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困

小说:珍珑阙上,浮华三梦作者:梦见稻谷更新时间:2019-04-20 08:31字数:226849

   十个月前,金陵。《》 晋江原创网 @  《》 晋江原创网 @  灵眉从午睡中醒来,有些儿昏沉。《》 晋江原创网 @  《》 晋江原创网 @  想了一会儿,方想到是下午。这也无怪她,天暗,阴阴的像要落雪,她又是病刚好,大夫嘱咐需多休养,午饭后略看了会书,便睡到现在。《》 晋江原创网 @  《》 晋江原创网 @  灵眉躺了一会子,渐渐的闻到一股子男子麝香的气息,这味道以往在济州时两人见面说话隐约也曾闻到,只不过现在已浸润到自己的身上。《》 晋江原创网 @  《》 晋江原创网 @  感觉到气闷,她坐起身,撩起藕荷色金丝橘花锦帐,外间光线幽暗,屋子中间的香炉幽幽的吐着暖香,她刚唤了声丫头,就见卧室的门打开,那人摇摇的**,见到她,凤眼里一亮,问道:“妹妹醒了?”《》 晋江原创网 @  《》 晋江原创网 @  他像是刚回来。丫鬟们**,帮他把玄灰色敞襟鹤氅脱下挂好,一个与他更换了鞋袜,那周奉换了一身家居的常服,笑呵呵的走过来,撩开帘帐。 《》 晋江原创网 @  灵眉厌烦看到他,放下帐子不去看他,那人的影子便映到金丝橘花上。一会儿她撑不住,将帘子重撩开想下床,却见那厮双手抱胸斜倚着床栏,乜着眼看她,那里头**的意思儿让人发颤,她唰一下红了脸,颤颤着娇叱,“出去!”《》 晋江原创网 @  《》 晋江原创网 @  周奉一回头,对那两个丫头道,“夫人让你们出去,还不快些儿?”剪云手里端着茶,闻言将盅子放在几上,二人齐齐一个“是”字,掩门出去。 《》 晋江原创网 @  灵眉见他故意曲解自己的话,索性扭头过去不去理他。那周奉将她囫囵儿抱起,娇娘一声惊呼,周奉轻轻止住她的乱动,笑道,“妹妹又要与我闹甚么别扭?我二人好生儿说说话不行么?”  《》 晋江原创网 @  灵眉圆睁了一双大眼,“谁要与你说话!”周奉便瞅着那艳红的小嘴儿笑,“既不要说话,就……”说罢低头吻上去,灵眉想躲,那厮乃此中高手,有多灵活,**钻进去,裹住她的**,或轻或重,时急时缓,那小娘儿哪里是他的对手,不一会儿便呼吸凌乱,凑不上气儿,在他嘴里含混着呜咽,“你不可以……对我这样,呜……”《》 晋江原创网 @  周奉呼吸也渐浓重,“我的娇人儿,这世间除去我,还有谁能对你这样?”说着便去扯她的衣襟,不多时小袄儿也散开了,露出月绫内衫,和最里面玫红的兜儿。周奉隔着这两层薄薄的丝绸**起来,一面笑道,“妹妹真养的一双好乳。”《》 晋江原创网 @  《》 晋江原创网 @  灵眉听他说的下流话儿,羞恼的浑身发抖,周奉知她的心思,一面揉一面儿继续笑道,“啧,这有甚好羞怯的,如今你哪里不是我的,**做什么不行?”说着舔上她烧红的脸颊,**再钻到她嘴儿里。《》 晋江原创网 @  《》 晋江原创网 @  灵眉本就午睡方醒,筋骨**,如今被他这样子调弄,虽满心不愿的,头脑益发昏沉起来,模糊中觉到自己被他抱到卧室外间的暖榻上,那周奉松开她唇,她往前一看,不禁一呆。  《》 晋江原创网 @  面前正对着那面水晶镜。娇小的少女背向着坐在高壮的男子膝上,男子衣衫整洁,面容亲切,若不是那双望定镜子的眼睛里邪恶的流火闪动,几乎还就是那个济州周府里对自己关怀备至的大哥哥。女孩儿却是衣容不整,乌黑的发散乱的披下来,额前短碎的刘海将小脸儿掩的更小,嘴唇被吻的肿了,微微**,双颊娇艳似火。浅紫碎花的小袄子开了,却也没有脱下,就这样敞开着,**被男人攥着,他忽然一使力,灵眉禁不住哎呦一声,流出泪来。 周奉的声音更加低浊,**绕进她耳朵里,“看看你,还是我的小妹妹么?”