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 你是我老婆,我还碰不得了是吗?

小说:婚非得已作者:杉善闪更新时间:2019-04-20 08:16字数:189787

当孙亚文带着嘟嘟和吞吞两个家伙出现在俞晓希的家门口时,俞晓希如遭雷击。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知道孙亚文会带着这两个小家伙回国,但这样亲眼看见他们就这么的站在自己的面前,她还是觉得触目惊心。

她也完全想象到,当夏海澜看见这两个小家伙时的震惊害怕表情了。

此时房间里躺着的夏海澜,睡得迷迷糊糊间,怎么好像听到了嘟嘟和吞吞的小声音呢窠?

随即,她苦涩地否定了。

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怎么可能,那两个小家伙现在都还在英国呢,怎么会在这里让她听到他们的声音呢?

应该是自己太想念了吧。

是啊,除了视/频和电话聊天,她都快要五个月没有亲眼看见那两个小家伙了。

想着,她心里不由愧疚了起来。

对这两个小家伙,她真的亏欠太多了,不仅没有让他们享到应有的父爱,就连母爱,她都没有全心全意给给予,她这个母亲,做得真的是太不称职了。

她脑袋昏沉难受地翻了一下身,却不想,耳边所听见的声音越发的清晰,好像真的是有嘟嘟和吞吞的声音在问俞晓希,我麻麻呢?我麻麻在哪里?

虽心知不太可能,知道此时耳朵所听到的,都是她感冒时,脑袋昏沉的错觉,但她还是忍不住翻身起床。

她头重脚轻地迈着步子,刚打开/房间门,立刻愣住了……嘟嘟?吞吞?他们怎么会在这里?他们不是应该在英国的吗……

不等她呆愣地以为自己的眼睛是否也出现了幻觉,只听两个小家伙嗓音清脆响亮地大喊一声:“麻麻!”

随着嘟嘟和吞吞想念激动地冲了过来,夏海澜感觉整个人被小家伙们撞得往后退了一步,双腿分别被两只小手紧紧抱住。

“麻麻,我们好想好想你啊!”

看着两张清晰想念的小脸,夏海澜还是立即反应过来,昏沉的脑袋疼得更加的浑浊了,谁来告诉她,这是怎么一回事……

不过下一瞬,她几乎本能地双手按着嘟嘟和吞吞两人的小肩膀,让他们离她远一点,自己也紧随着往后退了一步,因为此时此刻的她,还正重感冒着呢,会传染的。

而她这一疏离的动作,令一直心心想念着她的嘟嘟和吞吞立即红了眼眶。

嘟嘟更是直接掉下了豆大般的眼泪,“麻麻,你是不是把我和吞吞给忘了呀,不想看见我们啦?”

站在一旁的吞吞昂着精致的小脸,却皱着眉,抿着小嘴,小手也攥得紧紧的,那小模样看起来难受又伤心,显然认同嘟嘟的问话,五个月不见,麻麻看起来好像一点都想他们,这不,他们都跑过来抱着麻麻了,麻麻都还把他们给推开,还退了一步,好像要离他们远远的似的。

夏海澜见此情景,眼泪也一下子掉下来了,她连忙蹲了下来,抬手捂着口鼻,解释说:“不是的宝贝,妈妈很想你们,只是妈妈现在生病了,不能靠你们太近,会传染的。”

是啊,她现在恨不得把两个小家伙给狠狠地揉进自己的怀里,但不行,再想念也不行,得忍着,她是病人,生病有多难受,她知道,而且孩子的抵抗力又那么低,所以不能让她的宝贝孩子也跟着一起生病的。

那样的话,她会心疼死的。

听着夏海澜沙哑如火烧一般的声音,两个小家伙立即乖巧懂事地明白了怎么一回事,小脸上所有的难受和失望马上变成了心疼的关切。

“麻麻,你生病了吗?”

“严重吗?”

两个小家伙才不管什么传染不传染,都小大人一般伸着小手要去抚摸夏海澜的脸和额头,看看夏海澜的额头烫不烫,严重不严重。

“乖,别对着妈妈说话。”

夏海澜忍着心里的想念和感动,仍然制止着两个小家伙的碰触。

这时候的俞晓希和孙亚文也连忙上前来分别拉住嘟嘟和吞吞,说:“乖啊,听话,妈妈生病了,不能靠太近的,会传染的,你们要是生病了,不让妈妈担心吗?”

“是啊,妈妈现在生病难受,需要休息,我们先让妈妈好好休息,好不好?”孙亚文跟着附和。

一听到夏海澜会担心难受,嘟嘟和吞吞都乖乖听话地不再靠近和碰触夏海澜,都急切地要夏海澜现在立即去床上躺着。

直到夏海澜躺床上,盖好被子了,两个小家伙才依依不舍地随着孙亚走出房间。

留下俞晓希。

俞晓希知道,夏海澜有话问她。

果然,在房门一关上,夏海澜马上从床上翻身起来,看着俞晓希问:“怎么回事?嘟嘟和吞吞他们怎么会突然回来?”

