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6

小说:无限斯特拉托斯之刺客信条作者:飞髯更新时间:2019-04-20 08:15字数:115002

“啊,这里有卖泳衣的。” 我们目前来到了车站前的商场的二楼。这里作为交通网的中心,无论是电车、地铁、公交车或是出租车都可以到达。无论是市内的任何地方都能过来,从这里也可以到达市内的任何地方。

所以,包括车站在内的地下街都非常繁华。这家名为“resonance”的商场,不但可以找到欧、中各种风格的餐厅,衣服也是包罗了海内外各种一线品牌。可以说如果在这里找不到的东西,在全市都不可能找得到了。这里简直太大了。

话说回来把这么一大片地方叫做“站前”真是不可思议,因为很早以前就这么叫,所以也没有办法。

“对了,夏露不买泳装吗?”

“也是呢……一夏……你,想看我穿泳装的样子吗?”

“当然啦,机会难得,一起去游个泳呗。我也好久没有游过泳了,超期待的。”

“是……是嘛,既然如此,我也买一件新的泳装吧。”

我感觉到夏露的手稍微捏紧,又点了点头。看来她和我一样期待久违的海水浴呀。果然说到夏天就是碧海,蓝天,西瓜和焰火准没错了。

“那……男式和女式的卖场不在一起,我们就在这里先分开吧。”

“哦……”

我松开了手,好像听见夏露漏出了一声遗憾的叹息,之后也一直盯着我露出了一副“想要东西却开不了口的孩子”一样的表情。

“嗯……你怎么了?”

“唔唔嗯……好啊。”

“是嘛,那好,咱们三十分钟后再在这里见吧。”

“唔,好的”

夏露点了点头,然后向女式泳衣卖场走去。卖场中展示着各种各样的泳衣,仅仅是看着,就给人一种身处南国的感觉。

找啊,找啊。怎么感觉尽是些奇怪的颜色?我最后还是选择了一件普通的泳裤。

“嘛,这样就行了吧,虽然离约定的时间还早,不过我就先过去等着吧。”

这么想着,我向刚才分开的地方走去。出乎意料的是,夏露已经在那里等着了。

“啊,这么快,东西已经买好了?”

“还没呢,我想让一诩帮我看看。”

“是嘛,那咱们过去看看吧。”

来到了女式泳装专卖的地方……该怎么说呢,款式的数量完全是男式那边不能比的,尽是些出乎意料的款式,我不禁后退了一步……

(唔……不过嘛,夏露还等着我提供意见呢,现在就稍微忍耐一下吧。)

因为是星期天,女性顾客随处可见。不过在对面的女式用品专卖也看到了有男性进去。

“那边的男生”

“嗯?”

看来看去,这附近只有我和夏露在。

“那个男生,说你呢!把那边的泳衣收拾好。”

“为什么呀,这种事情自己去做。什么事情都让别人做的人最后会变成白痴哦。”

这种家伙最讨厌了,关系好的话倒算了,我可不记得被这种路人随便指使过,所以,当然不会听她的。反正脑海里没有这种记忆。

“哼哼,敢说这种话,看来你不太清楚自己的立场呢。”

“请问,叠成这样子可以了吗?他—是我带来的。”

这时夏露看准了时机插话进来,同样是女生的话就好办了。

“这是你的男人?拜托你好好管一管呀。”

哇。听起来简直男人=狗嘛、

“真是的,所以我才说男人都……”声音戛然而止,貌似是给硬生生卡在喉咙里。

“嗯咳,咳!”一脚踩在一旁的椅子上,白色的风衣倾斜,故意露出左腰间的匕首,然后果然如同千冬所制定的剧本一般——“如果有人欺负你,就露出匕首给她们看.....”

嗯?错觉?怎么整家店里的人都静止了,嗯,肯定是错觉。

“夏露?夏露?”糟了,夏露怎么石化了。

“这个标志...这个标志...这个标志...”刚才的恶客貌似上了发条的古代机械,嘴巴一张一合,不断重复这四个字。

“欧巴桑,你认识这个标志?”奇怪了,我都不知道,你会知道?

