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推论

小说:情迷局中作者:多三儿更新时间:2019-05-23 11:42字数:241878

小时候别人给我一颗糖,我会开心得像是得到了全世界;可是现在,别人再给我一颗同样的糖,我却会先入为主的认为他是想要用这颗糖来换走我的整个世界。——邱文的日记

世界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声响,那声音就像是在进行一场浩大的祭祀,嘈杂,却悲凉;渐渐的,这世界像是终于愿意开一扇门,来接纳门外游荡的灵魂。一股很强的白光从黑暗的尽头射出来,就像是走在一间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屋子被头顶突然打开的白炽灯差点晃瞎眼睛一样,疼痛,却兴奋。

“你别动他,万一伤口裂开了怎么办?”梁小西的声音从很远的地方飘来,轻得就像是飘舞在空气中的棉絮。邱文想起了小时候,父亲问他,“是一千斤的棉花重呢,还是一千斤的铁中呢?”邱文总是固执的认为是一千斤的铁重,不管他的父亲告诉他多少遍正确的答案,邱文还是会很固执的坚持,因为他总觉得,这就跟爱跟同情心一样;棉花就犹如爱,再多也不会嫌它重嫌它多,而铁就犹如同情心,因为它本身给予别人的,就是一种压力。

“哎你看他刚刚眼皮是不是动了?”胡星的声音也传进了邱文的耳朵里,那声音里邱文很近,准确的说,那声音就像是有人拿了喇叭就冲着邱文的耳朵喊出来的一样近,而且穿透力还极强;邱文被这声音吵到,在梦里,他感觉自己下意识的皱了眉头。

“哎哎,真的,他皱眉了。”梁小西的声音也变得很近,邱文甚至夸张的感觉到了她呼出的气体轻轻落在自己脸上的湿热感。

“邱文,邱文?”梁小西伸手在邱文的眼前晃了两下,邱文猜她大概恨不得立马两巴掌将自己拍醒。

“离我这么近干嘛。”盯着离自己鼻尖不到十厘米的梁小西的脸,邱文虚弱的说了一声。

“真的醒了!医生,医生!”梁小西像是没有听见邱文的话一样,起身就欢天喜地的跑出病房找医生去了。

“你终于醒了,都不知道我们有多担心你!”站在一旁的胡星用手轻轻地拍了一下邱文的右手说道。

“都说了叫你不要碰他了,当心伤口裂开。”正巧梁小西喊了医生回来了,见着胡星砰邱文的胳膊就立马责备到。

“我拍的是右边,而且我很小心的,他又不是玻璃做的,一碰就碎啊。”胡星望着梁小西瘪着嘴反驳道。

“好啦,你们两个能别一见面就吵吗,我都是被你们俩给吵醒的。”邱文躺在床上一边任由医生检查,一边抱怨道。

两人立马就停止了拌嘴,相互给了彼此一个大大的白眼。

“行了,休息一段时间就没什么事儿,要注意伤口不能沾水,也不能做什么剧烈的运动。”医生取下听诊器,用十分欣慰的语气说道。

“谢谢医生。”邱文张了张干到快脱皮的嘴说道。

“哎,你想吃什么东西,我出去给你买?”梁小西说着便从包里掏出钱包,一副准备要大出血的大款的样子。

邱文盯着梁小西看了好一会,然后说道:“你腰好啦?”

“唉,你也不想想你昏睡了多久了,我被医生护士照顾的可好了,自然恢复的也快。”梁小西边说还边象征性的扭了一下腰。

“是啊,你看我都恢复差不多了。”站在一旁的胡星帮腔到。

邱文这才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他好一会,自打邱文将他救回来以后,他还从来没有见到过胡星站起来的样子。

“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高啊!”邱文望着站在自己床边大概一米八五左右个头的胡星,吃惊的说道。

“是啊,不像某些人......”梁小西在一旁啧啧啧的说道。

“我怎么了,我一七几,正常男人的身高好吗?”

