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话:奇闻怪谈之自杀迷案(6)

小说:一一如一作者:楠木花开更新时间:2019-05-23 11:18字数:144357

  不单是《东方红》积了厚厚的灰尘。屋子里的每一处地方都积了不少的灰尘。想来老人,该是有好久没来了。老人不在,我们便唯有从屋子里的物件着手了。

  屋子里的东西琳琅满目。各种阶级,各种品味,各种时期,各种样式的东西,都聚集在了这里。甚至,我还在一具古老的棺木中,找到了一具木乃伊。不得不令人感想到,老人的这一生,该是有多么的传奇。

  把有意义的、珍视的东西留在这里,以换取一些现在所需要的东西——这就是易物以物换物的“业务”模式。其实这已经是属于艺术家的范畴了。重精神,轻利益。比如我现在看到的一封用法文写的情信,字迹龙飞凤舞,字意脱缰难回——它能换取什么?我看了易物的手写记录,这封情信它换走了一把**。这不得不让我浮想联翩。想着想着,也笑了。

  仔细找了一遍,再没有找到有磁带。不过,倒是让我们找到了几样更为有趣的东西。它们分别是:老人的一本日记本、一本通讯录和一本素描画册。我从易物的手写记录里,找到了王本二在这里易物的记录,并以记录本上括号括着的页码在素描画册里找到了王本二正面的一张素描画像。这证实了我的猜想。老人用这样的方式,记录下了来光顾她的每一位客人。日记本里记录的都是老人的一些日常琐事。但我依然能在其中感受到老人的那份落寞。说一不二的性格,智商不全的丈夫,孤苦零丁的暮年……这些东西,“铸就”了无比的落寞。   那么,老人为什么要等到那块军表呢?

  也许,那是老人一生中视为最美好的一场初恋。也也许,那是老人一生中视为最美丽的一场约定。

  这让我想起了一个网络友人。她一直不断的在加好友,人们问她为什么,她说,这样加下去,相信终有一天,能够加到曾经的那个他。

  我拿出军表,看了良久。直到王本二用手肘碰了我一下。

  “发过去的照片收到回复了,这些人都是最近才被全球联网通缉的毒贩。我在屋外找到了装**的塑料瓶,但已经被严重焚毁。他们的背包里除了一些食物以外再无其它有价值的东西,不过在其中一个人的背包暗格里找到了一幅简易的防水布地图。”王本二说着把已经展开了成长方形直垂而下的防水布地图递给了我。

  这张地图没有标注东南西北,也没有任何的参照物,只简单画了一些抽象极了的背景和几个模棱两可的坐标。但它的右侧却写着两句李白的唐诗: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看着这张长布条,我陷入了沉思。什么地图会是直垂而下描绘的?矿井、油田、地质勘探……还有一个就是,传说中的……藏宝。

  他们的这张地图会是藏宝图吗?如果是,那他们藏的又是什么“宝”?

  就在我还在沉思的时候,地下被艾草捆绑成粽子的六具尸体就已经在进行着它们缓慢的“复活”。而尸毒的可怕,就可怕在它会传染和能“复活”。

  我和王本二可是吃过尸毒的亏的。而且还不止一次两次三四五次那么的简单。都说事不过三,算上这次,已是三的二次方了。

  **是控制毒瘾的一种禁售药。我在想,给他们注射**的人,会不会是既用毒瘾控制他们去做事,又用**去控制他们的毒瘾。但很显然,这一次足以致死的用药过量不会是无意的。

  我和王本二爬到了屋梁上,静静的注视着他们的变化。果然,二十分钟后,他们从“他们”,彻底地变成了“它们”。辟邪用的艾草此时已经不能将它们束缚。从它们疯狂撕扯自己身上的衣服判断,它们此刻似乎感觉很热。一下子,原本的人样即刻就变得面目全非。随即,它们便开始疯狂的摧毁着屋子里的一切!幸好我已经把老人的三本本子和记录流水的本子也带了上来。接着,它们冲出了屋子。我和王本二随即从梁上跳了下来,也紧随其后跟了出去。要说这些尸人唯一不可怕的地方,便是它们干什么都是直来直去的,不会像活着的时候那样绕弯子。比如突然给你来个回马枪或者埋伏什么的。如果真的会那样,那我和王本二的前几次就绝不会像踩了狗屎那样只是臭臭脚了。想必早在几年前就挂掉了。

  前方人影重重。六条姿势古怪但却速度非常的人影齐齐奔向了天然湖的方向。

  它们是要去湖里洗月光浴吗?就在此时,前方的一声娇喝传入了耳中:“谁?!”   你道是谁?除了春天又还能有谁?!

  这不是正撞枪口上了吗?可是姑奶奶啊,你们手中的那些枪对它们而言根本就是挠痒痒,没用!

  嗨!这下子还能怎么办,暴露就暴露了吧!救人要紧!!

  “快跑!朝我们这儿跑!!”我大声喝道。这个时候也顾不上暗中到底有没有“黄雀”这种玩意了。我和王本二奋力冲了上去!   腾空!抽刀!杀!!!   攻击哪儿?天灵盖!