“对不起,请原谅!”之后落荒而逃,怎么回事?莫非是杀手组织的标志?

“夏露,你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吗?”不懂就问才是好学生。

“啊...啊?”想起什么来似地,说下去,说下去。

“就是.....”犹豫不决,突然眼中闪光,好亮!“那人肚子疼,来不及纠缠,所以走了!”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这位先生能够来此购物,真是我们的荣幸,这样吧,您此次所购买的东西我们分文不收.....”之后就突然嗖的一声冒出一个店长模样的欧巴桑,态度从一开始的冷淡变为谄媚。

“这东西,还是个免费购物券?可待好好留着.....”

有便宜谁不占?点点头示意明白,按照以往的经历,如果话多了,被人看出端倪,好事就轮不到我了。

“对不起一夏,给你留下不好的回忆了。”

“嗯?没关系啦,要不是这样,就不能免费了。”

“(冷场,打哆嗦)....咱们去看看泳衣吧?”

“噢。”讲个冷笑话效果这么强大啊。

夏露听到连忙将我拽住,我也没多想,便被她一起拉进了更衣室……诶?诶诶?夏露童鞋?

“泳衣……不穿在身上是看不出来效果的吧?对吧?”啊不……那个……你这么说我很纠结呀。这是冷笑话的后遗症吗?太可怕了....

“稍等一下哦,我马上就换好。”

“那—我先到外面——”

“不,不行”

诶……你就算说不行也……

“不、不要紧,我马上就能换好。”

这么说着,突然就脱下了上衣。

“(愣住)!!.......”

盒子一样狭窄的试衣间只有我和夏露两个人。因为我的骨架较为庞大,所以与夏露不时有些碰撞摩擦,而且这里太狭小了,不时传来女孩特有的香味。无法保持平静。

“啊……——夏、夏露”

“怎么……?”

“你……”

“唔……转过身去!”

“啊....是!”

之后,我听到夏露在衣服的上面又放了些什么的声音。莫非是——没有莫非!刚才的是把内衣脱下的声音吧!

无论如何,今天可是和一诩单独外出,也就是——约会!不管一诩是怎么想的,总之夏洛特的心底就是这么主张的。

不愧是花季少女的行动力,受此影响直接使大脑十二分地运转起来。

(不过……果然两个人独处更衣室还是有点过火了吧……)

红着脸的夏洛特偷偷确认了一夏的状况。大概一诩也是从刚才开始就没主意了吧,一直盯着天花板发呆。

(呜呜……我不会被当成奇怪的人吧)

再怎么说两个异性在一个房间里换衣服,而且有一段时间还赤裸着身子,不可能不感到羞耻。

啾的一声,夏洛特握紧了胸前的十字项链,这是IS—“疾风之再诞”的待机形态。

脸色发烫的夏洛特像是下定了决心,脱下了内裤。

将内衣放在了外套上面,换上了泳衣。

“好、好了。”

“噢……”

换好泳装当然要一诩看看,立刻感受到一诩视线的夏洛特变得无法冷静下来。

手指动来动去地扭捏着,紧张地等待着一诩的评价。

“……”

只要是个正常人,遇到这种在密闭空间和女孩子独处、现场更衣、泳装展示的三连击也受不了呀——太让人害羞了。

介于分体式和连体式之间的设计,上下分开却在背后打着交叉结。颜色是很有夏天感觉的黄色。正面平衡而丰满,像是为了强调乳沟而设计的。

“嗯……这里还有一件别的……”

“不、不用,这件不是很合适嘛?嗯嗯,这件很好呢夏露...”

突然还处于换衣服的震惊中的一诩,不自觉地说话了。

这并不是为了哄女孩子高兴,一诩虽然也虽然这么说,但却是真心的赞美夏洛特。

“那……就决定是这个了呢。”

“噢。那我就先出去了。”

这次一诩在夏洛特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就打开门走了出去。

“呼!”靠在大门上,腿脚有些发软。

嗯?拉芙拉怎么在这?没有发现我,遁逃......

“一诩君,我换完了。”夏露一脸满足的走出更衣室,

“啊咧?!人哪?”

