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大结局

小说:宅妻作者:苏己盐更新时间:2019-05-23 11:04字数:271933

脚步声,渐远。

段元儒微微抬起头看看漫天的阳光。心中想着的是桂枝离去的背影。他看到了她眼底的孤寂,却没有信心能够留住她,他已经再也配不上她了,何况曾经还那样伤害过她,他还有什么资格去要求更多呢,能远远看着她已经是他的福分了。

就在他神游天外之际,却没有发现一个妙曼的身影悄无声息的朝他走过来,死死的盯着他手中的纸张,心中已经做出了什么决定。

“你还是要让我走吗?”她问。眸子一瞬不瞬的盯着他的脸,没有放过他的任何表情,段元儒感觉自己根本无处藏身,只能迎接桂枝犀利的目光。然后点点头,又陷入了无止第一百二十四章 大结局境的沉默当中。

桂枝不喜欢这样的沉默,她也不喜欢这样的段元儒。像懦夫一样的他,从来都不是桂枝所乐意见到的。

“你准备把你的爷爷nǎinǎi丢在那里再也不管了对吗,不管我怎么对他们你都不会再管了对吗,段元儒,我从来不知道你是这样胆小的一个人,你不是我认识的段元儒,如果你今天不跟我走,以后都不要再来找我了。我宁可这辈子都没有遇到过你。”说完,桂枝的眼泪又控制不住的落了下来。

旁边的一席乞丐都已经看傻了,连一句话也没有说,都瞪大眼睛看着眼前这一幕,一直只有乞丐认亲戚,什么时候开始上演亲戚认乞丐了,奇怪的是这乞丐还不愿意回去。但凡在这里的流浪汉,谁不希望自己有个家啊。何况那小娘子看起来这么的美丽。

“我,”段元儒愣住,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可是他真的不想再回去面对她了,他爱她,可是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一如桂枝不知道怎么面对自己一样,他不明白桂枝为什么一定要让自己回去。

她第一百二十四章 大结局刚刚提到了爷爷nǎinǎi,一定是因为爷爷nǎinǎi,所以她才会想让他回去。可是现在不管是什么理由,只要他回去了,这一切就会变得不一样了,在她身边,他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制止那颗活蹦乱跳的心停止跳动。

当桂枝再次提出让他回去的要求时,段元儒答应了,不为别的,只因为他心动了,从一开始就心动了,天知道他有多么想回到那个有桂枝在的家。他总是觉得,有桂枝在的地方才算是一个家。

没有她的时候。除了思念,思念,他已经想不出别的事情可做了。

段元儒回来了,这是段家两老想也不敢想的事情,他们都以为段元儒已经死了,一年多前那场段家的浩劫,已经不知道死了多少人了,只知道一直活生生的站在自己身边的人,一夕之间就没有了,这种感觉怎么是一个痛字就能形容的呢。

段元儒二话不说就在两老面前跪下了,他说他不孝,他不是一个好孙儿,带给段家灾难的人是他,他却这样好好的活着。说到活着,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逃出那场浩劫的,就连深雪也不知道。深雪知道他还活着是因为那天被杀头的人里面没有他。

桂枝很久以后才知道,原来那天段元儒去找自己了,他刚好就在那天跳下了山崖,也许是天意弄人,真正想死的人最后居然没有死。而不想死的,全都成了刀下冤魂。这时候,谁都没有力气再去追究谁对谁错了。

面对桂枝,段元儒依旧是一脸的茫然,他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她,不知道,她心中对他的恨意是否还在。他进茶楼已经有一段rì子了,可是桂枝从来没有跟他说过一句话,就算偶尔有交集,也是很巧妙的躲开了。

他不喜欢这样的情况,既然他已经回来了,就决定要让桂枝的心中再次住进他。可是他不能完全猜透桂枝,就像他猜不透chūn天的天气,不知何时会下雨。

段英德常常在一旁鼓励他,他说,孩子,别担心,桂枝这孩子本就寡言,她也适合你,你们会重新开始的。

重新开始?段元儒的嘴角lou出了一抹笑,这话是他爱听的,也知道这一定会成为现实,只是他的努力显然还不够,究竟要怎么样,他才能完完全全的走进她心里。若是在两年以前,他一定不会想到会有这样一天的。那时候的桂枝是这样的爱着他的。

