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 鸾凤和鸣

小说:逼入洞房作者:水月明珠更新时间:2019-04-20 08:38字数:894648

回到皇宫,蓝宛婷这才发现,皇宫不知何时被布置一新,四处张灯结彩,喜气洋洋。

池醉墨抱着蓝宛婷,踏着火红的毡毯,平时那冷酷威严的俊脸,此刻被志得意满的笑容所取代,大步向凤仪宫走去。

路边的迎接的仪仗中,身穿粉红衣裙的小宫女,手提绑着彩带的竹篮,时不时的将竹篮中的玫瑰花瓣洒到新人身上,并说着祝福的吉祥话。

池醉墨的胸膛宽阔而又温暖,被他抱着没有一点不舒服,反倒觉得很有安全感。花瓣纷飞,甜香袭人,蓝宛婷偷眼向外观瞧,看到的是一张张灿烂明媚的笑脸,和惊艳羡慕的眼神。被骗拜堂,心里是挺生气的,可是眼前这情景,这心思,还是令蓝宛婷小小的感动一把。

池醉墨把蓝宛婷送入洞房,便去宴请文武百官。

蓝宛婷想趁机跑掉,可是她被点住穴道没办法动弹,就算用异能召唤来动物,也无法解开她的穴道,这可把蓝宛婷给急坏了。

低头,望着自己的一身白衣,蓝宛婷甚为不解,虽然现代结婚都穿白婚纱,但古代人都热衷穿红色的不少字由此可见,池醉墨还真是个不走寻常路的人,自己终归是掉进了他的圈套。

夜幕降临,门外响起熟悉的脚步声,蓝宛婷知道池醉墨回来了,她的心立即提到了嗓子眼。

门开了,池醉墨喝了不少酒,俊逸中带着几分邪魅,一步一步走向蓝宛婷,伸手轻抚着她的脸颊,“婉儿,我们终于成亲了。”

面对此景,无法动弹的蓝宛婷登时紧张起来,恼道:“池醉墨你个无赖,骗子,别碰我。”

池醉墨眸光一凛,盯着蓝宛婷,突然暧昧一笑,紧接着,一个吻就落到了蓝宛婷的脸颊上。

蓝宛婷羞恼的瞪着他,警告道:“你再碰我,小心我跟你没完。”

池醉墨更感兴趣了,“好啊,朕求之不得。”

成功看见蓝宛婷的脸变红了,池醉墨心情大好,“拜了天地,你就是朕的皇后,洞房一刻值千金,咱们该就寝了。”池醉墨说着就要脱掉蓝宛婷的鞋子。

“喂,住手。”蓝宛婷是真害怕了,急声喝斥。

池醉墨握着蓝宛婷的脚,抬头道:“怎么了?”

蓝宛婷知道,自己现在动不了,如果跟池醉墨强硬,肯定没好果子吃的,于是微微一怔之后,镇定道:“我们还没喝交杯酒呢。”

池醉墨那英俊的脸上绽开笑容,“说的对,是朕太心急了。”

蓝宛婷趁机道:“那你帮我把穴道给我解开吧,否则我无法喝交杯酒。”

池醉墨二话不说,果然将蓝宛婷的穴道给解开了,同时把酒杯递了过来。

端着酒杯,蓝宛婷只恨自己太失算了,居然没有带上**。想跑吧,此刻不是最佳时机,只能被动的与池醉墨把交杯酒喝了。

放下酒杯,池醉墨迫不及待,“婉儿,这回咱们是不是该……”

“皇上,咱们再喝两杯不少字”蓝宛婷盘算着,自己就这么跑,肯定跑不掉的,看池醉墨喝的也不少,自己不如加把劲,把他彻底灌醉。

池醉墨接过蓝宛婷的杯子,“婉儿今天好兴致。”说罢一口喝尽。

蓝宛婷赶紧又给池醉墨倒了一杯,虚与委蛇,“今天咱们两个不是大婚吗?高兴的日子自然要多喝几杯。”

池醉墨挑眉,饶有兴致的看着她,“哦?这么说你不生朕的气了?”

不生气才怪,可是,在如此险境之下,想从虎口逃脱,自然要先将他稳住了,蓝宛婷举起酒杯道:“你还知道我在生你的气啊?既然知道,你自罚三杯我就原谅你?”

“当真?”

“当真。”

“好”池醉墨爽快的答应。

三杯过后,蓝宛婷又道:“皇上,我虽然不生气了,但你骗婚是不对的,你该向我赔礼道歉。”

池醉墨看出蓝宛婷变着法的让他喝酒,是想灌醉他,池醉墨笑着坐到椅子上,轻轻一靠,“朕不快刀斩乱麻把你骗到手,说不定以后朕就得天涯海角的追捕你了。”

“皇上,你还真是了解我。”蓝宛婷坐到池醉墨对面,“那你到底道歉不啊?”