“跟踪失败,任务转变——寻找教官。”拉芙拉的纳米机器人发出电子辅助音。

————————————————————————————————————————————

几日后

最里面的更衣室——也就是说,前面全是女生的更衣室。当然,更衣室里面是看不见的,不过一些色色的声音倒是传了出来……

“哇,美香的胸部好大!还在发育吗?”

“呀~不、不要揉啦”

“提娜的泳装好大胆!”

“是吗?这在美国是很普通的呢...”

一夏面红耳赤,切,小年轻,没见过世面,大丈夫就应该像我....“一诩哥。”

“怎么了?”

“流鼻血了.....”

“哦,(擦擦)”

三下五除二换好了泳裤....和泳衣,本来也不想穿上身的泳衣的,可是身上却有几处明显的疤痕,可能是以前做手术遗留的吧。边走着考虑好做些什么准备运动。好了,去海边咯!

“啊,是一诩君!”

“不是吧!我的泳装奇不奇怪?没问题吧?”

“哇~哇!身材好棒!一定是锻炼过了。”

“织斑君!等下一起玩沙滩排球吧....”

“哦,有时间的话没问题”

从更衣室出来向海边走去的时候,碰见了旁边几个更衣室的女生。每个人都穿着可爱的泳装。

好了,让我踏出迈向沙滩的第一步!——啊,七月的太阳把沙滩烤的烫脚。

“啊烫烫烫!!”沙滩的温度十分的高,可这种感觉却让人觉得享受。

光着脚站在沙滩上,面朝着大海。沙滩上已经到处都是女学生,有的在打沙滩排球,有的在游泳。五颜六色的泳装,在某种意义上比七月的阳光还要耀眼。

“嘿~咻”

首先先做准备运动吧。活动活动手腕脚腕,然后拉一下背——

“一、二、三……啊”

啊什么东西?

“你还真是认真呀,做个体操都拼老命了,好了好了,做完的话赶快去游泳吧。以前都不需要任何难看的准备活动,就能在水里抓鲨鱼的....”汗,鲨鱼,还生擒?那不是海怪吗。

一下子跑过来骑到我身上的原来是不知什么时候成为我妹妹的铃。

铃穿着一件运动型的分体泳装,带着橙白相间的条纹,肚脐也漏了出来。

“喂喂,你也好好的做准备运动,不然会溺水的哦。”

“我才不会溺水呢,我的前世可是人鱼呢,好像。”

铃这么说着,一下子骑到了我的脖子上。这家伙,上辈子一定是猫或者猴子吧。而且人鱼最初的图解上写的是男人吧?知道吗?

“哇,好高好高,能看到好远呢,哥哥你看来有成为瞭望塔的资质呢。”那真是谢谢了,现在找工作这么困难,当瞭望塔也不……笨蛋!

“不是监视员而是瞭望塔啊!”

“那有什么的,反正不都是为人民服务。”

“那谁来登塔呀?!”

“嗯我?”

“那我还真要谢谢你了.....”一脸被打败的感觉。

捏嘿嘿地笑着的铃。唔——这个家伙——

“喂,快下来,不然就遭人围观了。”先说明厉害,铃应该会明事理的吧。

“就不!”结局处在意料之中,没有一丝考虑,直接拒绝了。

“喂,喂,你干什么!”冲向大海,跳进。两人沉入。

“噗,哥哥你最坏了!”因为没做准备活动身体有些僵硬的铃有些艰难的浮水,控诉着某人的罪行。

“大海啊,你全是水~~金鱼啊,你没有腿~~~”吟着古老的灵诗,爬上了海滩,日,有点抽筋了。

“啊,一诩,来这边”

一边挥手一边向这边喊话的,是夏露和——

“嗯?那团浴巾是什么东西”

很震撼的存在啊,浴巾数条从头裹倒脚什么都看不见。那,那是啥

“好啦,出来啦,没关系的”

“有,有没有关系是由我来决定的!”

嗯嗯?现在的声音是拉芙拉?

