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Jasmine”三

小说:重生之未沫作者:FeelinSophie更新时间:2019-05-23 11:01字数:596145

在等苏苏的过程里,童茉在犹豫要不要给程修家打一个电话,座机号她记得,只是在经过之前的事之后她不敢。苏苏说这里的程修已经结婚生子,如果她贸然打过去,如果接电话的人是程修的妻子她该说些什么呢?程修的母亲并不太喜欢自己,这点童茉一直都清楚,只是程修放不下她,她也放不下对方,所以两个人即使磕磕绊绊地走了一路也始终没有想过要分开。而这里,这里没有她,程修尽然已经当上了父亲。

程修是喜欢孩子的,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想着要打拼事业,或许他们的第一个孩子也应该出生了。这一刻童茉有些期待想认识这里的程修,想知道他会爱上一个什么样的女人。事故之前,她和程修因为一些很小的事情又吵了一架,本来说好一起回家的,童茉赌气一个人先回来了。都快三十的人,还动不动就赌气逃走真的是越活越回去,童茉忍不住自嘲了一番。如果能回去,这一次,她会主动跟程修道歉。其实本也没有谁对谁错的问题,童茉就是太强势了,恐怕这个世界上也只有她的那个程修受得了她。

童茉看了看咖啡厅里的钟,现在快六点了,再去程修那里时间不够,而且贸然过去也不合适,但童茉一定会去看一看,她想要知道那个女人是什么样,他们的孩子是什么样,太好奇了,必须知道。

“小姐,您的咖啡。”侍者把咖啡端了上来。“请问还有其它需要吗?”

“暂时不需要,谢谢。”童茉往咖啡里加了点牛奶,开始欣赏窗外行色匆匆的路人。马上就要进入下班高峰期,不知道苏苏会不会被堵在路上。童茉并不是不相信平行世界的存在,但相信和你亲眼见识到那是完全不同的概念。童茉也不是没有怀疑过可能自己原来的世界就跟楚门的世界一样,只是不管是这个还是前面那个显然都不够疯狂,不够疯狂到可以解释自己正在经历的事。

苏苏比预定的早了一刻钟出现在咖啡馆,童茉已经续了一杯咖啡。

“坐。让你特意赶过来,真是很感谢。”

“这也是我工作的一部分。”苏苏在童茉面前坐下,看了眼她那杯咖啡。“吃过饭了?”

“没。”童茉摇头。“还不饿,你呢?这里没什么好吃的,我知道附近有一家面馆,我在那里连着吃了一个礼拜都没有厌,当然……如果那家店还存在的话,我到是真有点想去吃了。”

侍者已经走了过来,苏苏表示自己不需要什么,对童茉说:“那我们就去看看吧。”

“好啊。”童茉付了钱,笑道。“幸好我带了现金呢。”

童茉拉着行李跟苏苏并排走着,两个人谁都没有先开口说话,一直到童茉在一家快餐店门口停下来。

“到了?”

“我想……”童茉看了看四周。“到不了了,那么……随便吃一点吧。”

苏苏抬头看了看快餐店的招聘,是一家连锁中式快餐,苏苏吃过,快餐么,也就那样,没有特别的。

两个人各自选了菜,各自付了帐,找了一个角落坐下来。童茉埋头吃饭,苏苏看了她一会儿,也安静地吃了起来。这个时候是饭点,人已经不少,空气中飘散着热菜的气味,耳边是各种说话的声音。

“我明天肯定不会再来吃。”童茉吃完,拿起餐巾纸一抹嘴巴。“幸好这里还是个吃饭的地方,没有变成洗脚店,哈哈。……不过既然已经不是那家面馆,其实变成什么都没有区别的。”

“你还没有找到你的家人?”

童茉抬眼看向神情淡定的苏苏:“警官,你觉得我是个骗子,还是一个疯子?”

苏苏看着童茉,似乎在认真思考这个问题:“你想让人觉得你是骗子,还是觉得你是疯子?”

童茉摇摇手指:“警官你这样不好,我是来找你帮忙的。”

“我是在帮你,所以你先回答我,你想让人觉得你是骗子,还是觉得你是疯子?”

“我不明白。”童茉思考了下。“当然两者都不想。我是一个普通人,跟这里任何一个来吃饭的人一样。”

“那么要怎么做呢?”

童茉不解地转了转眼珠:“什么?”

“在跟我分开和再次见到我这段时间里,你有跟其他什么人接触吗?”

“有。”

“那他们觉得你是一个骗子还是一个疯子还是一个普通人?”

