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7章 喝血

小说:阴胎十月:鬼夫,缠上身作者:黑金烤漆冰箱更新时间:2019-05-23 10:51字数:938640

 第377章

破灵之箭在拔除之后,反而更加严重了。百度搜索(飨)$(cun)$(小)$(说)$(網)XiangcunXiaoshuo.com百度搜索暖-色-小-说-网

原先破灵之箭在他体内只是一点点消磨他的三魂七魄,那是慢性毒药一般的。眼下拔出了箭之后,反倒引起了灵魂震荡,情况变得更糟糕。

这是一步险棋,显然……

显然我和凌翊都赌输了。

我心乱如麻,回头看张灵川,发现他在视线中有些看不清。

又用满是鲜血的手擦去眼泪,弄得自己满脸都是血腥的味道,“要怎么救?”

“他……他救不得我的,我身上中的乃是破灵之箭。他们专门做了对付的我……”凌翊的口角中不断的涌出鲜血,他的手指头有些遗憾的抚摸我的小腹。

他微微眯起邪魅的凤眸,嘴角一扬居然是笑了,“别哭,小丫头,你哭着的样子,我不喜欢。我喜欢爱小的你……十多年前,她已经害过我一次,今日不过是故技重施罢了。”

“她是不是拿这本书作为诱饵,诱骗你去夺?否则……就算她再厉害,你也不会伤成这样。”我感觉喉头哽住了。

我心头明白,是我拖累了他。

当初便猜测有一本记载着唐家人姓名的生死簿,落在鸷月手中,所以一直暗中调查。眼下这本生死簿找到了,它不在鸷月手里。

而在幽都那个神秘女人手中,她是谁,我不清楚。

幽都千百万年,我不过才活了二十岁,自然不可能清楚这些。

我低眉之间随手翻开了那本生死簿,生死簿上记载了大量的人名,寿命,出身日期,以及相符合的命格。

姜颖,唐成,唐国强……

这些名字有些是我熟悉的,有些是我完全不认识的,只觉得看在眼里。他们的生命一笔一划,全都是凌翊用鲜血换来的。

这生死簿落到别人手中,可能大笔一挥,就能剥夺一个人的全部。

幽都就是这般独裁统治的地方,说是规矩严苛,要超过阳间。

其实,还是看执法者,掌权者是否公正严苛。别说凌翊从来不会因为自己是掌权者破坏规矩,就连鸷月平时阴柔多变,可是对待阴魂这件事上,从来都是公正公平的。

鸷月的公正公平,也不是我自己瞎猜的,这可是张灵川身为阴阳代理人,亲口对鸷月做的评判。

他其实没有想象中那么无法无天,不着边际的。

如果幽都由旁人掌管,那人只要有些许偏私,那我们这些人死了以后,肯定就会有很多不公平的待遇。

幽都那是绝对不可以大权旁落的,可凌翊居然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去换一本……

一本微不足道的,记载着唐家人名字的生死簿。

这对很多其他的阴魂来说,是不公平的!!!

凌翊眉头忽然皱的更紧了,“小丫头,我还是喜欢你笨些的样子。”

“我笨些,你就好将我骗的死死的。就像从前一样,你在我面前说三言两语的谎话。然后自己去冒险,对不对?”我恼了,可泪水不争气的从眼眶里流出来。

为什么凌翊会中破灵之箭?

我该怎么办……

我失去了一切的主见,又变成了白痴一个悲哀的趴在凌翊的胸口。我的泪水浸湿了他那一身白衣无暇,他的手指尖轻柔的就在我发丝上揉动,“是啊,你要是如从前一般平凡有多好。今夜来此,也不会让你发现,让你这么难过。”

“芈凌翊,你这个大混蛋,王八蛋。我要是没发现,你死在外面了怎么办呢?”我心里气苦,拳头如同雨点一样落在他身上。

可因为心疼,落下之后便变成了轻飘飘的一般。

他抓住了我的拳头,“我要是死了,断头会保护你,鸷月也会护着你。不会叫那个女人有机可乘……”

“你……”我气的要疯了,狠狠的在他肩头咬一口,“我不许你死!!!”

我感觉我还用尽了生命里最后一丝气力去说,破灵之箭拔出来的那一刻,我探魂符已经能完全感受到,破灵之箭对他身体的伤害。

一想到这里,我的手就不禁握成了拳头。

凌翊一向都很宠爱我,被我咬了肩头,还是温和的抚摸我的发丝,“咳咳咳……小丫头,生死有命。若我不能活,也没什么的。”

什么叫没什么的!!

他是灵体,若死了,变什么都没有了!!

