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4章 我只想静一静

小说:老公大人求放过作者:艺萱更新时间:2019-04-20 09:05字数:638480

病房外面,汪奈再打,已经打不进陶欧阳的电话了,她已经将他的号码拉进了黑名单。他无奈地对老爷子和夫人说:“她说她什么都做不了。”

叶清璇听了就来气,骂道:“让她做点小事她还以为是我们在求她,不要脸的臭丫头,这么不识好歹。”

老爷子瞪了她一眼,她的语气放弱了,嘟囔着说:“要不然??我们还是另外想想办法吧。”

刘慕心跟大家一样,都被沈澈赶出了病房,她已经守在这里一天一夜,寸步不离。沈澈当她是空气,她的委屈只能全往肚子里咽。

刘一倩也在,看着女儿凄苦的脸色,她万分心疼,忍不住抱怨了几句,“阿澈怎么这样,自己的身体都不顾??”她欲言又止,碍于沈澈之前的警告,她是不敢评论沈澈任何做法的。

叶清璇:“一倩,慕心呆在医院一整天了,昨晚上也是她陪夜,要不你先带慕心回去好好休息,这里就让阿姨看着吧。”

“妈,我没事,我担心阿澈,就算回去也休息不好。”

“好孩子,阿澈现在情绪不稳定,叫你受委屈了,我一定好好说他。他的身体以后还要你操心,你要是病倒了,那我们沈家的罪孽可就大了。听妈的话,先跟你妈回去,晚上好好睡一觉,明天再来。”

末了,叶清璇不忘说一句,“等阿澈出院了,你跟我们一起回去,阿澈要是再欺负你,我可不允许,我还盼望着你给我们沈家生个大胖孙子呢。”

刘一倩也劝她,“是啊慕心,你跟阿澈之间的误会等阿澈身体好了再说清楚,夫妻俩没有隔夜仇,你最近一段时间都恍恍惚惚的,妈也怕你身体垮了。”

在母亲和婆婆的共同劝说下,刘慕心终于点头答应,“那好吧。”

叶清璇将她们送到了电梯,她们一走,她就气势汹汹地进了沈澈的病房,旁人想拦也拦不住。

看着躺在床上病怏怏的儿子,叶清璇又着急又心痛,软的不行就来硬的,她骂道:“老婆不管,老妈不理,你心里只想那个臭丫头。她到底有什么好,她都懒得理你啊阿澈,你就不能清醒一点吗?”

沈澈无动于衷,闭着眼睛,紧抿着嘴唇,独自悲伤着。

“她家败了她是可怜,可这也是他们咎由自取,有什么样的爹妈就有什么样的子女。她妈做的那些事情,我说出来都觉得是在侮辱我的嘴巴,她也好不到哪里去。摊上了她,是方家晦气,她一个落魄户的女儿,方家儿子能看得上她是她的福气。”

“阿澈,你结婚了,你该惦记的人是你的老婆,而不是那个臭丫头。那个臭丫头能耐得很,找到靠山了,不需要你惦记。你在这里对她内疚抱歉,她活得可潇洒了,她什么能耐没有,只要她愿意,有大批男人围着她转,轮不到你。”

沈澈的嘴角扯了一下,脸颊两边因为咬紧牙关而鼓出泛白,母亲的话,令他烦躁,更令他愤怒。

“这种女人,要人品没人品,要礼貌没礼貌,要良心没良心,你还想着她干什么?!说白了就是贪钱的女人,你以为她不吵不闹就是她大度了对么,呵,她是拿了我们家太多钱而不敢闹事罢了,你以为呢!”

“为了钱她可以乖乖退出你的世界,为了钱她也可以热情地投入别人的怀抱,这才是她心机深的地方啊,阿澈,你清醒一点!”

这时,躺在床上的沈澈猛然睁开眼睛,他一下坐了起来,怒吼道:“你再唧唧歪歪的,我保证让你们所有人都找不到我!”

“??”叶清璇敢怒而不敢言,儿子是她的,儿子是什么脾气她再了解不过,他说得出就做得到。

沈澈悲痛地说:“能不能让我静一静,我只是想一个人静一静,出不了事,行吗?!”

叶清璇被唬住了,再不敢说什么,默默地退了出去。

“先让他静静吧,过会儿再进去给他输液。”

沈澈听到外面的动静,他不是不知道大家都在担心他,他也厌恶自己现在的样子,就跟个十七八的小男生一样任性闹脾气,可是,他的心真的好痛,痛到无法抑制。

原来,自己深爱的人拥有了别人,竟是这样的滋味。

人在身体虚弱的时候,内心往往也是最脆弱的时候,他躺在床上,闭着眼睛,眼角不断地溢出眼泪来。这一刻,比他无奈抛下欧阳的时候,比他委曲求全牺牲自己终身幸福的时候,还要痛苦。

——

陶政要出院了,欧阳和楚楚都请了假接他出院,方崇岩也来了,担负起司机的职责。

那天,阳光很暖,许多康复期的病人都出来晒太阳。沈澈坐在楼下小卖部的门前,听着汪奈汇报这些天的工作要务。

这时,耳边传来了熟悉的声音,“爸,您慢点儿,小心台阶。”

沈澈回头一看,看到陶政他们一家正从住院大楼里面走出来,只见欧阳小心翼翼地扶着陶政。其他人手里都拿着东西,住了一段时间医院,杂物就有很多。

他还看到了方崇岩,穿着一身名牌西装,打着领带,双手提着重物,还挺像那么回事儿的。

小卖部是必经之路,他们自然而然地看到了沈澈。

陶政礼貌地向他点头示好,“沈总裁,”他看沈澈羽绒大衣里面是一套病号服,便好奇地问,“你也住院?”

沈澈淡淡回应,“恩,明天也出院了,您恢复得可还好?”

陶政笑笑说:“挺好挺好。”

“那就祝您早日康复。”

“同祝同祝,沈总裁,那么我们就先走了。”

“请便。”沈澈点了点头,他用余光一直注意着陶欧阳,陶欧阳始终都没有看他,扶着陶政就走。

方崇岩殷勤地说:“叔叔,冷吗?要不要我把衣服借你?”

“呵呵,不冷,今天挺暖和。”

他又向陶欧阳说:“欧阳,我给你买了几件衣服,在我车里,呆会儿你穿穿看啊。”

陶楚楚边笑边说:“姐夫,你光给我姐买吗,有没有我和我妈的份啊?”

“有,当然有了,我给你们都买了。”

沈澈再没了工作的兴致,他的脸瞬间黯然下来,像一尊冰冷的雕塑一般。坐在对面的汪奈,拿着工作日志,却不敢说任何的话??<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