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云之彼端

小说:凤仕作者:Candyana更新时间:2019-05-23 11:40字数:284450

山间小路,篱笆院墙,一池清水漾着莲花,为这夏日的小院添了一分清凉。而那莲花竟也是这山间小院中唯一的植物。两间木屋,一张石桌,一把躺椅,烈日下一览无遗。

躺椅上,云莫白直视着日光,失去焦距的瞳仁被光线打成朦胧的浅灰色。唇边淡淡的笑意和着身上白色的衣裙,与天空中摇曳的云丝映衬成一幅宁静的画面。没有风的夏日,池水都静止了一般,只有停在睡莲上的蜻蜓偶尔扇动着翅膀。可她却觉得很舒服,没有汗水,只有温暖的舒适。

手中把玩的玉笛上刻着水纹,那是易安十七年的时候墨子岚给她的,用来联络弑月。这些年,她也曾吹过,只是弑月再没有出现。渐渐的也就不吹了,只是偶尔拿出来把玩。摸着那象征皇室的水纹刻印就仿佛摸着墨子岚三个字,心便沉静下来。

门扉吱呀的声音。

莫非是因为今日心情好,所以时间过得快了?她还以为月珩才出去不久。“今天怎么这么早?”轻声问了一句,却没有人答应。用力去听,却只有夏日午后的寂静。手指突地一颤,一个久违的名字脱口而出:“子岚?”接着,她仿佛听见了男人低沉的笑声,眼眶不觉湿润。是她的子岚……

对不起,子岚。你千里迢迢寻到此处,我却看不见你,也起不了身。

没关系,如今我们在一起了,其余的都不重要。

眼前越来越亮,她似乎又看见了那张脸。清晰的棱角,英挺的鼻梁,剑眉入鬓,凤目含笑,仍旧是当年模样。她笑着抬起手臂,然后在触碰到他的前一刻垂下。

当啷,玉笛落在池边,敲碎了宁静。

月珩从没有想过墨子岚的暴毙只是一个做给天下人的幌子,可他却必须相信眼前的事实,那个男人就站在他面前!望着同样一身白衣的墨子岚,他突然大笑起来,“还是黑色适合你!”

墨子岚眯着眼看他,连月珩的脸上都已有了沧桑,自己是不是老了?。

月珩却只是笑个不停,“哈哈!还诈死!你说你,若不要这江山何必非夺去?到手了又弃掉,这是图什么啊?”笑到最后,却已泪流满面。

墨子岚却不管他是笑是哭,只说道:“带我去见她。”

月珩收住了泪水,换上一副哀伤的神情,说道:“当年她落下山崖之时便已去了。”

“这山下的村子四年前突然有人做了一种会飞的灯,人称孔明灯,却又都不知为何叫这个名字。你可知道为什么?”也亏了这村中的人喜欢孔明灯,渐渐形成了逢年过节放灯的习俗,时间久了便传开了,他才能找到这里。

月珩面色一白,就听墨子岚继续说道:“因为她管这灯叫这个名字。”

月珩嗤笑,“你让我带你去我便带你去,你以为你还是皇帝么?”

“我可以让她幸福。”

平缓的语调,却令月珩一震。他狠狠地盯着那个男人,嫉妒、愤怒、不甘,然后狠狠地别过了头,一言不发地往山上走去。

墨子岚跟在他后面,一路观察着周围。这地方显然是特别挑选的,山南,阳光充足,对云莫白的身子后好处。想到这里,他不禁担心起来,不知道这几年她身上的寒毒怎么样了?

月珩走在前面,到了院前微微怔了一下。院门是虚掩着的,山上起风了?他推开院门,身后的人却抢先一步冲了进去。

墨子岚急步走进院中,然后骤然停下。那熟悉的身影就在眼前,静静地睡着池边的躺椅上,如池中的莲花那般洁白无瑕又纤细飘渺。他再次迈开步子,轻轻地、缓缓地,生怕惊醒了睡梦中的女子。到了躺椅边,他慢慢蹲□子,凝视着女人的脸。她瘦了,脸色也太过苍白,是寒毒的缘故么?

“咦,怎么掉在地上了?”

听到月珩的说话,墨子岚转过头,一眼便看见了他拾起的那支笛子,一股不祥的念头涌上心头。他连忙伸出手去触碰女人的面颊,几乎感受不到温度;去探鼻息,还有,但是很弱。

身后的月珩也反映了过来,急忙起身去探云莫白的手腕,“还有脉搏!”

“水!快拿碗水来!”

月珩先是一怔,然后想起云莫白曾经说过,她之前吃的药是由墨子岚的暗卫制的,想必墨子岚身上带着。起身冲进屋里,很快便端了碗水出来。“你在干什么?!”他为什么要割破自己的手掌?!