“他们觉得我是一个需要帮助的人。”

“童茉,你在前72小时内经历了一场车祸。”苏苏开解道。“你几个小时前才从60多小时的晕迷中清醒过来,你不可能跟这里任何一个来吃饭的人一样。我们不知道在那60多小时里你的身体,或者你的大脑到底发生了什么。很多创伤,特别脑补创伤的后遗症,是无法被仪器检测到的。”

“那我该怎么办?你在过去的几个小时,有查到我到底是谁吗?”

“很难。”苏苏遗憾道。“特别是在你的记忆出现混乱,身份证存误的情况下。中国那么大。如果你的家人报了警,可能在接下来几天里可以有线索。但如果他们没有报警,那要花很多时间。”

“我就在这里。”童茉指指自己。“一定有一个答案,可以告诉你们我是谁。我不可能忽然出现在这个世界里,不是吗?如果我忽然出现在了这里,那我曾经待的地方又是哪里?哪怕我是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也有一个子宫我待了十个月,那个子宫也是在一个女人的肚子里,不是吗?”

“如果你不介意,我可以推荐一些可以提供专业咨询的人。”

“专业咨询?”童茉眯起眼睛。“你是说心理医生?”

苏苏勾起嘴角,依旧是很无害亲切的笑容:“你没有外伤,所以我想……”

“还是疯子。”童茉耸耸肩。“其实你可以直说,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

“不,这不一样。”苏苏神情未变。“我们不是因为是精神病或者有精神病才去看心理医生,很多时候只是寻求帮助和开解。我接触过跟你一样的人,在经受意外后无法很快地回归到正常的生活里。这没有什么可怕的,有很多人这样经历过,然后他们走了出来,继续自己曾经的生活。”

“很多人经历过?”童茉摇头。“除非你是负责专门某一类案件的警察,否则不会有很多人。”

“你对于我们到底会接触到什么样的人,其实一点概念都没有,对吧?”苏苏笑道。“我们见过很多很多在朋友家里眼里正常美好的人,我们看到这些人心里很多隐藏的角落和秘密,真实的自己。确实你跟他们很多人也不一样,你只是有一些迷茫。你刚刚独自一个人经历的一场事故,我可以理解。”

“我也希望你是对的,这样……至少,我的家人就在这里的某个地方。”

童茉和苏苏再次对视着,周围的人都已经换了一波。

“给我下联系方式吧。”

苏苏从包里拿出纸笔,写了一个名字,一个电话和一个地址。

“年郁涛?”童茉看了看上面的地址。“那里我去过,需要预约是吗?”

“我可以先帮你预约。”

“这个好说,接下来还有一个更棘手的问题。”童茉从自己包里掏出身份证和□□。“警官,可以帮我查查为什么它们都无法使用吗?如果能证明这些都是伪造的也无所谓,总是一个结果。”

“你的身份证是真的。”苏苏做出困惑的神情。“这是非常奇怪的一点,但人……找不到。”

“你是说这个人的信息对吧?毕竟我就坐你对面呢。”

“你放心,我会去查。”苏苏接过童茉的□□和身份证。“我也很好奇。”

“但如果身份证是真的,为什么我无法用它自主购票?”

苏苏摇头,表示自己也不清楚。

“当然,我的手机电脑也是真的,就是都不能用了。□□也是。”

“那你打算住在哪里?”

“我身上的现金不多,我也不知道会在这里待多久。你可以帮我开个房间,用你的身份证,如果你愿意的话,但即使如此,我也付不了几个晚上的钱。”童茉自嘲地笑了。“我从来没有想过回到这里后我会需要去考虑这个问题。你知道吗,警官,我这里至少有十个地方可以住,现在……连旅馆都不行。这比在沙漠和原始森林里迷路了更让人绝望。那么多的人,那么多的地方,却没有地方你可以去。”

“我在这里倒是有一套房子,只是一直没有人住。”苏苏似乎很抵触回忆与那套房子有关的事。“那是我和未婚夫买的,好几年前了。他是当地人,我们决定定居在这里,但……他失踪了。”

童茉诧异地看着苏苏:“失踪?”

“我们都是警察,只是我的工作并不那么危险。”苏苏深吸口气。“看到你,和你类似的人,我都会忍不住想,他可能只是被困在某个地方出不来,但他还在,某个地方,尽一切努力,找到回来的方式。”

童茉惊讶地张开嘴巴,久久不知道如何言语。

“其实你应该知道,我对你已经超越了我的义务,但我希望我可以帮到你。你知道为什么吗?”