  “弋哥!”春天她们看到我的时候脸上还很兴奋的感觉。

  “继续跑!别停!!”王本二拦住了两具还紧咬住春天她们不放的尸人,边出手边喝道。现在是六具尸人在倒追春天她们,而我和王本二则在后面边干被我们追上的尸人边继续追还在紧追春天她们的尸人。

  “我们想帮你!”春天她们大概也是被吓了一跳,在前面边跑边说道。

  “不用!会感染!保持速度!越快越好!!”我说着又洞穿了一具尸人的天灵盖。法克!还有三具!但这样高强度的极速奔跑对春天她们来说极为不利。如果没有那些年长年累月的**训练,我和王本二也做不到。

  我和王本二能够追上尸人并法克掉它们,但问题是,尸人会在被我和王本二追上法克掉之前,法克掉春天她们!地势的原因,导致只能直线疾奔。想要从左右迂回,已经不可能。

  我甩出小苦的匕首,正中第一个尸人的天灵盖!接着我甩出了我的电脑,被第二个躲偏了,只减缓了第二个的少许速度。此时,王本二的**速度终于全面爆发了!他大喝一声,追了上去独战二尸!我和王本二顾虑的,只是尸人身上的尸毒。我们咬它们一口,它们无所谓,它们咬我们一口……那我们,就只有去火葬场连夜排队了。就在王本二干掉了一具准备干掉剩下的最后一具尸人的时候,尸人突然转过身冲着右脚开始发麻发疼不听使唤的我奔来了!众人惊呼:小心!!!

  我跳着单腿,双手斜插着口袋讪笑道:法克油的,还真来回马枪啊?!

  我已经没有可以甩的刀了。等它再靠近点,我会让它尝尝我的蔡李佛拳。它如果敢咬我……那我也咬它!尝尝味道看好不好,如果好,那就给《舌尖上的中国》推荐推荐。如果不好,那就让王本二那小子替我申报《吉尼斯“最难吃”世界纪录》和《吉尼斯“最奇葩死法”世界纪录》。

  那样,虽不敢说可以流芳个百世万世什么的,但至少也算是在青史上留了个名了。   结果!   结果这厮它……它不给我这个机会啊。

  它“嗖”的一声轻轻地从我的身旁走了,像徐志摩说的,没有带走一片云彩。而此时此刻,被它“抛下”的我却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追!

  “本二,追上它!!”单腿跳追了好几步我方回神我的单腿跳是真的不行!

  王本二提步飞奔!刚才忙着没怎么去观察这小子的速度,现在一看,得了,下一届的巴西奥运会就推荐这小子去吧!短跑、长跑、马拉松、铁人三项,随便。   走过来的春天她们几个看着我,都要笑岔了。

  唉,在如此动人的五朵金花面前,我长得就真的有那么的搞笑吗?没去理会她们,我自顾自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不料刚好就坐在了一块突出的尖石上。好吧,这回是真的……花疼了……

  腿上的钢针偏移了,需要拔出来重新消毒后再刺进去。所谓的消毒也就是拿打火机“烤烤”拔出来的钢针。

  “弋哥……”春天开口道。不过却有意拉长了尾音,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嗯?”我没抬头。继续在身上的各个口袋里找着打火机。

  “你是不是要打火机?”春天的一个姐妹带着韩国口音笑着说道。   “Good!”我对着她笑了笑。

  “我的,给你!”她走了过来把打火机给了我,“你抽什么牌子的烟?我抽的是……”

  “等等等等!我想……”我打断了她。笑了笑接着道,“谢谢!我只是想用打火机烤烤东西。”   接着,我便在她们的目瞪口呆中,完成了“自虐”。

  这回,是终于“甩”不掉她们了。但她们问的问题也实在是太多了。我担心着王本二那边的情况,便只好一边忽悠着她们一边加快了行进的步伐。

  从尸人行进的意图来看,它的目的地是天然湖。走之前我还特意去检查了其余五具尸人的尸体。直接死因是被击穿了天灵盖,但我同时还发现,它们心脏位置的温度,异常的高。这就是**尸毒与其它尸毒最大的不同之处了。我突然明白尸人为什么要去天然湖了!

  **尸毒的副作用之一便是能够导致尸人发生“体内自燃”的情况。这恰恰也是限制尸人活动范围的一个最好的办法。感染**尸毒的尸人离不开水,所以它们都不能长时间接触不到水。加者它们生性残暴,嗜杀成性,所以用它们来看护一些东西是再好不过了。而天然湖里的水则恰恰可以让它们得到降温,从而让它们依赖于仅此一处的水源,不至于会无缘无故就离开。这样想来,假设把“宝”藏于湖中,再交由这群尸人看护……妙,的确妙!

  理清了这一点,那么,藏在湖里的东西会是什么呢?竟能令人如此大费周折来布局。是毒品?禁药?还是别的什么?这件事跟我口袋里的这块遗落在那里的军表会有什么关系吗?与易物店不见了的姑苏奶奶又会有什么关系吗?但现在,是唯有看王本二那边的进展情况了。

  而我没有料想到的是,与王本二的这一“别”,竟会是又一场噩梦的开始……    起点中文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