池醉墨慵懒的按揉着太阳穴,“道歉可以,朕还会自罚三杯,但是不许你再把这枚戒指还给朕了。”池醉墨从小手指上,摘下翡翠戒指,拉过蓝宛婷的手,套到了她的无名指上。

那是他们的订情戒指,池醉墨就是这用这个东西把自己给套住了,盯着那枚戒指,蓝宛婷的心中五味杂陈,但很快敛起神色,“戒指我收了,我也接受你的道歉,你该喝酒了不少字”

池醉墨说话算数,连喝两杯,第三杯他端了起来,却不喝了,目不转睛的凝视着蓝宛婷。

蓝宛婷莫名其妙的问:“你不喝看我干嘛?”

“朕怎么觉得你想逃跑呢?”

心事被猜中了,蓝宛婷不由一窒,很快道:“没有啊,不管我愿不愿意,我们都拜堂成亲了,我怎么会跑呢?”

池醉墨满意的点头,气定神闲的说:“没有就好,不过朕要提醒你,今晚洞房,你可不要有逃跑的念想,否则你那四位优秀的哥哥,朕就……”

蓝宛婷顿时紧张起来,“怎样?”

池醉墨仰头将酒含在嘴里,突然俯身吻住蓝宛婷,热辣辣的酒水全都进了蓝宛婷的肚子。

就在蓝宛婷被呛的眼泪汪汪的时候,池醉墨将蓝宛婷抱起,邪魅一笑,“只要你乖乖与朕洞房,他们都会平安无事。”

“池醉墨你好卑鄙。”蓝宛婷的计谋被识破了,反被人捏住软肋,心头那个恨啊。

怎奈池醉墨就喜欢欺负蓝宛婷,哈哈大笑道:“再卑鄙也是你的夫君。”

池醉墨把蓝宛婷压倒在大红喜床上,纱帐飘落,他的吻如疾风暴雨般吻落。

蓝宛婷逃无可逃,只能奋力抵抗,池醉墨将蓝宛婷捣乱的两只手按在身侧,眸子里有些欲-求不满,声音略显暗哑,却极为真诚:“婉儿,朕知道你心里有朕,朕已经跟你道过歉了,别在跟朕闹别扭了行吗?你乖一点,朕保证爱你一辈子。”

池醉墨用鼻-子,摩-擦着蓝宛婷的鼻子,气息中带着酒香,那幽黑深遂的眸子凝着醉意,越发的勾人心魄。那样一个高高在上,喜欢发号司令的男人,喜欢与自己对着干的男人,第一次如此温柔,如此真诚的哀求自己,蓝宛婷心里的堡垒在那一刻被攻-破了,身子顿时软了下来,“你真的会爱我一辈子?”

池醉墨趴在蓝宛婷的耳边道:“朕去赤血宫前,就已经把嫔妃们都遣散了。”

怪不得自从进宫后就觉得宫里很冷清,原来嫔妃们都被遣散了,蓝宛婷诧异的同时,也很感动,情不自禁的笑了,“算你还有点良心。”

隔阂化解,池醉墨异常兴奋,伸手抽去蓝宛婷的衣带。

“哎,等等。”蓝宛婷拉住散开的衣裳。

“怎么了?”

“洞房前,我们要约法三章。”男人这个时候最好说话了,所以不能放过机会。

欲-求不满甚是折磨人啊,池醉墨惩罚似的轻咬蓝宛婷的耳垂,“什么约法三章,说来听听。”

“第一,我不要当笼子里的金丝雀,我讨厌宫规的束缚,我要自由,想出宫玩的时候,你不许阻挡。”

“好,你是皇后,宫规由你来定,你要出去,朕可以陪你。”

耳朵被池醉墨弄的好痒,蓝宛婷努力躲避着,“第二,无论何时何地,我们都要彼此信任,互不猜疑。”

池醉墨在蓝宛婷的眉心印上一个吻,“恩爱两不疑,拜堂时我就已经承诺过了,没问题。”

蓝宛婷扬起下颌,不满道:“第三,聘礼不够,我要追加。”

池醉墨微微一怔,继而笑道:“朕以前怎么都没发觉,原来你还是个财迷?”

池醉墨一刮蓝宛婷的鼻子,“你的聘礼不光神器,朕还送了一万两黄金,两万两白银,一千匹云锦……”

没等池醉墨说完,蓝宛婷按住了池醉墨的嘴唇,“还差一样。”

“差什么?”

“我想要一滴你的脐血。”

蓝宛婷的要求大大出乎池醉墨的预料,“你要朕的脐血做什么?”