不过,一向是自信满满的拉芙拉,怎么会发出这种弱气的声音?夏露倒是很夏露的在游说。唔-嗯,这是什么情况。

“好啦,好不容易把泳衣换上了,就让一诩看看吧”

“等,等等,我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啊~,这种事情刚才怎么不说啊。再说我也是出了不少力,也有看的权利啊”

说起来拉芙拉和夏露现在是一个房间的呢,上个月还作为对手有过一场恶战,现在却是作为舍友和平共处。拉芙拉虽然还是老样子不会和人相处,不过和夏露这种温柔的女生在一起的话,相比心境也会有所变化吧。

“哼-啊,拉芙拉你不出来就算了,我和一诩去玩啦~”

“什,什么?”

“哼,走吧一诩~”

一边说着,夏露一边拉住了我的手,这就么手挽手的,夏露拉着我走向了海滩。

“等,等等。我,我也去”

“那个样子吗?”

“呃啊,我脱还不行吗,我脱”

唰拉刷拉的把几条浴巾都脱了下来,泳装版拉芙拉出现在了阳光下,而且那个泳装——

“想,想笑就笑吧”

黑色的泳衣,并且还是蕾丝花边的,猛的一看简直就是成人内衣。而且向来无装饰的主义的头上这次还左右各梳了一个马尾小辫。看着就和铃的样式差不多。实话实说这个样子——太可爱了。那种扭扭捏捏的害羞的样子,更加让人强烈的感受到了这一点。

“一点也不可笑,对吧,一诩。”

“哦,哦。有点被吓了一跳啊,太合适了”

“什..”

好像我的话出乎了意料之外,拉芙拉吃了一惊,脸一下就红了。

“客,客套话就免了。”

“不,可不是客套话哦,对吧,夏露”

“就是,我夸她可爱她还不信呢。啊,对了,拉芙拉的辫子可是我绑的哦。难得的机会,于是就好好的打扮了一下。”

“诶,这样啊。夏露你的泳装也很合适呢。”

“唔,嗯。谢谢”

夏露听见夸奖显得有点害羞,低头摆弄头发。手腕上昨天作为礼物的黄金手镯在闪闪发光。

“那个,不会生锈吧?没问题吗?”这东西印象中不是黄金的。

“没问题的,来之前用保护液涂了,一会用淡水洗一下就可以了,那个,毕竟是一诩送的宝贵的礼物。”

诶嘿嘿,一边说着,夏露一边露出了笑脸。对那个手镯还真是中意啊

“一诩”

“嗯?”

刚才一直说不出话来,现在冷静下来的拉芙拉轻声叫我

“好狡猾啊,那个。为什么我没有那个,我也想要。”

唔,除了塞西莉亚,还要算上拉芙拉的份吗

“呒,怎么也要有个纪念意义,生日的时候怎么样”

“呃,是吗。那么,有机会一定啊,绝对要买!”

“那好,现在就送你!”

“唉?”×2

“由头嘛,纪念拉芙拉第一次穿泳衣!”

拉芙拉气化,不至于吧。

“等等,我找找...”伸向背后,类似多啦A梦一般从背后掏出

“平底锅,牙刷,水杯,电话线,贝壳,毛蟹两只.........”随着时间的推移,地上堆积的东西愈来愈多,拉芙拉脸上的黑线垂的越来越长。

“呵!找到了!”当当的当!终于找到可以送的东西了。

“手链一对!”一对看上去类似铂金材质的散发银光的手链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具体材质有待分析,希望无放射性物质。

“怎样?满意吧?!”

“嗯....嗯,教官,帮我带上。”呃,奇怪,为啥后面用上纳米人工智慧语言合成金属音了。

“....哦。”

.....

“好了!”话说这东西还真难戴啊,一共六个扣,在夏露露的帮助下,虽说有些偏移,但还是成功带上了。

“很漂亮啊,拉芙拉!”夏露看着拉芙拉的手链,欢喜的拍着手,夏露真是个平易近人的人啊。

“是啊,很可爱啊。”东西都送了,称赞之语自然不会吝啬。

“可,可爱!?”

果然留着和平时不同发型的拉芙拉还不是非常冷静,听见我的话之后又显得有点狼狈起来,开始玩弄两个手指头。

“一诩君!来打沙滩排球!”