我心头难受,口角已经溢出咸腥的液体,却怕他发现自己咽回去了。

他躺在床上,语气已经不如从前般自信,咳嗽的之下更加的气息微弱。

他突然又和张灵川说道:“五通神的目标是张府后人和唐门后人,灵川,若我……若我无法护着她,希望你能替我护着我妻。”

“凌翊大人,你不会有事的。”张灵川的声音也出了哽咽之气,声音里带着弄弄的鼻音,“整个幽都还要靠你呢,破灵之箭有办法的,真的……”

“若有别的办法,她便不会拿来对付我。她是想置我于死地,绝不会留下生路的……”凌翊抚摸我发丝的手指头突然就变得虚无起来,他摁住了我的后脑勺。

“凌翊大人,您别忘了,我是张府后人。”张灵川看了一眼倒在床榻之上,血液染红了床褥的凌翊,脸上居然泛起了微微的潮红。

我当时眼前一片模糊,只觉得一颗心全乱了。

根本没看到张灵川脸上的表情,只是能模模糊糊看到张灵川的脸上通红,“张府后人……张府后人就能救他吗?我……我还是唐家的后人,我是不是可以帮你呢?”

“这是天师门才有的不传秘术,我……我的血可以救他。”张灵川在站起身来,在房间里摸黑找到了开灯的按钮,把房间里的灯打开了。

这一下周围一下敞亮起来,他在翻箱倒柜的找东西。

用……

用张灵川的血!!!

张府天师门专门杀鬼捉妖,没听说过他们的血,能治愈灵体身上的伤啊。如果真的有这个功能的话,那岂不是比蓝星草还要牛逼?

在此时此刻,我真的是对南宫池墨的卜卦之术佩服的物体投递。

好一个黑风衣援手命不绝,若今天张灵川能救凌翊,那我便是欠他一个天大的恩情。

我咬了咬唇,坐在凌翊的身边,轻轻的握住他的手,低声说道:“相公,灵川的血可以救你,你一定会没事的。”

凌翊凝视着我,手指将我的手紧紧握住,沉默无言。

张灵川翻箱倒柜的终于是在刚才的药箱中找到了我用来剪开纱布的剪刀,他将剪刀直接划开了自己的大动脉,鲜血就这么疯一样流出来,滴在地上。

卧槽,他割开的时候,也不过来一点。

现在可真是浪费啊!!

“疼死我了……”张灵川也不知道到底是个坚韧之人,还是个怂货草包。

眼下只是划开手腕,就疼得他龇牙咧嘴,委屈的皱着鼻子。

他走到凌翊跟前,让鲜血顺着自己的伤口滴落在凌翊的伤口之上。两股血液交汇在一起,看似十分普通,只不过是简单的交融。

可就在我眨眼的时间里,凌翊胸口的血液好似越来越少了。

稍片刻,竟然神不知鬼不觉的全都倒流了回去。

而且,张灵川的血液没了。

凌翊的眸光突然有些冷,方才有些便得虚无的手指头变成了实体,握上了张灵川的手腕去摸脉,“灵川,你用心血来救我?这对你身子可是有耗损的。”

“是啊,用的是心血,不过没事的。你是凌翊大人,我当然要用心血救你。”他疼的脸上全都是奇怪的表情,还不停的甩手腕。

又出去找了只瓷碗,往里头放血,“我的性命就简单了,我死了,这个世界不会怎么样,地球还会照样转。”

张灵川放血的时候,可真是哭爹喊娘了,眼泪都挤出来了,“为啥子会那么疼啊,我的妈妈啊……”

我……

我都无语了。

我实在难以想象,他就是那个保护那个差点被五通神玷污的我,有那样大的勇气,轻描淡写的就将刀刃插到自己喉咙里去。

我对张灵川还是当初那个评价,这个人要不然是白痴,要不然就是城府极深。

眼下看他毫无心机的样子,多半……

多半是没城府的。

他是我和凌翊的救命恩人,我就不好骂他白痴了,他放完血。整个人在屋子里是捂着伤口就上蹿下跳的,我实在看不过去了,就问他:“你要不要吃点止疼药,我刚才看到他们的药箱里有吗啡,你就吃点吧。”

“好啊,我要吃,啊——疼死我了。”张灵川痛苦的闷哼一声,皱着眉头,额头上全都是汗。

那样子可一点都不像是装的。

他喉咙被割破了,那样的疼痛系数都没喊疼,眼下是真的眼泪都腾出来了。

他手腕割得很深,我看着也实在心疼。

和凌翊对视了一眼之后,也就坐下来,先给他做了包扎,叮嘱他明天一早一定要和那俩小屁孩一起去城里看医生。

他手腕上的伤口包扎好了,我就给了他吗啡正常人一半的剂量吃下去。

那东西吃多了对脑子不好,他已经是记忆力特别差,肯定是不能再让这样药伤了他的大脑。他哪里知道这些,看到我给他药,二话不说就着水就喝下去了。

“好了,去睡吧。”我劝张灵川去睡觉。

张灵川摇了摇头,“不成,我要看凌翊大人把血喝下去。”

他吃完吗啡以后,其实人就有点呆了,笑呵呵的看着满脸苍白的凌翊。我能看出来,这家伙是真把凌翊当偶像崇拜。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