“你的脐血是宝贝,不过是一滴血,你只说给不给不少字”趁机搞定池醉墨,神仙大哥的爱人也就有救了。

“你是朕的宝贝,别说是一滴血,就算是要朕的命,朕也不会眨一下眼睛。”池醉墨吻上蓝宛婷,辗转碾压,缠-绵不绝。

听了池醉墨的话,蓝宛婷心中一暖,只觉满满的幸福都将她包围了。

“婉儿,现在可以洞房了吗?”不跳字。见蓝宛婷发怔,池醉墨停下来问道。

蓝宛婷回神,看着自己被蹂躏的凌乱不堪的衣衫,好笑道:“你说呢?”蓝宛婷勾住池醉墨的脖子,主动回应起来。

这一刻池醉墨等的太久,他狂喜的拥住她,时而霸道侵袭,时而温柔缱绻,蓝宛婷哪里抵得过他的攻城略地,早已化为一潭春水,任其兴风作浪了。

……

午夜时分,两个人疲惫的拥在一起,满足而又欢愉。

“婉儿,这个珠子到底是做什么的?”池醉墨伸手从床边的衣服里摸出琉璃珠。

蓝宛婷解释道:“这个珠子放到你的肚脐上会自动取血。”

“你说要朕一滴脐血,就是用它取吗?”不跳字。

“没错。”

“是这样取吗?”不跳字。

“喂,不要。”蓝宛婷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池醉墨直接把琉璃珠放到了自己的肚脐上。

目睹琉璃珠在吸取自己的血,池醉墨惊的目瞪口呆。

琉璃珠采血的过程很快,蓝宛婷拿下琉璃珠,无奈道:“你傻蛋啊,我虽然要血,也不急在这一时半刻。”

“什么意思?”

“采完血后,你半个月都没有精神和力气。”

大风大浪都见过,池醉墨很快镇定下来,搂着蓝宛婷的肩膀,促狭道:“你是怕朕让你独守空房?”

“什么嘛,懒得理你。”蓝宛婷捶了池醉墨一拳,将头扭向一边。

池醉墨盯着琉璃珠,困惑不解,“婉儿,这个珠子怎么如此神奇?你从哪儿弄来的?你要朕的血到底做什么?”

“我说了你可能不信,这是一个神仙给我的,他说只有真龙天子的脐血才能够救他的爱人,他要我帮忙,所以我才会进宫。”

池醉墨笑了,“这么说,要没有那个神仙,朕还遇不上你,那别说要朕一滴脐血了,要多少朕都得给。”

闻听此言,蓝宛婷热血沸腾的坦白道:“其实,我一共需要三滴,我已经偷偷从你身上取走两滴了。”

“你说什么?你敢偷朕的血?”池醉墨忽然冷下脸来。

蓝宛婷心中一跳,不自然的笑道:“对不起,不好意思啊,早知道皇上如此通情达理,我就不费那个劲了。”

池醉墨唇角一勾,一抹坏笑荡在唇间,“对不起就行了?”

“那你想怎样?”

“朕要你还回来。”池醉墨一拉被子,将蓝宛婷捂进被子里。

蓝宛婷奋力挣扎,“皇上不要,你身体不行。”

“行不行试试就知道。”

“不行,你身体吃不消的。”

“别讲好听的,吃不消的是你不少字”

“你别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呜呜……”蓝宛婷还是悲催的被和谐了。

……

皇上大婚,与蓝宛婷新婚燕尔,如胶似漆,七天没出凤仪宫。

七天之后,蓝宛婷的家人要回去了,池醉墨设宴款待送行。席间,蓝弘书请池醉墨恩准,将赤血宫交由儿子管理,他则带着妻子,去山明水透的凤凰谷隐居,池醉墨同意了。

这时,白轩之带头,其它几位公子一起端起酒杯,对池醉墨和蓝宛婷说道:“敬皇上和皇后一杯,祝你们百年好合,永结同心。”

蓝宛婷知道,自己亏欠了大家的情,可是没有办法,她心里爱池醉墨多一些,而这些人又都是君子,愿赌服输,也不愿意为难蓝宛婷,今生就只能做她的哥哥了。

喝过酒后,蓝宛婷这才知道,下一步,白轩之打算云游四海,如果有一天累了,就回桃花岛过平静日子。而魅影和慕容洛决定联手,先消灭沧生门替慕容洛报仇,再帮助魅影夺回属于他的江山,池醉墨承诺,会助他们一臂之力。

蓝清羽看大家都要走,极力挽留萧风吟留在赤血宫,做他的副手,不过萧风吟当场没有表态。

傍晚,月明星稀,蓝宛婷收到萧风吟传给她的纸条,匆匆来到御花园。

萧风吟长身玉立,仰望星空,神情寂寥,蓝宛婷知道他曾经是自己的暗恋的对象,对他总有一份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听到声响,萧风吟侧头道:“婉儿,你来了。”

