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六十章 看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小说:谈笑江湖作者:白青衣更新时间:2019-03-23 19:57字数:847044

第二百六十章看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阿离缓步走到绝刀葬身之处,弯腰捡起霜月刀,一手抓着握刀的位置,就那么随意拖地上,转身走开。

司南勉力叫住他:“等等话说出口后却又不知道如何接下去,虽说他接了小菜师父的任务,这阵子也找了些有关宽恕和报仇的小说漫画来看,越看越觉得报不报仇是当事人自己的事,做为局外人,实没有什么立场来说三道四。

他虽然觉得报仇啊,以牙还牙啊这些事做过了没意思,可没准人家觉得有意思呢?

想起自己已经收了任务奖励——虽然后被人抢走了,但也毕竟还是收了——他不得不干巴巴的开口:“那个……我想说,亡者已逝,为了死去的人,活下来的人应该好的珍惜自己……呃,假如为了死人而活,这样的人生很没有意义……太执着于过去,只会将你自己身陷泥沼里这些都是他从漫画小说里收集来的台词,其实他本来还想说“不要被仇恨蒙蔽了你的眼睛”或“这样做你师父会高兴吗”之类的话,但前者太俗,至于后者,想想小菜师父的秉性,指不定阿离师父是什么恶劣性格呢,说不定那家伙看见自己徒弟大杀四方时会十分开心……

一边说着司南一边忍不住叹息,下次他再也不做这么吃力的任务了,多少报酬诱惑都不干!

出乎意料的,阿离不但停下了脚步,还转过身听他说完,直到司南肠刮肚无词可说了,才缓缓开口:“我知道你做任务。但是这个任务不可能成功

“啊?”

阿离微笑着道:“师叔的好意,我可以心领,但是就连他也不能真正理解我。我江湖上大肆杀戮,并不是为了帮师父报仇

司南惊讶不已:“什么?”不报仇你为什么要杀这么多人?好玩吗?

云离叹了口气,道:“其实这一点我也是近才想明白的,我想覆灭这个江湖,是为了我自己,跟师父没什么关系。我想念师父,和我想毁灭江湖,这是两码事。但是这两件事我都不会放弃灵魂被悲伤的回忆灼烧,毁灭已经成为刻骨髓里的本能,不过这是他自己选择的,所以他并不会觉得后悔或难过。

他的神态平静安宁,语调也不见得如何坚毅,但司南却感觉,阿离并不是表决心,而是叙述一个客观存的事实,就好像天是蓝的,夜是黑的,雪是冷的。

不可改变。

这意志不是自己能轻易动摇的。

司南无奈道:“算了,我早该知道自己做不来这任务的,一条道走到黑的家伙是全世界难搞定的,要不你干脆送颗眼泪给我,我好向你师父交任务

阿离笑了:“那可真抱歉,我哭不出来呢。其实你不必意这个任务,虽然我师父提前将奖励交给了你,但却是我亲手夺走的,也算是代师叔收回任务,你大可不必担心会被追究……”

“你?”司南下意识的看了小菜一眼:那时你怎么说的?掌法风格不像?

小菜咧咧嘴,目光左右漂移。

不再停留,阿离转身离去,平和的声音顺着微风缓缓送来:“我不期待救赎,不企求宽恕,不向往平安喜乐,即便只有我一人,我也会独自走下去,假如真有地狱,那就让我狱火中发笑,直至灰飞烟灭……不要问我为什么,这就是江湖

这就是江湖。

话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自雁荡山一役后,江湖局势又起变化。

快刀会突然易主,似乎是多谢主动将帮主之位交给曾经沧海,曾经沧海对其中内情讳莫如深,而多谢则不知踪影。

然而曾经沧海成为帮主后,多谢位时留下的隐患一下子全部爆发出来,因为成员太多太杂而造成的内部不和,因为早些时候不择手段扩张造成的信誉缺失和恶劣影响,多谢可以凭借他圆融的手段和各方面的牵制将这些隐患压制缓和住,但曾经沧海却没有这等本事。

没几个月,快刀会正式分裂,其衰败的速度只有当初的明月几时可比。

而天剑山庄和天涯海角因为绝刀,也就是简单的缘故,对着掐了一架,双方损失都不算小。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青衣楼,落花有意和笑傲江湖这三个因为之前风波而被削弱的帮派趁着三大帮派的混乱,又重缓慢壮大起来。

吴钩的“长铗”持续江湖上发展,已经隐隐约约有了成为江湖几大帮派之一的趋势。

待所有风波都平静下来后,人们发现,现今江湖上实力强的帮派,竟然是——富贵山庄。

至于天然居众人呢?

破军晓峰篡夺帮主之位后就离开了帮派,自己一个人单混了很久,直到发现月落天然居,便主动要求加入,大家也都没意见。

司南找蝴蝶蓝治愈了自己的内伤,耗费了大约半个月功夫,这半个月空档,小菜帮司南找铁匠修好了云千重,而后这两人便继续练级打怪作任务,偶尔对打。

轻功流雪倾的后一项技巧[倾雪]的功效反复试验中也被摸出了五六分,倾雪的关键于一个“御”字,也就是说,能将任何打到自己身上乃至武器上的力量吸收并使用,使用时自己的招式会出现一部分对方招式的效果,但不完全,有点像斗转星移和太极的糅合变体。

司南对上霜月刀之所以没死掉还反击伤了绝刀,首先是因为流雪倾的[回风]卸去了一部分力量,其次是因为[倾雪]将席卷入体内的刀气驾驭起来,并顺着司南反击的招式还了一部分给绝刀。

