉到一阵冰凉之气从后背透射而来,接着,便听到背后一声巨响,待她转过头去张望时,才发现,那口冰棺已经碎裂成了两半,棺内的仙儿也摔到了湿滑的地面。

此时的公子白匍匐在地上,缓缓向着冰棺的方向,向着仙儿的方向爬去,那发狂后的片刻红光已然消失不见,雪白的衣衫下面可以看到越发晶莹剔透的手,指关节深深突起,仿佛每向前爬一段,就耗尽了他混身的力气一般。

“公子!”她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心底生起深深的怜悯来,那个高大的,如同仙人般的公子,一直以来都是受人敬仰的,可是,此时此刻,他就在自己面前爬行,像个病入膏肓的乞丐一般,向着那个女子爬过去。

当快要爬到她面前时,他似乎再也没有任何力气了,他深深地喘着粗气,使出混身的力气,也终究没有再向前挪动分毫,。

她再也看不下去了,明知道此时的公子是危险的,仍然奔了过去。

她把仙儿的尸体缓缓地推到了公子身前,然后把仙儿的手递到了他冰凉的手心里。

他微微抬起苍白毫无血色的脸,轻声叹道:“谢谢!”然后用另一只手颤抖着把一个冰冷的东西递到了小鱼儿的手中。

小鱼儿疑惑地展开手掌,发现居然是一把钥匙,上面有一阵白光浮现,闪现出生之门三个光字。

难道是开启这冰室的钥匙?小鱼儿抬头正要询问,却发现此时趴在地上的公子已经没有了气息,他的脸上挂着微笑,一只手紧紧捏着仙儿的手。仿佛此时在他手心里的,就是他的全部。

然而,更令她感到诧异的是,公子与仙儿的尸体此时正迅速地凝结成冰,而她自己却并没有感觉到有多寒冷。而是稍稍有些微凉罢了。

“或许。这就是他想要抓住的幸福吧!”肖玉哆嗦着扶起呆怔在原地的小鱼儿,感叹道。

“他是幸福的。对吗?最后那一刻,他露出了幸福的微笑,是不是?”小鱼儿眼含热泪的注视着肖玉。一字一句的问道。

“对!我知道。他没有后悔,从来都没有后悔过,知道吗?幸福其实很简单,就是努力抓住她。然后,再也不轻易放手!”肖玉紧紧抓着小鱼儿的双手坚定的叹道。他也在心底暗自发誓,无论如何,再也不放开。

有了公子白的那把钥匙,二人顺利地走出了冰室,可是,他们并没有想到,幻影宫此时已经被火龙氏完全占领,大量的族人在火王莫山的带领下涌入山洞,把幻影宫的守卫杀得片甲不留。

“玉儿,好样的,居然可以把这个神奇的容器给找到,你知道吗?当我看到她体内已然成功聚集了四种灵力的时候,有多兴奋吗?这么多年来,我们的努力总算没有白费,现在,你的机会终于来了,只要杀了她,杀了这个女子,就能够成功获得四股灵力,如此一来,你便是这世间的王者,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我们火龙氏也终于可以大大方方的反攻回中原,一举称雄天下了,!”

小鱼儿回头看向肖玉,在他的眼底读到的,只有信任,此时此刻,不论是谁,说些什么,她都不会相信,因为她只信任他,信任他们之间经历过风雨后仍然执着的那份爱。

他微眯起双眼,用冷冽的眼光看向莫山,一字一句的说道:“你是怎么知道她体内已经获得了四股灵力的?”

莫山随即仰头大笑起来:“难道你没察觉到公子白一直以来都对这个女子的行踪了如指掌吗?那是因为他用上他自己的念力及她的灵力,催生出了这面可以监视她的冰镜,故而我才可以在刚才那一刻,通过这面冰镜,看到冰室内如此精彩的一幕!

真的没有想到,公子白一世英明,竟然毁在了一个女子的身上,最后那一刻,他居然把他全身的灵力度到了她的身上,不过,正好可以成全我们,对吗?哈哈,这真是天助我火龙氏也!”

