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节

小说:浮沉作者:崔曼莉更新时间:2019-05-23 10:52字数:259100

  乔莉立即收好电脑,回家拿了两套衣服,赶回了公司,她到食堂随便吃了一点东西,然后提着电脑何行李来到公司楼下,不一会儿,何乘风的车开了过来,何乘风已经坐在了里面,乔莉把行李放在后备箱中,打开副驾驶的车门上了车,“何总好。“

  “好啊,安妮,“何乘风笑容满面地说,“吃过午饭了吗?“

  “吃过了。“

  “过年回杭州了?“

  “是的。“

  “父母身体都还好?“

  “挺好的。“

  “你们天天在外面忙工作,难得回去,父母很高兴吧?“

  “挺高兴的。“

  “杭州的天气怎么样?“

  “不怎么样,隔三差五就下雨,烦死了。“

  “喜欢北京?“

  “不,“乔莉笑道:“喜欢杭州。“

  何乘风哈哈大笑,两个人有说有笑地聊了一路,乔莉觉得何乘风的性格棒极了,既亲切又平和,而且知识非常渊博,相比较之下,欧阳贵让人紧张,陆凡有几分乏味,果然是大总裁,才华、水平、能力都不一般啊。乔莉不禁想,自己什么时候能成为何乘风这样的人呢?想到这儿,她偷偷一笑,要是陆凡知道自己有这个想法,一定会气昏了过去;而欧阳贵呢,肯定只会冷冷地点点头,什么话都不说;要是父亲呢,哎呀,肯定会觉得自己又自作聪明了;要是瑞贝卡,肯定又啰嗦一堆唠叨一片;要是薇薇安,估计就要尖叫着喊“滚了“;要是狄云海……乔莉猛然间想起,自己答应帮他带茶叶,唉,居然忘得一干二净,等这次出完了差,就回北京找个茶叶店买一点,只当是从杭州带回的送给他。

  何乘风见她不怎么说话,也就不说了,两个人闭眼休息了一会儿,车开得很快,而且行驶平稳,大约傍晚的时候,他们就到了石家庄世纪大饭店。

  欧阳贵与陆凡都在门口迎接何乘风,何乘风下来与二人握了握手,乔莉也从车上跑下来,她看见欧阳贵与陆凡面带笑容,似乎有什么喜事发生,也不好多问。她拿着自己的行李,从陆凡手中接过自己房间的钥匙,这时陆凡说:“你回房间收拾一下,晚上去晶通吃按。“

  “王总请客,“欧阳贵说,“他一个劲地说你好,你要好好表现。“

  “好,“乔莉跟着他们上了电梯,在自己的楼层下了。

  欧阳贵与陆凡一直把何乘风送到房间,一进门陆凡就忍不住兴奋,说:“何总,还是你的决定正确,我们不付款是完全对的!“

  “那天弗兰克问于志德是不是准备去北京,估计他害怕了,“欧阳贵说,“他连夜带着张庆走了,到现在无影无踪,局里的朋友查了几天,说可能他们早就办好了假证件,人现在可能已经在国外了。“

  “张亚平汇的SK的钱是打在离岸银行账上的,“陆凡笑道,“这下SK的损失惨重。唉,何总,这几天我和欧总都在分析,分析来分析去,都觉得可能是薄小宁好大喜功,怕付国涛不打钱,编了一个假消息,结果,全赔进去了。“

  “我们差一点!“何乘风坐下来,叹了一口气,“现在想想都危险。“

  “这下我们跑到SK前面去了,“陆凡说,“王贵林这条线我们从来没有放弃过,SK又给了于志德好处,如果查不出来也就算了,要是查出来,张亚平都要跟着倒霉。“

  “你这么想?“何乘风看着陆凡。

  欧阳贵用力一咧嘴,哈哈一乐:“他不仅这么想,还想到了SK泼出去这么多钱,一定会想尽办法打下晶通,好把损失的钱赚回来。我们的任务很重啊!但是我们的确也很高兴,幸灾乐祸是人的天性嘛,何总,你可以理解吧?“

  何乘风也笑了,他看着自己最得力的下属,说:“我现在担心的是王贵林,你们还不知道吧,王贵林今天请的,可不止你我,还有付国涛、薄小宁,还有一个人,你们猜一猜?“

  欧阳贵的脸沉了下去:“是汪洋?“

  何乘风点点头:“不错,是汪洋!“

  “这不是鸿门宴嘛!“陆凡也不高兴了,“怎么,把以前的事情都给抹了,现在开始重新竞争?“

  “我看他有这个意思,“何乘风说,“于志德一跑,晶通的所有事情都掌握在王贵林的手上,“何乘风看了看欧阳贵,又看了看陆凡,“我现在正式宣布,革命刚刚开始,同志仍需努力!“