主要是随便君、一夏和(羞愧,还不认识名字)等人。

“一诩哥,接球。”

一夏乒的一下把球拍了过来,我接住了球,确认了一下我们这边的成员。

“好,我这边是拉芙拉和夏露,正好3V3,那开始吧。”

听见了我的回答,一夏立马开始张网,而随便君则开始划线。嗯,不得不说,以后一夏能够做一个合格的执事。

“嗯,那游戏规则这样吧,3次触球,踢球和连击禁止,每局先得10分者胜出。”

“好,那你们先发球吧。”

啪的一下,把球打了回去。接球的女生(那个,好像是櫛灘同学)双眼直冒光。

“哼哼哼哼,人称7月恶魔的我的实力见识见识吧!”

嘭!突然发出了一记角度刁钻,势大力沉的发球。

“看我的!”

这是夏露的发言,不愧是优等生啊。真是可靠的回应。

“呀,哇啊!?”

咚!紧接着夏露发出了悲鸣,回头一看,原来追球去夏露和杵在原地的拉芙拉撞了个满怀。

“没,没问题吧!?”

“好疼啊拉芙拉,你怎么了?”

“可,可,可爱被夸了,我。呵呵呵”

注意到了我的目光后,拉芙拉的脸不知怎的唰一下子就红了。一溜烟和兔子一样的跑了。

“呃喂!拉芙拉!你这是咋了啊!?”

姑且喊她一下,不过拉芙拉早就消失在了别馆里,只留下我和夏露,以及对面的三个女生。

“嗯~,这个怎么说呢~”

随便君不知道说着什么奇怪的话。顺便一提,她的泳装从头到脚还有耳朵,完全就是一个狐狸的造型,有一种束姐的感觉啊。

“嗯,算了,继续吧。一会再回去看看拉芙拉的情况”

“好~”

虽然说从数量上来讲是2V3的情况,但是考虑到随便君基本就是打酱油的,所以实际上还是2V2。

“看—球”

跃动起来的夏露一记重扣,结果转头看她的我,不由得凝视起某对胸前突起的摇动。

(啊,不好不过说来,夏露的身材还真是好——啊,不对不对)

但是一旦留心,就没办法不去在意。就算是转向对面,看见的还是运动中女生一跳一跳时胸前果实的抖动。

“.......”

“怎么了?一诩”

“啊,不!?什,什么?不,没什么”

赶紧把盯着女生看的视线收回来,心脏一度剧烈跳动。为了掩饰慌乱,我双手大幅度的挥动做出否定。

看见我的反应之后,夏露却反而露出了笑容。

“哈哈,一诩你好怪啊。”呃,怪蜀黍首先在脑中飞舞。

“啊,嘛,毕竟是夏天嘛,可能是太热了吧”

“好,好,summer和thermal我还是知道的啦”

唔,最近夏露和我开的玩笑严肃了许多啊。“一诩想的什么我都知道哦”的感觉,就和做恶作剧的时候被旁边的人发现了一样。怎么说呢,很不好意思啊。

“差不多到了中午了,一诩你下午干什么?”

“嗯?还想稍微游一下泳,不过吃完就去不太好。稍微休息一下就去海边吧”

“这样啊,那去吃饭吧,说起来一诩最后你的房间被安排在哪里了?”

“啊,我也要听”

“还有我还有我”

“我也要~凉地板的情报要共享~”

随便君的发言还是那么不着边际啊,先不管他了。

“那个和一夏(众人欢呼)与織斑老师一起”

刚才还一脸雀跃的女生们瞬间石化了,不会连思考能力都停止了吧

“所以说随便跑来会很危险的啊”

“是,是呢那还是在吃饭的时候和一诩君见面吧!”

“就是!特意跑到鬼睡觉的地方也太——”

“谁是鬼啊!啊?”

咚!好像有什么声音响起,不过这应该是我的错觉吧。相同的,还有喀喀喀仿佛齿轮转动一样的扭头的声音。

“織,織,織斑老师”

“哦”

啊。果然是那件泳衣啊。和拉芙拉完全不同感觉的黑色泳衣,被其包裹的久经锻炼的身体毫不吝惜的置于阳光之下......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