“哎哟,我怎么发现你醒了之后话比之前多多了啊。”站在一旁的胡星看到邱文翻着嘴皮子跟梁小西理论的样子,有些发笑。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他那之前都是装酷装出来的,就为了掩饰他原本幼稚的行径。”梁小西笑着说道。

“哎,那你是怎么了解他这么多事儿的呀,你们认识很久了吗?”胡星用手指指了指两人说道。

也不知道为什么,胡星一问出这句话,邱文跟梁小西二人脑海里就不约而同的闪现出了元旦节前夜两人赤身裸体在邱文家床上缠绵的场面。

“那个,我先出去买吃的去了哈。”梁小西有些红了脸,揣着钱包匆匆忙忙的就跑出了病房。

“她怎么啦?”胡星一头雾水的指着梁小西匆匆的背影说道。

“不,不知道,估计是饿了吧;哎哟,说起吃的,我也有点渴了呢,能不能麻烦你给我倒杯水啊。”邱文指了指柜子上的杯子,赶忙岔开了话题。

一个小时后。

邱文用勺子拜摆弄了几下碗里的小米粥,再看了看坐在一旁围着小炒肉吃的喷香的梁小西跟胡星,咽了口唾沫,怎么都吞不下勺子里的粥。

“邱文,我一直都想问你一件事儿啊,”梁小西一面往嘴里喂着小炒肉,一面稍微压低了些声音对邱文说道“那死掉的两个人,怎么办?”

邱文索性放下手里的勺子,沉思了一会儿说道:“不会怎么样的,至少我可以确定他们是不敢报警的,而且他们不仅不敢报警,还会自己吃下这个哑巴亏。”

“为什么呀?”

“你想啊,私藏滥用枪支弹药可是要判刑的,像吴霄这样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你觉得他会搬起石头来砸自己的脚吗?”

“也是。”梁小西咽下了嘴里的饭菜,默不作声的瞟了胡星一眼,犹豫了一下,还是接着跟邱文说道:“你动手术那天我跟周县长打电话了。”

“你给他打电话做什么!”邱文一听到这里,情绪显得有些激动。

“我不是怕你有个三长两短嘛,而且,他说,他说......”梁小西支支吾吾的有些开不了口。

“他说什么?”

“他说你这件事儿没那么简单,估计我们之间有内奸。”梁小西说着,又忍不住的看了胡星一眼。

可是这一次,胡星分明注意到了梁小西的眼神,于是放下筷子赶忙说道:“看我做什么!不是我!”

“知道我要去吴霄家的,就只有五个人。我,你们两个,还有我的一个好兄弟,剩下的就是那天带我们进别墅的肖阿姨了。”邱文坐在床上,冷静的分析道。

“肯定不会是我啊,我当时也差点被子弹打死!”听了邱文的分析,梁小西赶紧摆手否认道。

“没说是你,别激动。”邱文无语的朝着梁小西小声的责备了一声。

“那也不是我干的呀,真的不是我,你们要相信我,我也差点死在他们手里边呢。”胡星如坐针毡,就担心邱文会把那个屎盆子扣在自己的头上。

“那我们怎么知道你使得是不是苦肉计呢。”梁小西在一旁小声的嘟哝了一句,但还是被胡星给听见了。

“真的不是我!”胡星有点欲哭无泪。

“我相信不会是你,”沉默了好一会儿的邱文说道,“其实在你之前昏迷的时候我就打电话回秀水跟村长确认过了,他们都还记得你,所以我相信你。”

“真的?”梁小西这才抬起头来睁大眼睛望着邱文确认到。

“真的,不信你可以再打电话给村长确认。”

得到了邱文的确定,梁小西这才感觉到有些稍稍的宽了心,她不好意思的回过头跟胡星说到:“不好意思啊小屁孩儿,我不是故意怀疑你的,你看我们大家也相处了这么久,我是真的不愿接受谁是内奸这件事情。”

“我知道,我也理解。”胡星重新握起筷子小声说了一句,但是任谁都看得出来他眼底深深的落寞。

梁小西望着胡星无奈的舔了舔嘴唇,只好继续问邱文道:“那现在就只剩下你的那个好兄弟跟肖阿姨咯?”

“我兄弟是可以排除的,我跟他出生入死过,我相信他。”邱文摆了摆手,立马就否决了钱三。

“那不一定,你认识他多久,就算出生入死过,那你究竟了解他多少呢?”对于邱文的坚决,一旁的梁小西显得有些不高兴。

“我不了解他,但是我知道我跟他的目标是一样,我们都有共同的想要对付的人,而且,这几个月的相处,我相信他。”

“那就是那个肖阿姨咯?”见邱文这么坚持,梁小西只好将注意力集中到了搞卫生的肖阿姨的身上。

“我不确定,不过跟她共事了十几天,感觉她不会是那种人,除非......”

“除非她不知道实情,只是跟吴霄报备了一下有人进到了他的屋子里?”梁小西接过邱文的话茬说道。

“不,不会的,”邱文立马就否决的梁小西的推论,“她这样无非就是在告诉吴霄说她自己工作不称职嘛。”

“那你刚才说什么除非。”

“除非有人在监视我们。”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