  欧阳贵与陆凡都笑了,“好啊,“欧阳贵说,“现在大家棋逢对手,将遇良才,那就他妈的好好打一仗。“

  乔莉此时已经换好了一套套裙,她把头发盘起,显得更加职业化,然后提着公文包、拽着大衣下了楼,现在已经是6点半了,没过两分钟,她看见西服革履的何乘风、欧阳贵、陆凡从电梯拐弯处走了过来,何乘风走在最前面,陆凡与欧阳贵走在旁边,乔莉连忙走过去,加入了他们的队伍。

  四个人上了三辆车,浩浩荡荡地开到了晶通宾馆的楼下,乔莉正准备下车,被陆凡叫住了:“今天晚上不论你听到什么,看到什么,都不要自作聪明,不要多说话,记住了吗?“

  “记住了,“乔莉见他神情严肃,不禁忐忑不安地说,“陆总,晚上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吗?“

  陆凡眉头一皱,乔莉不敢开腔了。两个人下了车,跟着何乘风和欧阳贵走到宾馆门前,王贵林笑逐颜开地迎了上来:“何总,欧总,陆总,哈哈,小乔莉,欢迎你们!“他一面带着大家往里走,一面说:“今天还有几位客人,都是你们的老朋友,一块儿热闹热闹。“

  何乘风也哈哈笑道:“我最喜欢人多了,是什么老朋友,王总透露一下?“

  “见了就知道了。“王贵林带着他们走到一个大包间门前,亲自打开了门,乔莉走在最后,一进门便愣住了,SK的大中华区总裁汪洋正在与何乘风、欧阳贵握手,陆凡与付国涛、薄小宁也在打招呼。乔莉愣愣地走了进去,见薄小宁在打量自己,忙微笑了一下。一时众人寒暄完毕,分宾主落座,乔莉坐在最下首,旁边的是晶通的一位办公室主任,还有一个秘书,乔莉认出那个秘书就是她在电子行业解决方案峰会之后,调查晶通工人闹事的时候,清晨在王贵林家的楼道里遇到的其中一位。

  “我叫乔莉,“乔莉掏出名片递给他,“同事们都叫我安妮。“

  这时,包间服务小姐已经给每个人都倒好了酒,王贵林与欧阳贵面前是满满的白酒,汪洋,、何乘风、等人面前全都是红酒。王贵林看了看大家,举起酒杯说:“今天是一个团员的好日子,我这第一杯酒,要祝所有的朋友鼠年万事如意!合家幸福!“说罢,他满干了一杯,欧阳贵陪了一杯,其余人都喝了一口红酒。包间小姐赶紧过来斟酒,王贵林又说:“我这第二杯酒,要代表于志德同志向各位道歉,我知道大家都很关心晶通的改制与发展,而且这段时间也付出了很多努力,不管是SK的市场活动,还是赛思中国的行业峰会,都让我们学到了很多知识。但是,于志德同志却做出了上对不起国,下对不起家的事情:携款潜逃!目无法纪!给党和国家,给晶通的干部工人,给各位朋友造成了损失!这都是我这个当领导的没有做好。“王贵林说道惨痛处,满是忧楚之情,“我自罚三杯,向各位朋友谢罪!“

  乔莉大吃一惊,险些叫出声来!于志德携款潜逃,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为什么?逃到哪儿去了?为什么陆总没有告诉自己?她看看何乘风、汪洋、付国涛、欧阳贵、陆凡等人,整整看了一圈,没有一个人的脸上有吃惊或不解的神色,大家都静静地看着王贵林满满地干了三杯酒,屋子里静得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

  王贵林斟上第五杯酒:“这杯酒,我要敬汪总和何总,你们都是中国最大外企的大中华区总裁,为了一个小小的晶通,你们能XX前来,我王贵林是万分感激,我自己干了这杯,以向你们表示感谢与尊敬!“

  说罢,他又干了一杯。汪洋与何乘风连忙举杯,各自喝了一口。王贵林放下酒杯:“大家吃菜,吃菜。“

  气氛一时松动起来,有敬酒的,有聊天的,汪洋回敬了王贵林之后,第一个便敬何乘风:“何总,我敬你。“

  何乘风看着这个自己一手提拔培养的SK大中华区总裁,内心十分高兴,不管赛思与SK的关系如何,他都很高兴自己当年的下属能有今天的成就,何乘风说,“你事业越来越顺利,家庭幸福!“

