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子观音草

小说:师尊天下第一作者:妞很勤劳更新时间:2019-05-23 10:50字数:143188

天将亮,青天被朝霞染得通红。明阳站在高处,忐忑地注视着远方百兵堂营地。不多时,派出去打听的明家弟子飞奔着回来。

明阳一看他脸色,就知大事不妙,果然,苏龙与闻樊一起离开,俱是彻夜未归。

“他们去哪儿了?”明阳万分担忧。平时的话,苏龙与闻樊在一起怎么也轮不到他担心,毕竟两位都是剑圣境界,可昨晚闻樊刚进行一场比试,法力耗尽,苏龙功力深厚,可处事经验不足,这幽冥峡谷又不是太平地方,若出个什么事,结果还真不好说。

光是想到一些不好的结果,明阳就吓出一身冷汗,他问那弟子,“百兵堂副堂主安排人出去找了吗?”

“回少爷,找了,”那弟子擦着汗,“找了一夜,没找到。”

连百兵堂都找不到人,明阳心都凉了,明翰凑过来询问怎么回事,一听也惊了。

“我带人去找,”明翰看了眼苏昊,后者对于所发生的一切无动于衷,他就是拥有这种非常人的定力,瞬时进入物我两相忘的修真境况,也因着这种常人难以企及的领悟力,他修为造化进阶总是比一般人快许多,明翰不怕说话声惊扰到他,但仍旧压低声音说,“哥,你别急,小龙可比我们厉害多了,不定有什么事。”

明阳闭了闭眼睛,一般情况苏龙绝不可能离开师尊身边这么长时间,他也希望是自己过于紧张了。

他在原地焦虑地等待明翰,每隔一刻钟就派人去百兵堂打探消息,但直到夜幕降临,依旧毫无进展。第二天天大亮,明翰归来,眉宇间尽是疲惫,望见明阳期冀的双目,他长叹一口气,摇了摇头。

明阳再也待不住了,明翰找了一天一夜,累得够呛,便让他们留下休息,他自己带着另一拨人出去寻找,依旧毫无结果。就这样轮流交替整整找了五天,还是没找到人。百兵堂那边更是闹翻了天,最温和儒雅的束高差点在弟子面前失态。

两人像突然人间蒸发,再没有一丁点消息。百兵堂长老,七剑神之一的闻樊失踪这件大事,第二天就传遍峡谷每个角落。幽冥峡谷历来是魔物出没充斥形形色色诡异传说的地方,闻樊失踪,一时人心惶惶。

这期间,甚至有人传出苏龙本就是妖兽,恐怕使出阴险奸计,害了闻樊。但都是小道消息,毕竟没确凿证据,谁敢大肆宣传剑神闻樊出事的谣言?

比试的日子日渐接近,还剩下最后四个门派,分别是青山剑派对黄蜂帮,明传楼对迎夏宫。峡谷里的谈资很快从闻樊失踪,转移到比试上来。迎夏宫名不见经传,这名字一出现,整个幽冥峡谷都茫然了,这种小门小派整个大陆数以千计,在此之前根本没人听说过,关于他们的消息也很零碎,还是赌庄因为生意关系才提供了一点。甚至迎夏宫自己门内弟子都不敢相信自己居然留了下来。

最新排名已经出来,前四名依旧是那四大门派,但一开始位列第三的黄蜂帮超过百兵堂,成为了第二,除此外,无任何变化。至于个人功力与修为排名,目前人人都相信青山掌门与四长老列于曾经的剑神之前,将成为大陆最无可争议的新剑神。只要下一场比试,青山剑派仍旧以个人之力胜出黄蜂帮马力,这新剑神的地位就能坐实。

气氛火热的比试已经进入高丨潮,也冲击着全天下修道人士的身心,新剑神的神话能否成功演绎在此一举,所有人都在翘首以盼,似乎大家全部都忘记了,不论青山剑派还是黄蜂帮谁胜出,最后还有一轮角逐,对手不是明传楼就是迎夏宫。

在五大修真门派前,明传楼确实有些拿不上台面,更别提迎夏宫,容易被人遗忘也正常。但别人不拿你当回事,你更不能小瞧自己,就像名花珍卉虽艳且美,可春风十里,尽属青青荠麦。

对于迎夏宫,原本明翰信心百倍,觉得苏昊不用出手,只要走个过场,靠他与明阳两人就能拿下。可如今苏龙下落不明,光是找人就费尽周折,哪还有心情备战,再者,没有苏龙,缺了一人,这比试也进行不下去。

这些天明阳两兄弟没有休息过一刻,此时青着眼眶,神情萎靡地谈论第二天比试该怎么办。小龙不见了,怎么找都找不到,这才是头等大事,明翰狠揪一把自己的头发,终于下定决心准备求助苏昊。

怎么叫醒他又是个大难题,他们试过,结果发现,只要师尊不愿意,哪怕用致命法术攻击他,他也决不会睁开眼。

这次明翰准备实话实说,不管苏昊听不听得到,他都将自己寻找的结果和从百兵堂打听的消息一五一十交代清楚。

明翰说的口干舌燥,终于说完,再看苏昊,还是一丁点苏醒的迹象都没有,在他几乎要绝望时,终于听见熟悉的声音响起。

“你说小龙不见了?”