一面拧着手中的**,不顾她痛的皱眉,“若不是这一对桃儿,还真像未长成哩,哥哥真不忍……”  一面说,一面撕扯下月绫内衫,低头从颈后将兜绳儿咬开,眼睛却还是看着镜子里,灵眉扭着想从他膝上下来,周奉笑道,“莫晃,莫晃,晃的哥哥眼睛都花了。” 《》 晋江原创网 @  灵眉呜咽着,想到以往,以兄妹相称相处时她尚有女性的尊严,现下有了**关系,自己则真如一个女孩儿般,尊严尽失。那浪荡儿的手已经钻到她裙子里,她大恐道,“你给我抹了什么?”  《》 晋江原创网 @  周奉咬住她耳垂,“好妹妹,你太小了,每每都不让我二人畅快,今儿哥哥让你畅美些。”灵眉哭道,“你无耻!竟使这下三滥的东西。”周奉手指头伸到最里,“好话!这是东瀛国贡来的东西,作践你?我才不舍得哩。”《》 晋江原创网 @  说着便将裙子撩起来,那两条白生生的腿露出来,灵眉不敢再看,奋力的躲开,歪倒在暖榻上,那厮紧跟着粘过来,热腾腾的怀抱,热腾腾的呼吸,使她觉得一世也脱不开这样地狱般**的桎梏了,她手脚并用的踢打,哭着喊,“你走开,走开啊!” 《》 晋江原创网 @  他的嘴又亲上来,灵眉啊一声尖叫,躲向一旁,却惹到周奉更兴奋,两只手轻轻一拽,将她两手儿固定钳到头顶,摁住!《》 晋江原创网 @  “想躲?”男性征服的**从脊后窜至全身,令到他英俊的面容都邪恶起来,两臂肌肉鼓起,也不顾底下娇人儿细弱的胳膊根本用不着他使这么大的力,“想躲?你还往哪里躲!”彻底的压制住她,他盯着那双鹿一样的眼睛,“爷想□不是一天两天了,”想到在济州时拼命的装模作样的压抑,如今这小人儿就躺在底下任自己为所欲为,兴奋的差点儿泄出。 《》 晋江原创网 @  灵眉脸色瞬时苍白,啐道,“无耻,禽兽!” 《》 晋江原创网 @  周奉哈哈大笑,扶上自己**的物事对着她摆弄,更捉着她的小手一起攥住它,□着道,“我无耻,这物儿更无耻哩,想你都快想疯了。”灵眉使劲了力气方脱开它,又被他拎起两只小脚腿儿压叠到**,他的指头探了进去,还有眼睛,盯着那娇美羞涩的**儿,灵眉浑身颤抖,身体的不适和内心无可言喻的羞辱、惭愧交织在一起,烫的她快要死去。终于还是敌不过他灵活的**和药物作用,慢慢**起来。《》 晋江原创网 @  《》 晋江原创网 @  周奉大喜,便伸出手指,掰出粉红□细细观看,灵眉身心皆如在火里煎熬,腿儿敞着,未名的空虚和焦渴像鞭子一样勒在颈上,她苦闷至极,哇的一声哭出来,歪在枕上。一会儿神志混沌起来,不知不觉间在榻上扭动起来,那尖尖的粉红的乳蹭在散落的小袄上,眼睛迷迷蒙蒙,周奉看的眼睛出火,贴上去**,“好个小骚也无怪我费了许多气力弄你。” 《》 晋江原创网 @  戏到此处,他两个肉肉相贴,口舌交缠,一个是意乱,一个是情迷,灵眉舌儿含在他口中,忽的眉间一皱,接受了底下那饱胀的感觉,她还是有些意识的,眼泪流下来,周奉忙吮去泪珠,此时再也顾不上温柔,猛力的冲撞开来。《》 晋江原创网 @  《》 晋江原创网 @  渐渐的所有其他的情绪都在冲撞中飘飞散去,这一会她只是个女人,承受身上男子原始的需索,那壮硕的东西填满了她,**的,彪悍的,这感觉陌生而**,每一下**仿佛要把魂灵儿也撞飞去,**的感觉攫住了她,不复再那些烦恼。《》 晋江原创网 @  “哥哥,”粉红的小嘴微微张开,无意识的唤着,周奉边干边亲她粉颈桃腮,灵眉侧过头,瞥见旁边水晶镜子里,女孩儿身上还穿着小袄,其余衣衫全无,两人缠在一处,“哥哥!”她忙闭上眼,躲到这虐着自己的人的怀里,周奉被她抽搐的挤压夹的不行,低吼着强摁住她娇娆的细白腿儿,嘶吼着**出。《》 晋江原创网 @  《》 晋江原创网 @  《》 晋江原创网 @ 

1 

0 

活动体验炫彩版赢Q币中奖名单!点击这里查看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