  “那我就祝贺何总越来越年轻,合家欢乐!“汪洋笑道,两个人都喝了半杯。

  付国涛举起杯:“欧总、陆凡,我们喝一杯吧?“欧阳贵与陆凡都笑着举杯,各自喝了下去。乔莉见这种情况,也把杯子举了起来,对着薄小宁说:“薄经理,我敬你!“

  薄小宁看了她一眼,端杯喝了一口,他是今天这桌酒席上心情最复杂的人,因为自己的贪功冒进,因为自己的假消息,导致SK一次性经济损失250万美金,幸好从汪洋到付总都没有发现她的过错,他们都安慰他不要着急,鼓励他把下面的工作做好,这让薄小宁十分服气,也让他对付国涛有了新的认识。从他跟着付国涛开始,付国涛就是个坏脾气的老板,但是这一次,他不仅没有说过自己半句,而且在大老板汪洋面前替自己开脱,这让薄小宁十分感激,也从内心深处,找到了努力工作的一点动力与能力。

  “安妮,“邱秘书端起酒,“我敬你。“

  乔莉喝了一口,这时晶通的办公室主任站了起来,一手拿着酒杯走到汪洋身后,汪洋连忙站起来,他敬了一杯,接着他又走到何乘风面前,何乘风也连忙站起来,他一个一杯的敬着,直到走完一圈。随后秘书小邱也站了起来,同样满场敬了一圈,借着酒和菜,桌上的气氛越发热闹起来,有说有笑的,要是不知情,还以为他们都是一家公司的好同事呢。

  酒过三巡,已是酣畅之际,王贵林给小邱使了个眼色,小邱站起来对包厢的服务小姐说了几句,小姐走出去关上了门。小邱拿着酒瓶站到了王贵林的身后,王贵林示意他满上,说:“我有几句话想告诉大家!“

  圆桌的人都安静下来,王贵林看了看大家,端起酒杯笑了:“我王贵林上过战场,当过厂长,一辈子有半辈子的时间都在晶通,晶通的效益不好,工人拿不到钱,我急啊,可我就是再急,也不拿不属于我的一分钱!为什么?“他看了看汪洋,再看看何乘风,“汪总,何总,我知道和你们比,我很土,没有留过洋,学过MBA,不懂红酒为什么好喝,不知道高尔夫应该怎么打,但是我王贵林相信,凭我的努力,凭党的政策,凭晶通一千多户工人家庭都想过上好日子,想当上有钱人,想和你们在外企的员工一样,拿上高工资,我们就一定能把晶通电子做好,我们一定能通过改制,在市场经济中赚到属于我们的钱!我们的钱是从市场来的,是利润,不是受贿!是本事,不是权钱交易!我王贵林在这儿向二位老总表个态,SK何赛思的一分钱好处,我都不要!“

  众人全部看着他,汪洋与何乘风轻轻伸出手,鼓了鼓掌,众人忙补充性地鼓了几声掌。王贵林笑了,眼睛里透出犀利的光芒。小邱又给他倒满一杯。

  “大家不要急着鼓掌,“王贵林嘿嘿一笑,说,“我实话告诉你们,晶通改制国家拨款7个亿,这些钱要租新的土地,盖新的厂房,要给所有的工人办理社保,要把已退休的工人安安稳稳地移交社会,另外,我还要还清所有的三角债,有不能转为债转股的银行债务,我也要清还,这些钱用了之后,我是倾家荡产,身无分文!那么,晶通的技术改造还要不要做?我告诉大家,一定要做,不做,就不能适应市场需要,不做,晶通的改制就是一纸空文!“王贵林看着汪洋与何乘风,“我知道,你们的欧式高经济工作多年的行家,资本运作你们比我懂得多,只要二位能帮我解决了这7个亿的资金问题,晶通的电子改制方案就由两位来做。而且我相信,在未来,晶通一定会给两位的企业带来更多的利润!“

  王贵林的声音从激动转为了平稳,他深处端着酒杯的手,放在桌子前:“我现在想知道的是,我可能和两位老总合作吗?“

  汪洋看着何乘风,何乘风也看着汪洋,桌上所有的人,除了王贵林与他的两名员工,全都目瞪口呆,这是摆明了要SK与赛思帮他运作7个亿的资金,用于晶通电子的技术改造,他是一分钱都不要,但他要了整整7个亿!乔莉震惊的心情简直无法用言语表达,这……这……这不是空手套白狼吗?!她盯着汪洋与何乘风,看哪位总裁会把桌前的酒杯举起来!

  《浮沉》完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