明翰激动地眼泪差点喷涌而出,觉得师尊的声音简直是天籁,这些天的无奈和无望,瞬间找到了港湾。

“小龙不见了?”苏昊又确认了一遍。

“嗯。”明阳点了点头,而后又羞愧地低了下去。

“哈哈。”出乎两人意料,苏昊竟然笑了起来。

明阳两兄弟惊讶地看着他。

“你们在说笑吗?”苏昊真觉得这是天下最大的笑话,肚子都要笑痛了,“他会去哪?”

话音刚落,像是为了印证他所说有多么正确一般,一个明家弟子火急火燎地狂奔过来,嘴里大吼,“报!”

明阳二人满腹狐疑,不等反应,那人便扑通一声跪在两人跟前,大声说,“苏龙公子回来了!”

明阳明翰对视一眼,又不约而同看向苏昊,然后一齐拔腿冲向外面。

苏龙站在一群明家弟子中间,除了脸色苍白些,跟离开前没什么不同。

这些天的担惊受怕跟做了场噩梦一样,明翰有满肚子牢骚,直奔他面前,倒豆子般叫道,“你去哪儿了?!也不通知我们,知不知道我们多担心?!”

苏龙垂下头,轻声说,“对不起。”

明翰一怔,看他这副憔悴模样,剩下那些埋怨的话堵在嗓子眼出不来了,声音也柔和了,“发生什么事了?以后不能这样了,你看大家多为你担心。”

苏龙双手握成拳头,没有看他,迅速点了点头。

明阳过来把明翰拉到一边,才出声道,“让小龙先去休息会儿,出去这么久该累坏了。”

苏龙又点下头,飞快离开他们身边,冲向苏昊所在位置,在还剩下一段距离时,突然又犹豫了,连步子也变得不自信起来。

“他有心事。”明翰蹙眉道。

“行了,有师尊,轮不着你操心。”明阳说。

苏昊微笑地看着苏龙走向自己,在身旁的位置拍了拍,苏龙刚准备坐过去,蓦地想到什么,顿住了脚步。

“过来。”苏昊说。

苏龙撇嘴,没动。

“真不来?”苏昊说完,身形一晃,苏龙只觉眼前一花,苏昊已箭步冲到他跟前,在他耳边居高临下地说,“你不过来,我来总行了吧?”

苏龙没吭声。

“你手里拿了什么?”苏昊忽然问。

苏龙吃了一惊,以为是自己手上的血没有洗干净,被苏昊发现,便下意识往身后藏去,但被苏昊及时捉住。他掰开他的掌心,从里面揪出两棵细长的绿色小草来。

苏龙愣愣看着那小草,那洞穴里全是这种不知名的绿草,他不记得自己怎么会带着这东西,大概在那个昏暗的洞中埋葬闻樊时,抓了一把,一路心事重重,结果就这么拿着,竟然忘记扔掉了。

怕苏昊发现什么,苏龙刚想说话,又听苏昊惊喜地说,“这是送子观音草啊!小龙,你真厉害,从哪找的?”

苏昊又惊又喜,将苏龙抱个满怀,“这草很机灵,十分难找,傻孩子,难道你出去这些天就是去找这东西?”

苏龙轻轻反抱住苏昊的腰,心里乱成一锅粥,他记得芄娘需要这东西,被自己误打误撞找着,真不知该哭该笑,最后顺势嗯了一声。

明阳二兄弟看见这场景,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是落地,这会儿更没理由苛责苏龙了,索性就准备去休息,为明天的比试养精蓄锐。

只是眼睛刚闭上没一会儿,束高就来了,等不及明家弟子通报,匆匆忙忙冲进来,急吼吼道,“苏公子,请问您可知道我堂闻长老下落?”

“哦,对,”明翰也想起来,“小龙,闻樊长老不是和你一起离开的吗?”

苏龙半晌无言,许久之后抬起头看了眼苏昊,见苏昊也在望着自己,像忽然有了勇气,扭头对束高说,“不知道。”

这答案将束高所有希望砸得粉碎,他近乎有些失态地大声说,“他和你一起离开,你怎么会不知道?”

说完看了眼苏昊和明家两兄弟,又急忙补充道,“抱歉,失礼了。我堂闻长老刚进行过一场比试,法力消耗殆尽,我担心他独自流落在外,若是遭遇不测……”

苏龙看着他的眼睛,认真地再重复一遍,“我真的不知道。”

束高只好问,“那请问苏公子,最后见到我们闻长老是在哪里?”

苏龙抬起手指,指了一个方向。

束高看去,那是一条最寻常的大路,每天都有大量的人在那条路上来来往往,这意味着这条消息有还不如没有。

“好吧,抱歉,叨扰了。”束高瞬间泄了气,从明家亭台告退。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