“我想我知道。”童茉挤出一个笑容。“你希望他也可以跟我一样得到帮助。”

“你们都值得回到你们的亲人身边,所以……”苏苏握住童茉的握紧的拳头。“不要放弃。”

感受着苏苏手心传来的温度,童茉觉得自己似乎感觉到了一股暖暖的力量潜入她的身体里。

“我不会放弃地,我会回家的。”

苏苏带童茉去的小区,童茉有些印象,小区很大,绕了会儿才找到那个单元。户型不大,两室一厅的房子但采光不错,而且地面和墙壁都很干净,看来一直有人定期在打扫。苏苏和童茉一起把遮家居的布罩扯下放进储藏室的柜子里,又检查了下水和电。没有通煤气,童茉也不打算在这里做饭。

“还好是夏天,不然都没有被子。”苏苏找出套床单。“先凑合吧,洗衣机可以用,明天你再洗,都是新的应该味道不会很重。热水器应该也没有问题,不行的话你就自己烧水,有电。还有洗护用品,要买。”

“已经很好了。”童茉第一次,真正地感谢苏苏。“谢谢你,真的,你帮了我很多。”

“我也很高兴我可以帮到你,而且……”苏苏玩笑道。“你的□□还压在我这里呢。”

童茉被苏苏给逗笑了,忽然一把抱住对方:“谢谢你,苏苏。”

苏苏伸手抱住童茉,轻拍了下她的手背:“等下我陪你去买日用品,今天早点休息。”

“好。”童茉快速抹了下眼睛,笑道。“也许等我醒过来,我的家人已经在陪着我了。”

“是啊,说不定。”

“那你今天晚上还要回去吗?”

“要,我过会儿就得走。”苏苏环顾了下四周,又看看童茉。“你缺个手机。”

“我可以去买一个二手机,能打电话就可以的,我知道哪里有卖。”

“要我陪你去吗?”

“好。”童茉挽住苏苏的胳膊。“离这里不远,日用品小区外的便利店就可以搞定。”

苏苏看了看时间:“好吧,我载你去。”

“谢谢!”

晚上洗漱好躺在就铺了条床单的床上,床板硬得膈着骨头,枕头有点味道,童茉拿了自己的一件小外套叠起来将就着。看着手里黑乎乎的老爷手机,童茉忍不住叹气,不过反正也没有网络。手机卡是苏苏给她买的,办了打电话和短信优惠的套餐。年郁涛那里苏苏会帮忙提前约,明天下午应该就可以见到。

盖着一床被套又翻了个身,床头的小电扇努力地转着,但还是觉得有些闷热,童茉大睁着眼睛没有一点点睡意。不是第一次失眠了,只有这一次,童茉有一万个理由睡不着。手指一直敲着手机,很想打电话很想打电话,想听到自己最熟悉的声音,但是不能。这个点,大家应该都已经准备睡了,至少在这里的这些人是如此,而在自己的世界里……童茉不敢去细想,他们应该会急成什么样。

他们会去找自己吗?会等自己吗?童茉知道父母一定不会放弃寻找她,而程修,童茉不知道,她相信程修会找她,会等着她,她相信这一点,但她真的不知道。

起床去厕所洗了个冷水脸,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憔悴吗?有一点,好看吗?还不错,是谁呢?……

童茉醒来的时候,已经九点多,手机里有一条苏苏发来的短信,是一个时间,下午两点。童茉迷茫地看着手机那块小小的屏幕,又环顾了下自己所在的房间,醒了,还是在那个奇怪的梦里。

在楼下的早餐铺里喝了碗粥,吃了个饼,童茉开始瞎晃起来,她还没有想好接下来要去哪,从这里到年郁涛的办公地点大概要半小时,坐地铁。童茉不知不觉地晃到了自家小区外的公交车站台,那里有直接去程修家的车。童茉看了站牌许久,等车来后,还是站了上去。跟她一起的还有两个人,一个中年妇女和一个学生摸样的小伙子,长得很高,一脸阳光。因为不是高峰,还有座位,童茉在后排坐了下来,坐在她边上的就是那个一起上车的小伙子,约莫二十岁,正在热哈哈地打着电话。

“哎我上车了啊,你们都得等我。”嗓门还不小。“大饼子我告诉你,我可不是那么好忽悠的。……我就一个人啊,我弟跟他爸妈出去玩儿去了。……啧,瞎说什么呢?跟谁鬼混,跟你那才叫鬼混。”

童茉笑着看了他一眼,对方似乎意识到自己声音大了,不好意思地嘿嘿笑了两声,跟电话里交代自己马上就到到时再“收拾”对方后就把电话挂了,然后低头开始玩手机。童茉好奇地瞄了眼,这大块头的微博名字叫“祁天大圣打泡沫”,微博大多是“哈哈哈”。然后信息一响又翻回到微信,跟一个叫“阿童木”的人在哪里聊天。童茉本来也没有什么兴趣偷窥人隐私,很快就把视线移开了。如果暂时无法回到自己的世界里,那应该想办法赚钱,再这样简直憋屈死了。童茉想想自己钱包里还剩下的毛爷爷,真心想哭。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