原来,公子害怕他自己魔性大发后,会再次做出不可挽回的事情来,于是,他把他全身的灵力度到了她的身上,而他自己,只能拉住仙儿的手,共赴黄泉路了。

小鱼儿眼底再次泛起泪光来,公子之所以会突然逝世,居然是想解救自己脱离他的血蚀魔力。

“玉儿,我们已经胜利在望了,你只需要把这个女子杀死,那么,这天下就是我们的了!”莫山指着小鱼儿大声呼喊道。

可肖玉却轻轻摇了摇头,坚定的说道:“她是我的人,你们谁也别想动她!”

莫山眼底闪现出一抹恼怒的光芒来,他凶神恶煞的看了看小鱼儿,突然展颜裂开嘴笑了,那笑容阴森而可怖,。

“来人,把她们给带上来!”

随着他的一身令下,胖婶钱桂花、天明及傻妹田田被人架了上来。

“玉儿,她们可是你的家人,是你的至亲,如果你执意要保护这个女子,那么,她们的命,我就不敢保证了!”

肖玉没想到莫山会突然拿胖婶等人的性命来威胁他。

“别管我们,能够在你身边活这一世,胖婶已经心满意足了,肖玉,你的生父是前任火王,这个贼子才是你的杀父仇人啦,今天,我就豁出命去了!”钱桂花说罢便拉着天明及田田往刀口上撞,不过,却及时被那几个侍卫给制止了。

莫山轻轻拍了拍手,被施了幻的白盈及应无邪等人同样被几个侍卫推上前来。

“小鱼儿,你不是口口声声称自己是千雪城的人吗?那么,公子白已经为你而死,你呢?是不是应该为了公子白唯一的妹妹而放弃生命呢?还有你玉儿,这世间比她美比她好的女子应有尽有,等你得了这天下,还有什么东西是你无法得到的,不要为了一个普通的女子而放弃你的大好前途!”

小鱼儿明白此刻似乎到了该抉择的时候了,她凝视着他的双眼,似乎隐隐读到了一些什么,于是,温和的笑了。

他微微点头轻叹道:“我的选择,只有你懂!”

那一刀直接从小鱼儿的后背刺入,莫山看到这一幕时,正欲张开嘴大声叫好,却发现这一刀直接从小鱼儿的胸前穿出,然后直接穿入肖玉的胸口深处,原来,这就是他的选择,在怒放的彼岸花前,他们携手走向远方。

小鱼儿满脸含笑,用最后一丝气力轻叹道:“我不——后悔,!如——果,还能——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不想——与你——错过——今生!”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她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幸福,她能够体会到公子紧紧拉住仙儿的手时,嘴角滞留的那份微笑是多么的甜蜜!

朦胧间,脑海划过很多幅画面,从幻影宫到太子殿,再到仙人岛,然后是碧灵潭,烟雨楼,灵王墓、飘渺峰、千雪城,她原本想抓住这些记忆碎片的,可是却发现这些倒退着的画面在逐渐从脑海里消失,最后那一刻,定格在了千雪城的捕盗厅。

再次睁开双眼时,刺眼的阳光射入眼内,令她一时有些睁不开双眼,用手轻轻挡住阳光,回过头来时,却豁然发现应无邪一脸古怪的看向她。

“小鱼儿,昨天没睡好吗?居然一到捕盗厅便趴在石桌子上睡了大半天!”小鱼儿迷惑的看向他,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大对头,可是又想不起来到底出了什么事,只能轻轻点头叹道:“可能吧!”

她伸着懒腰在街上慢悠悠的晃荡着,看着那些熟悉的民众向她点头微笑,心底感觉到亲切的同时,又有一种很遥远很朦胧的感觉,都怪应无邪,好好的把自己叫醒,真是扰人清梦。

她一边嘀咕着一边朝前方走去,却突然听到有人大声呼喊着:“不好了,抢劫抢劫啦!”

她想也不想的朝着前方那个逃窜的身影追去,当拐到巷口处时,却发现这个贼子已然被人逮住,按倒在地。

她走上前来,大声说道:“谢啦,把这贼人交给我吧!”

那个人缓缓转过身来,她看到那双清俊的脸上点缀着一双深邃而醉人的眸。

不知为何,她的眼泪便莫名其妙的从眼角悄然滑落……(完)(未完待续)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