两个小家伙都已经回来了,俞晓希也不再隐瞒了,嗫嚅着声音抱歉说:“对不起海澜,我以为你和慕亦宸会重新在一起,所以想着要给慕亦宸一个惊喜,让慕亦宸更加的心疼你,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慕亦宸那混蛋背后会早就有未婚妻的,我……”

“嘟嘟和吞吞,你告诉他了!”

夏海澜瞪大眼睛。

“没有没有没有……”俞晓希连忙摇头兼摆手,“关于嘟嘟和吞吞他们的存在,我没有告诉慕亦宸,一个字都没有,我敢发誓!”

夏海澜听了,松了一口气,“那就只能麻烦亚文尽快送他们回去了。”

必须尽快,想着嘟嘟、吞吞他们和慕亦宸共同生活在一个城市,她整个人就禁不住害怕地发抖起来,更无法想象要让慕亦宸知道嘟嘟和吞吞他们存在会有怎样的风波。

“来不及了……”俞晓希哭丧着声音,“我以为你会和慕亦宸有好的结果,所以让亚文把那边的房子给退了,嘟嘟和吞吞的学校也退了,还有,亚文的工作也辞了。”

“什么!”夏海澜再次瞪大眼睛,忍不住生气,“你……”

她刚要大声说话,猛然想到外面的嘟嘟和吞吞,连忙压抑住声音,看着俞晓希,“你怎么都不跟我商量商量呢!”

“我也不知道啊,我当时真的以为你和慕亦宸会一起的,对不起海澜,我真不是故意的,对不起……”俞晓希连声道歉。

看着一再抱歉的俞晓希,夏海澜的心也软了下来,这怎么怪别人呢,要怪,只能怪她自己,是她自己没有能处理好这一切,也没有尽到一个做母亲该尽的责任。

“对不起,我有些急了,所以说话有点冲。”夏海澜向俞晓希道歉。

“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是我擅自主张,没有和你商量。”俞晓希越发的抱歉。

“说什么傻话呢,你对我好不好,我会不知道吗?这些年,多亏了你和亚文,要不是你们在我的身边,我真不知道能不能熬过来。”

夏海澜握着俞晓希的手,深深地说。

两人相视着,浓厚的友谊已不需要再多说些什么了,她们了解,彼此都了解。

“好了,你现在还生病着呢,快躺下休息。”俞晓希轻轻地把夏海澜按下床,一边给夏海澜掖着被子,一边说:“海澜,你放心,只要我们小心点,慕亦宸是不会发现嘟嘟和吞吞的存在,至于英国那边,我和亚文商量一下,会尽快安排好,然后把嘟嘟和吞吞送回去的。”

夏海澜轻轻地“嗯”了一声,事已至此,也只能这样了。

……………………

走出客厅的时候,孙亚文已经动手给小家伙做好了两碗香喷喷的面条,两个小家伙本来还因为担心夏海澜生病,所以吃不下,但孙亚文说他们,只要他们吃饱了,长大了,有力气了,才能更好的照顾他们的妈妈。

两个小家伙这才安心地吃面条,只为长大,更有力气去照顾妈妈。

看着懂事乖巧的嘟嘟和吞吞,俞晓希忍不住微微红了一下眼眶,替夏海澜开心,有这么两个懂事又贴心的好孩子。

孙亚文见俞晓希出来了,嘱咐了几句小家伙们小心烫,然后走过来,和俞晓希有所默契地走到角落的一边。

“怎么,我带嘟嘟和吞吞回来,你没有和海澜她商量吗?”孙亚文低声问。

俞晓希也是一副的懊恼,点头,“嗯。”

“那,慕亦宸在a市,你也不知道吗?”孙亚文又问。

“你……”俞晓希猛然瞪大眼睛,“你们见到他了?!”

“这么说,你是知道慕亦宸在a市啦!”孙亚文也跟着瞪大眼睛,“你既然知道他在a市,你为什么还要叫我带着嘟嘟吞吞他们回来……”

“你给我小点声。”俞晓希瞪了一眼孙亚文,眼睛接着看了一眼坐在餐桌前吃面的两个小家伙,看见吞吞正把嘟嘟挑走的青菜又再放进嘟嘟的碗里,不准嘟嘟挑食。

然后,她又再看向孙亚文,小声说:“我也不知道慕亦宸那混蛋原来早就未婚妻的了,丫丫的,他既然都有未婚妻了,为什么还要再去招惹海澜,气死我了!”

“这,什么跟什么啊?”孙亚文迷惑了,不怕寒冷地把俞晓希拉出阳台外面去,关上阳台的玻璃门,说:“你给我把话说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他怎么越听越迷糊了。

把嘟嘟和吞吞两人隔离在里面了,俞晓希也就放心说道:“你知道慕亦宸是谁的儿子吗?”

“谁?”孙亚文想起在机场看见慕亦宸那受人簇拥的气势,猜想:“难道他的家庭背景很厉害?”