蓝宛婷笑着点头,从袖子里拿出一个手帕包着的东西,递给萧风吟。

“冰晶石?”萧风吟没看,但已经猜出来了。

“嗯”蓝宛婷踌躇片刻还是道:“承业,很抱歉,我不能跟你一起回去了,你忘了我吧。”

吴承业神情萧索,叹了口气,“我们终究是有缘无份。”

“对不起。”除了对不起,蓝宛婷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没有错,不用道歉。”吴承业凝视着蓝宛婷,“我可以再为你吹一首最浪漫的事吗?”不跳字。

“当然可以。”

吴承业抽出腰间笛子,曲子在夜空下悠扬婉转,充斥着淡淡的哀伤。蓝宛婷的心揪的紧紧的,两个人的脑海里闪现着学生时代的影像。一曲吹罢,相顾无言,他们都明白,有些事情,错过就错过了,时空转换,他们再也回不到过去了。

半晌,吴承业感慨万千,“终于为你吹奏一曲,我的梦想也算实现了,这支笛子送给你,留个念想吧。”

蓝宛婷接过笛子,不确定的问:“你要回现代吗?”不跳字。

吴承业点头,“我还有父母,我要回去尽孝。我知道,那边你已经没有身体无法还魂了,你放心,你的父母,我也会帮你照顾。”

蓝宛婷分外感动,“承业,谢谢你,你的情义,我只能来世再报了。”

“明天我先回赤血宫,等有合适的条件,我就走了,可以最后抱你一次吗?”不跳字。

面对吴承业最后的请求,蓝宛婷毫不犹豫的上前,给了吴承业一个拥抱。

吴承业轻抚着蓝宛婷的头发,轻声道:“婉儿,你一定要幸福。”

“嗯,你也是,我会在这里默默为你祈祷的。”

……

三年后,时值金秋,琥珀国最大的温泉山庄,皇上和皇后驾临此处游玩。

秋高气爽,天高云淡,葡萄架下的紫檀躺椅上,池醉墨坐在上面看奏折,蓝宛婷则枕着池醉墨的腿,横躺在椅子上晒太阳,昏昏欲睡。

这时,池醉墨突然一掐蓝宛婷的脸蛋,掐得蓝宛婷“嗷”的叫了一声,抱怨道:“别总掐的我脸啊,都快掐成包子了。”

“婉儿,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蓝宛婷坐了起来。

“慕容洛消灭了沧生门,魅影成功夺回了王位。”

“真的吗?”不跳字。蓝宛婷夺过奏折,一看是真的,兴奋道:“太好了。”

“婉儿,还有一个好消息。”池醉墨将蓝宛婷揽进怀里,“周古兰出宫后,行走江湖,有一次雪山遇险,和白轩之同时被困,脱困之后,周古兰就一直追随着白轩之,现在,两个人回了桃花岛,估计修成正果了。”

周古兰对爱执著,但人还是非常不错的,白轩之有她陪伴着,蓝宛婷也就放心了,忍不住憧憬道:“他们能看对眼,太好了,如果过两年再生个小轩之就更完美了。”

池醉墨闻听此言,突然将蓝宛婷压倒在躺椅上,“你不要总关心别人生不生孩子,关心一下你自己好不好?”

蓝宛婷理直气壮,“我怎么了?不是给你生了一对双胞胎皇子吗?你还想怎样?”

池醉墨咆啸了,“朕想要的是小公主。”

谁说古代人重男轻女啊?蓝宛婷无语问苍天,见池醉墨在扒她的衣服,蓝宛婷惊叫道:“喂,你注意点影响,这天这么亮,小公主不敢来投胎。”

“那咱回房?”

蓝宛婷赶紧点头,池醉墨把蓝宛婷从椅子上抱起,大步往房里跑去,兴奋叫道:“走,要小公主去喽。”

看到池醉墨那风风火火的猴急样子,蓝宛婷忍不住笑了起来,银铃般的笑声洒落一路,宫女太监们驻足观望,其中宫女甲忍不住感慨:“这皇上和皇后成亲这么多年了,感情居然还这么好,真是让人羡慕啊。”

宫女乙随声附和,“是啊,真是天生的一对,地造的一双。”

宫女丙抱拳当胸,“万千宠爱集于一身,皇后娘娘真是太幸福了。”

宫女丁扫了她们一眼,“听说皇后娘娘总做好事才这么有福气的,你们若是羡慕,多多行善积德吧。”

这时,一个女官走了过来,吼道:“你们在干什么?都给我干活去。”

大家做鸟兽散……

全文完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