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守百年

小说:搞定那个昏君作者:岚月夜更新时间:2019-05-23 10:50字数:338150

隆德二十一年春,柳枝刚抽了嫩芽,迎春花的花苞正含羞带怯6续绽放时,一个惊人的消息就在京郊各县散播开了。

“我说,快别磨蹭了哎,再晚就来不及了,先躲到她四舅那里再说!”一个大汉粗着嗓子催促自家婆娘和女儿,“有么丝话,待选秀过后回来时再说!”

他今日进了一趟城,听见说宫里又要选秀,吓的连正事也忘了,撒腿就往家里跑,急急忙忙安排婆娘带着女儿回娘家躲一躲,等选完了再回来。

这一消息一传十十传百,不过两三天的功夫,几乎已传的人尽皆知。

“嗐,说来这也有些年不曾选秀了,我记得上一次还是己未年选了一回。”有年老的乡农就给年轻人讲旧事,“不过那一回选秀之后,皇后娘娘慈悲,还放了些年长的宫人出宫,有些人家以为这辈子都见不着的女儿,都回了家,还带回来了宫里的赏赐,有不少都找了人家出嫁了呢!”

旁边有人搭腔:“可不是么!我三舅家的表妹就是宫里放回来的,出来的时候都二十六了,瞧着却不过二十岁模样,细皮嫩肉,行事说话也与乡里那些婆娘不同,后来被我四舅许给了大财主做填房,没二年就生了个胖小子,日子过得当真不赖,我三舅一家都要仰赖这个女儿呢!”

一群听故事的人都啧啧称赞:“亏了有皇后娘娘的慈悲心肠。”

正说着,就看见里长陪着一个面白无须的中年人行了过来,众人纷纷打招呼,那里长先已听见了他们的话,此时就接着话茬说:“既知道皇后娘娘慈悲,你们一个个的做么丝还把女儿都藏了起来?皇后娘娘两回可放了千把人出来了,怎还安不了你们的心?”

有人听了忍不住嘀咕:“那贵人们行事,如何定得准?”

还有人帮腔:“就是说的,里长大叔你不怕,你送你家二妮儿去选。”

里长被噎的一时说不出话,旁边的中年人却接口了:“诸位有所不知,张里长的两个孙女,此次都要参选。诸位乡亲也莫要担忧,此次选秀,采选宫人还在其次,为太子殿下选妃才是第一要务。”

那人说话不似一般男子,声音略有些尖,有些见识过的,就猜到应是宫里内使,一时有些怯意,不由往后退了一退。

那内使倒态度和善,还在解释:“只要是出身良家,性情和顺、品貌皆佳的,都不防送上去选一选,便是选不上,宫里也有赏赐的。且我们皇后娘娘最是慈悲心软的一个人,今年采选完毕,还要再放人出来呢,诸位乡亲尽可放心。”

“这是宫里来的李内使,他的话那可是真真的,比你们出去听来的都真。”里长也跟着劝说,“这可是千载难逢的良机,不说旁人,便说皇后娘娘的娘家,从前也不过与你我一般,现下都已经封了顺宁伯了,你们也别光看着艳羡,到这时候舍不出来了。”

两人合力一通劝说宣扬,倒让不少人家改了主意,也让这次选秀,顺利的选够了基本人数。

宫里的皇后娘娘王秀兰听说已经集结了五千人待选,一时只觉得头大如斗,没听说谁家选儿媳妇是这么选的!偏偏他们朱家就有这个规矩,可真是恼人。

皇帝听了她的烦恼,失笑道:“又不要你亲去选,你愁得什么?最后到你面前来的,总不会超于百人。”

秀兰眉头蹙得更紧了些:“一百人我也选不出!你倒是说说,你想选个什么样的儿媳妇?”她总觉得自己儿子还小,偏这个懒惰的昏君等不得,催着要给阿鲤选妃大婚,好把帝位传给他,自己逍遥去。

“选儿媳妇的事哪有公公操心的?还是你选,只要你喜欢就好。”

秀兰无语:“我喜欢管什么用?万一阿鲤不喜欢,夫妻不和可如何是好?”心说当初郭皇后倒是得太后喜欢,可你不喜欢啊,最后还不是闹到废后?

皇帝一想也是,“那你问问阿鲤,看他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儿。”

得,他倒还开明,可是:“我已经私下问过他了,他个傻小子,根本说不出个所以然,只让我做主。”

皇帝想了想,安抚秀兰:“等我再问问他。”有些话也许不好跟他母亲讲,父子俩就没那么多忌讳了。

可是阿鲤面对他父皇的问话,还是很茫然:“儿子也不知道……”他整日脑子里想的都是经世治国之事,根本没想过儿女情长,冷不丁问他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儿,他完全没有概念。而且他生活里接触到的年轻女孩儿,除了妹妹容儿再就是宫人了,连个可供遐想的对象都没有。

“咱们儿子还没开窍呢。皇帝回去跟秀兰叹息,“你先选着,有好的,多留几个在宫里,让他处处试试吧。”

秀兰想想儿子也可怜,生活里除了家人就是那群老夫子,脑子转了一转,跟皇帝说:“春闱也考完了,不如给阿鲤放个假,让他带着人去城里转转,散散心。”也让孩子多接触一下市井生活。

皇帝完全没有意见,“咱们也一块去吧。”他也心痒痒。

……这昏君什么时候能长大!你都年过不惑的人了,怎么还小孩子心性啊摔!秀兰断然否决:“你去了,孩子还能尽兴么!”

“好好好,不去,让猛哥儿陪他去吧。”兄弟俩出去走走也好。

夫妻俩的愿望是好的,待儿子也是一片慈父慈母之心,还以为这一次能让儿子放松一下,恢复少年心性,却不料猛哥儿回来就抱怨:“……跟着大哥出去,一路别的热闹没瞧着,光听他问米价几何、肉价贵贱了,再不就是问人田里收成如何。”

长身玉立、容貌俊朗的太子殿下就微笑辩驳:“你不是听那山西客商讲故事听得很开怀么?怎么这会儿光抱怨。”

猛哥儿听了嘿嘿笑了两声,“亏得遇见了那客商。母后,那人说话忒有趣儿,那腔调我怎么也学不来,怪好听的。”他比太子矮了大半个头,身体却比太子壮实得多,显得很是敦实,此刻偏偏凑在秀兰跟前撒娇,瞧着特别的滑稽。

旁边的容儿就糗他:“明明是你自己贪玩,倒要赖在哥哥身上。”

“你呀,”秀兰看着阿鲤叹气,“该松一松的时候,就别总绷着,无论做什么事,都不是一天便能做成的,急什么呢?”

阿鲤顺从的答应了,安慰母亲:“母后,儿子知道。您别听二弟瞎说,我还带着他去看杂耍了呢,他看得兴高采烈的,只是怕说了,妹妹听着眼馋,才强忍着呢。”

猛哥儿摘下帽子来搔了一下头,讪笑道:“姐姐,那杂耍也不怎好看。”

容儿哼了一声:“谁稀罕!”

秀兰放下心来,看猛哥儿光着的头上都是汗,就催他去擦洗一下,又打发了容儿出去,自己拉着阿鲤说话,“我与你父皇商议好了,且先慢慢选着,待最后留下几个好的来,让你慢慢相处,喜欢哪个就娶哪个。”

阿鲤脸上慢慢透出一点红,面上有着少年人的腼腆,“儿子听父皇和母后的。”

... !]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