倾雪只对力量的作用较为明显,而对实际的武器作用较小,虽然武器上也依附有力量,但假如武器直接刺身体上,之间没有缓冲阻隔,倾雪很可能会来不及驾驭。假如绝刀当时是直接拿霜月刀硬砍司南,而不是发出几乎由纯内力构成的刀气,也就不会出现那个结果。

虽然司南觉得自己并没有完全挖掘出[倾雪]的全部内涵,但来日方长,他可以慢慢的体会。

与小菜的切磋中,司南继续快速成长着,这回他对小菜能支撑的招数终于能看出明显进步,倾雪的功效固然不可埋没,另一方面则是小菜的技巧已经快练到头了,很难再进一步,只能不断的磨招式熟练度提高层次,而司南这方面却还有很大的空间余裕。

司南一个人昆仑山脉中游荡。

小菜离家出走后一直住司南家中,他家太后大人终于拗不过儿子,妥协的放话不逼他相亲,接到电话后的小菜欢呼一声就回家去了,当然他只是回家探探情况,行李还都放司南这里,以便随时能逃回来。

难得不打怪不作任务不和人pk,司南的心情很轻松,也有些愉快,他反复回味着昨天和小菜的一战,昨天他已经能小菜剑下支撑二百五十招,虽说这个数字有一个特别的不怎么好的含义,但这打消不了司南发现自己实力上升的喜悦。

走着走着,司南发现前方悬崖上站着两个人,仔细一瞧,都是他认识的,一个是多谢,另一个是七月流火。

七月流火笑嘻嘻的对多谢抱拳:“多谢兄,有人出钱买你的命,我也只是做任务而已,说来事情已经隔了这么久,还有人对多谢兄你恨之入骨想杀而后快,这种让人记忆深刻的本领实让下佩服啊

多谢嘴角带着一抹血迹,他耸了耸肩,无所谓的道:“既然被你追上了,那就动手吧

司南犹豫了一下:要不要上去见义勇为拔刀相助呢?七月流火跟他们天然居有怨,但多谢也显然不是什么好鸟……

只犹豫了一秒钟,司南还是拔出云千重发动流光,瞬间冲到二人中间,左右看看,接着喝道:“此山是我开……”

看清来人是司南时,多谢愣住,然而听到他的开场白后,他立即笑弯下了腰。

至于七月流火,则司南喊出第一个字前面色大变拔腿跑了。

司南正想追上去,却见七月流火跑了几步,接着往旁边山崖下一跳,司南佩服不已:“这么狠,宁可跳崖也不愿让我干掉他还没想到怎么对付七月流火呢,七月流火就自己把自己处置了。

既然七月没了,司南只有转向多谢,一伸手:“保护费

多谢故作吃惊的张大嘴:“大哥,你这是侠义之举啊,收什么保护费?”

司南学他刚才的样子耸耸肩:“没办法,这年头,大侠家也没有余粮啊

多谢怜悯的看着他:“完了,你完全被某个家伙带坏了

两人哈哈一笑,并肩坐下,司南问起多谢为什么要离开快刀会,多谢笑道:“我喜欢的是危险刺激高难度的挑战,但是那个时候快刀会的业务我已经全部掌握了,要是再作下去,就是没有技术含量的流水线作业了,雁荡山那里我暂时将帮主之位转让给曾经沧海,之后他没有转让回来,曾经沧海自以为是我的疏失,可是他哪里知道快刀会我早就玩腻了,那时只不过是给他一个台阶让他接手罢了

又聊一会现状,多谢告诉司南这些日子他跟着荆棘混,知道了这个江湖的不少背景内幕,不过前几日荆棘认为这个游戏的背景他已经挖得差不多了,就离开了游戏,留下多谢一人,荆棘考证到《九阳真经》这一带悬崖下,多谢便想来求证一番,没料到来的路上不小心碰见七月流火。

“九阳真经?”司南惊讶不已,“既然有这么好武功,他自己为什么不学?”

多谢笑道:“他已经有《嫁衣神功》了,和九阳是同等级的顿了顿,他又道,“其实我自己没把握能安全下去,现有你就好了,你能不能下去看看?要是找到九阳,就归你他对好武功的兴趣并不太大,只是单纯想验证荆棘的判断是否正确。

司南没拒绝。

虽然好内功对他来说已经没有多大用途,但是不代表别人用不上。

小菜?他大概不必了,高蹈也一样,长歌的内力已经练了很久,废掉重练未免可惜……一个个过滤名字后司南失笑:现东西还没到手,想这么多做什么?等到手了拿回去问谁要不就行了?

多谢取出自己准备的长绳系司南腰上,另一头绑崖顶一块凸起的石头上,司南崖边悠闲地站了一会,看着悬崖深处浮动的白云,微微一笑。

他并不担心多谢会害他,倒不是他有多么信任多谢,而是他自信就算出现什么意外,凭他现的轻功和武功内力,也不至于发生太大危险。

古龙说过,有人的地方就有恩怨,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人就是江湖。

江湖是有爱和恨,是与非,纷争以及传说,以及与之相伴少不了的八卦。

铁打的江湖流水的玩家,有人进入,有人离开,不变的东西很少其实也很多。

司南轻抚腰间长剑,看向白云深处,神情愉悦。

接着,他纵身一跳,投入云海。

风声他耳边呼啸。

好似有人高声歌唱。

他张开手脚。

江湖中,有他的朋友,可以一起大笑。

多么好。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