墨子岚扔掉手上的匕首,“水拿过来,我的血是药引。”

月珩将信将疑地走上前去,将碗递了过去。

墨子岚没有接,只是将血滴了进去。接着从怀里掏出一个药瓶,倒出一粒药丸拿在手中,再将药瓶揣好。然后才从月珩手中拿过了碗,将药丸送入了云莫白口中,用水顺下去。

他紧盯着女人的脸,半刻也不敢移开视线。“为什么她还不醒过来?折魂说过,她是极阴的体质,寒毒喜阴,故而在她体内难以根除。而我是极阳之体,用我的血做药引,这药丸克制寒毒的作用会大大提升……难道是血不够多?”他转身去捡地上的匕首,却被月珩一把拦住。

“你疯啦!药丸才刚送下去,再等等。”

墨子岚怔怔地收回了手,再次看向躺椅上沉睡的女子。他伸出手,轻轻抚摸她的面颊,“白,我来看你了,你睁开眼啊。”

月珩看着他还在滴血的手掌,忍不住说道:“从山崖落下来之后,她的眼睛就再也看不见东西了……”

墨子岚的手顿了顿,然后继续轻轻抚摸女人的面颊。“所以你才不来找我么?不,你知道我不会在乎的……你是因为不喜欢皇宫。这些年我都安排好了,如今墨啸风做了皇帝,华风是太尉、欧阳丰是宰相,天下已定。墨玲珂也早有喜欢的人了,是个宫中的侍卫。我对不住她,若那人能让她幸福,也不枉我在遗诏上还她郡主身份,赐予封地。”他强压着泪水,声音却已有些哽咽,“白,你醒醒啊。你种好了睡莲、建好了木屋,可你忘了,我们还说过要养两只鹅。还有,我们说好的要生一群孩子……”

女人的手指微微地动了一下。男人的神经立刻紧绷了起来,“白!”

月珩想要上前探望,却猛地发现自己迈不出靠近他们两人的那一步。云莫白的眼皮动了动,他知道,她已经没事了。于是几不可闻地轻叹了一声,悄声退出了院门。

“白!”

她这是在哪里?为什么听见了墨子岚的声音?对了,她好像还看见了墨子岚的脸,难道是在做梦?

“白!你听得见我说话吗?我是子岚啊!”她那双没有光泽的眼睛让他感到害怕,为什么她还不说话?

子岚?真的是子岚?!云莫白伸出手往前探去,手腕被一只大手抓住。接着,她触到了一张脸。面颊、嘴唇、鼻梁、眉眼,一行清泪滑落面庞。子岚,真的是子岚!下一刻,她落入了一个宽厚的胸膛,温暖的如同夏日阳光。

“白,这些年委屈你了。”

云莫白的身子微微一颤,“你怎么会在这里?”他难道不该坐在承乾宫的大殿中处理公务吗,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

墨子岚轻抚着她的背脊,将自己如何安排,又如何假装暴毙的事情说了一遍。

云莫白愣愣地听着,他的子岚不做皇帝了?“你好不容易得到的江山,怎么能……”

“白,还记得你跟我说过的话吗?玄国当改制兴邦,令万民食可果腹,衣能蔽体;弘扬礼法,令父慈子孝,兄友弟恭。之后,路人不拾遗,夜晚不闭户。玄国将为七国之首,国富民强,文胜武昌。京城楼宇交错,宫殿可达百里。那时,吾王振臂一呼,万民叩首,天地呜呼,日月莫敢争辉,人神无不敬畏。”

云莫白轻轻地点了点头,她记得,那是她初见墨子岚之时的谏言。

“那年我刚满十七,虽然一直念着亲政之事,却从来没有想过统一七国。你来的那一天,我第一次想到了天下。”他轻轻地将她从自己怀中扶起来,让她与自己平视。纵使她看不见,他也希望她能看着自己的眼睛。“而当天下在我心头升起的那一刻,我的眼中看着的是你。”

他的话并不甜蜜,却胜过了所有的爱语,在她心中慢慢化开,温暖了每一根神经。

“白,你答应过的,会和我在一起。”

一阵微风轻轻吹开女人的秀发,清瘦的脸上泛起了温柔的笑,就连那失色的瞳仁也似乎有了光彩,美得耀眼。“我记得,我们要一起在莲花池边建一间木屋,养两只鹅,生一群孩子……”

女人的话没有结尾,因为她的嘴已经被男人的唇封住。

一只蜻蜓从两人身边飞过,静静地落在莲花上。那两朵莲花并排地生在同一茎上,人们为它起了一个好听的名字——并蒂莲。

作者有话要说:不管怎么说,我还是希望他们可以在一起。虽然也许有缺陷,但至少在一起。

本想留个悬念,给大家一个想象空间,结果发现筒子们还是希望看到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结局,于是加了这篇番外,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