“何止是厉害,那简直就是老天爷开的玩笑!他慕亦宸竟是京都慕氏集团慕老爷子的外孙,叶绍谦同父异母的亲哥哥,你说巧不巧!”

“什么?慕亦宸是叶绍谦同父异母的,那不是……”

这下,孙亚文惊讶得嘴巴张大,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他们在阳台“密谈”,不知里面的吞吞不时转头偷偷看着他们,虽然不知道他们在谈些什么,但聪明的他,隐约而明确地猜到,他们所谈的应该离不开那个男人。

机场遇见的那个男人,对他,他什么都不知道,但并不陌生,因为他曾偷偷在麻麻偷偷藏着的夹子里看见那个男人的照片,也曾好几次无意偷看见麻麻对着照片流泪,那样子,很伤心,也很想念。

还有,从麻麻、亚文叔叔以及晓希阿姨他们现在反应,他基本可以断定,那个男人并不知道他和嘟嘟的存在,麻麻隐瞒了。

所以,麻麻他们现在是在担心,在害怕。

担心害怕那个男人知道他和吞吞的存在。

“弟弟,你说,我们这次回来,是不是就不走了,会和麻麻天天在一起呀?”嘟嘟稚嫩天真的小嗓音打断了吞吞的思绪。

吞吞看了眼一眼,没有回答,却不紧不慢地指了指嘟嘟假装无意拨到一边的青菜,再次勒令:“不许挑食!”

嘟嘟撅了撅小嘴,哼唧了一声,这都被发现了,在吞吞不容耍赖的瞪视下,她不情不愿地把青菜夹起,塞进小嘴巴里。

“弟弟,你还没有回答我呢,我们这次回来,是不是就不回英国了?”嘟嘟一边很不满地咀嚼着小嘴里的青菜,一边含糊不清地问

吞吞怔了一下,微微皱了一下两条好看的小眉毛,闷着声音说:“我也不知道。”

说着,低头扒了一大口面塞进小嘴巴里。

………………

三天后,夏海澜感冒好了后,重新回去叶氏上班。

不过她还是请了半天假在家好好陪了一下两个小家伙。

本来,她是想要好好陪陪嘟嘟和吞吞的,但这毕竟是在a市,不仅慕亦宸在,叶振棠也许就在暗处偷偷地一直监视着她,所以,她不能太过招摇,刚好俞晓希提前休年假,她也就只能依依不舍地拜托俞晓希帮自己好好照顾这两个小家伙。

当然,在出门前,她也一再提醒俞晓希小心点,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要处处小心谨慎。

那两个小家伙可是她的命,马虎不得,也不能有任何闪失。

下午一点四十五,她打车来到叶氏大厦。

走进电梯里,头,还是有些疼。

电梯叮的一声,在其中一个楼层停下,双门打开,夏海澜看着站在电梯门口的叶绍谦,微微一愣,心里用了“冤家路窄”四个来形容。

自那天,她和叶绍谦也有好几天不见了,其间她有接到叶绍谦的未接电/话,但她并不觉得,她与他之间有什么好说的,所以没有去理会。

“叶副总。”

她恍若一般职员一样恭敬地向眼前的男人行礼。

电梯口,叶绍谦还是一派风流倜傥,高高在上的尊贵模样。

他双手插袋,对紧跟在他身后汇报着工作的两个部门经理,视而不见,也视而不见,更是一脸的不耐,“好了,连这种小小的事情你们都做不好,公司还要请你们来做什么!”

两个部门经理一愣,语气小心而谨慎地说:“不是,这个工程是需要叶副总您……”

“需要什么,你们做主就行了,好了,别在跟着我了。”叶绍谦一挥手,已大步地迈进了电梯,毫不客气地把电梯双门合上,把两个部门经理给隔绝在电梯外。

夏海澜不由替那两个部门经理无语,鄙夷感叹,要是叶氏交到叶绍谦手里,那真是不出三个月,就破产倒闭了。

不过,叶氏如何,叶绍谦又如何,都与她无关,所以,事不关己,己不关心。

只是,与叶绍谦同站在一个电梯这么狭小的空间里,她还是觉得浑身不舒服,所以,她上前一步,在数字键上按下了下一层数字。

很快,电梯叮的一声,双门打开,在她刚要迈步出去的时候,忽然手臂一紧,下一秒,脊背一疼,电梯门关上的那一瞬,她整个人就被叶绍谦禁锢在双臂与电梯壁之间。

“就这么不想要看见我吗?和我多呆一秒钟,你就觉得这么难受吗?说,为什么不接我电/话?是不是背着我和慕亦宸去鬼混!说!”叶绍谦满目阴鸷地瞪着夏海澜,那邪魅的俊脸恍惚中,好像闪过一丝的受伤。

“你放手!”夏海澜用力挣扎,想要甩开他,“叶绍谦,这里是公司,请你注意点!”

叶绍谦被夏海澜脸上的嫌恶给刺激到了,冷笑一声:“注意点?注意什么?你是我老婆,我还碰不得了是吗?”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