而如今。

只是他一直都不知道,不管是两年前还是两年后,桂枝一直都是爱着他的,只是她没有办法原谅他,原谅他曾经没有把她当做过最知心的人。就算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他第一个想告诉的,也不是他的妻子。

如果当初,他能早一点告诉她,也许,也许事情就会变得不一样,也许可以看得见转机,只是很多事情若由人说了算,天下也就不会有这么多烦恼的事情了。桂枝站在门后苦笑,段元儒和段英德的话一字不差的落入了她的耳中。

她想象的并不是段元儒的一句对不起,只要段元儒肯正视她这个妻子,从此对她不再有隐瞒,她可以原谅他的,一定可以的。只因为她知道,他的心中其实也是有着她的。

第二天再次见到段元儒的时候,桂枝正在剪着一株茶花,chūn已经快要落幕了,红sè的茶花慢慢的枯萎,慢慢的凋零,腐烂,变作花泥。但桂枝并不想让它们腐烂在枝头,而是一朵一朵将它们剪去了,没有半分留情。

桂枝转过头的时候。就看见段元儒站在长廊下,一脸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她没有什么表情,继续做着自己想做的事情,却不想段元儒一把夺去了她的剪刀,拉起她的手,往她为他安排的书房走去。

他说,桂枝桂枝,我有样东西要给你看,我想,这样东西你看了一定会很高兴的。

她笑,笑的好不灿烂。堪比那朵开的甚好的红sè茶花,只是悄悄的在心中补上一句,没有什么比让我看到你的心更值得高兴的事情了。

但是段元儒并没有让桂枝失望,他带她到书房,远远的,她便看到了一地的纸张,上面除了写有桂枝两个字以外,还有八个大字,“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桂枝哭了,这不知是在遇到他之后的第几次流泪,却是她觉得最值得的一次,他曾教她识字念书,加上她的努力,她已经学会了很多东西,包括那句话的意思,只是从没想到这句话真的会从他的口中说出来。

他还说,桂枝,其实我从来没有告诉你,死生契阔,与子成说的下面一句,便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桂枝点点头,一句话也没能说出来。然后把头轻轻kao在段元儒的额头上,只听见段元儒说,桂枝,我们永远都不要再分开了好吗?

他说,请原谅我,我只是想保护你。

我只是想保护你。

桂枝扑簌扑簌的落泪,然后在他怀中轻轻点头,他都这样说了,自己还有什么话好说呢。比谁都明白,她爱眼前这个男人,胜过了爱自己的生命。

而段家两老躲在门前兴致勃勃的看着这一幕,原来,他们段家也不算太衰,这样的孙儿。也只有孙媳妇这样的妻子才是最合适的。

尾声

也不知道是多少年以后,有人在一处荒山看到了一个白发胜雪的男子,一身青衫,温文尔雅的模样常常叫人折服。而他的面前,总是会出现一大片红sè的花海,据说,那种花叫摩诃曼陀罗,传说中在三途河边才能看见的花。

只是那男子一消失,那花海便也跟着消失了,久而久之,人们便知道了那是妖。却是一个从不伤人xìng命的妖。

还有人听说,他的名字叫做晨风,传说中,他的法力比很多年前的溺水还要高强,没有人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只知道他行事低调,总是在荒山野岭出现,从不在人多的地方lou面,还有很多人因见过他一面而引以为荣。

晨风永远忘不了那天,是溺水用自己的最后一口气,把真气全都输到自己的体内。他醒来的时候,身边已经没有了他的踪影,只有一张纸条:

我此生欠的人太多了,素魑,素魅,淡魍,淡魉。她们通通被我辜负了。可是淡魉说要来带我走了。既然要走了,就让我救你一命吧,我只是不想再欠更多人了。不要为我惋惜,我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和淡魉相守到老,然而手上沾了太多血腥想要投胎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淡魉说她会一直陪着我,不管我到了哪里,她都会陪着我。这样,我的人生便再别无所求了。

溺水 留

短短几句话,却叫晨风激动的再也说不出来了。如果说溺水在人间还有牵挂,他想,他唯一牵挂的便是桂枝和他没能带走的一地曼殊沙华。

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活着做什么,可是既然这么多人叫他活着,他活着又何妨,替他守着他想守护的东西。

他不知道的是,溺水在临死之前已经喂他吃下了半世殇,他已经不记得他和晚晴的事情了,只要他能好好的活着,用什么方法都无所谓了。

只要能好好活着。!!!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