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的幸福(完)

小说:笨蛋!那是爱!作者:月下蝶影更新时间:2019-04-20 09:07字数:207928

  迹部对浅迦很好,这是整个冰帝的人都知道的事情。
  忍足对浅迦很好,这也是整个冰帝都知道的事情。
  凤对浅迦很好,这仍然是整个冰帝都知道的事情。
  井仓央喜欢在安静的角落里看着浅迦与那些少年,她会看到迹部轻吻浅迦的额头,还有唇角。
  她会看到忍足牵着浅迦的手,温柔的抚摸浅迦的额头,以及忍足眼底化不开的温柔。
  她会看到,叫凤的少年给浅迦做精致的蛋糕,在浅迦吃得开心的时候自己也露出幸福的微笑。
  她会看到,浅迦只有在这三个人在的地方才真正的笑得开心,然后像一只小猫般挂在三人身上,撒娇,耍赖,然后提出一些如同小孩子般的要求,看到他开心的笑出来,她也会忍不住勾起嘴角。
  这三个人对浅迦来说,也许是特别的吧。
  后来,他们中间多了一个长相可爱又俊美的少年,少年有一头灿烂的金发,还有像蓝色宝石的眼睛,她听到浅迦叫少年英。
  蓝堂英,蓝堂家的少爷,曾经入读?餮г海?歉錾衩匦T暗娜耍??У奖?郏?残碇皇且蛭?飧龅ゴ康纳倌臧伞Ⅻbr/>有一天,她看到浅迦在草地上睡着,陪伴在他身边的是叫英的少年,她看到少年偷吻浅迦的嘴角,眼底满满都是幸福的笑意。
  画面很美好,真的很美好,即使她的眼前已经起了一层薄雾,她仍然觉得,这是一幅美好的画面。
  然后便是迹部走了过来,迹部的脸色不是很好看,但是他只是陪坐在浅迦的另一边,安静的不发出任何声音。
  她早就明白,几个少年对浅迦是什么样的感情,是爱情,因为只有爱情才能让他们如此的隐忍,他们都小心翼翼的保护的少年,不让他受到任何的伤害。
  如果爱入骨髓,是舍不得让爱人受一丝委屈的。
  爱情,有时候就是让人卑微得难以想象的怪物。
  她静静的站在树下,看着三个少年温馨的画面,一直都没有离开,直到浅迦醒来,挂在迹部身边被迹部拖走,剩下空荡荡的草地,她也没有离开。
  在少年躺的地方坐了下来,仰头看着天空,是一望无际的蓝色,很纯粹,很美丽,就像她第一次见到少年时看到的眼睛,少年的眼睛不是蓝色,却如这个天空般纯粹。
  青少年全国网球比赛,只要有冰帝的出赛,她一次也没有错过,因为在正选当中,还有浅迦。
  冰帝与青学的那场比赛,现场有很多人观赛,她坐在属于冰帝区域的位置上,只是静静的看着黑发少年,看着他慢悠悠的走上场,他的对手是青学的天才不二。
  就在这时,她的身边的空位坐下一个人,她侧头一看,是那个叫英的少年,她能看出这个少年很疲倦,一边打着哈欠却仍然强撑着注视着场中的浅迦。
  似乎是因为她的眼光过于热烈,少年侧头看着她,笑眯眯道,“浅迦一定会赢的。”
  他说的是浅迦一定会赢,而不是冰帝,作为冰帝的学生,对于这种说法应该纠正他的错误,可是她做不到,因为蓝堂英的眼中,最为重要的是这个少年,冰帝在他眼中也许什么都不是。
  她笑着点头,“嗯,我也相信。”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在青学天才不二输球后,不二似乎并没有难过,而是在下场的时候拥抱了浅迦,她虽然看不清不二的眼神,但是觉得两人之间没有安慰,或者是失意,而是温暖。
  再后来,不二放开了浅迦,就像是决定放开了什么东西,即使笑着,也让人觉得难受。
  冰帝赢了青学,在那一刻,冰帝的欢呼声几乎可以越过这个世界上的任何声音,只有她静静的坐着,看着几个少年拥抱在一起。
  “啊,我要下去了,再见!”蓝堂英跑得很快,她看到蓝堂英抱起少年,笑得很开心,仿佛仿佛赢了的人是他。
  她看到迹部一把拉开蓝堂,然后把浅迦搂进怀中,她看到忍足伸手摸浅迦的头,很温柔,她也看到凤站在离浅迦两步远的地方,笑得如春风。
  她就这样笑了,笑得泪流满面。
  在路过一家寿司店的时候,她看到了冰帝的正选们,还有叫蓝堂的少年,青学的不二与手冢,立海大的幸村精市,而她的目光仍然落在两颊撑得鼓鼓的黑发少年身上。
  她看到迹部一边敲他的头,一边为他端来一杯水,凤递给迹部一条白色的手绢,让迹部擦去浅迦嘴角的碎屑。
  忍足优雅的吃着寿司,另一只手趁机揉乱浅迦一头柔顺的头发,然后他的手被蓝堂英敲开,蓝堂英温柔的帮浅迦理好头发。
  手冢冷冷的对忍足说了什么,幸村对忍足笑得温柔得有些可怕,而浅迦在迹部的督促下一小口一小口的吃着寿司,闲暇之余还瞪了迹部一眼,表示对迹部的不满。
  她突然觉得这一幕很美好,即使没有她的参与,她仍然感到很开心,因为叫浅迦的少年很幸福。
  她转身离开,如果可以,请你一直这样幸福下去吧。
  后来,她会经常看到立海大的幸村精市经常来冰帝把浅迦带走,然后那一天网球部的人中有人累得连走都不能走。
  她也会经常看到青学的手冢经常来找浅迦,而浅迦看到手冢也很高兴,手冢连理由都不用找,浅迦就跟他走了,后来有一次她听到浅迦说,手冢妈妈做的点心很好吃,那时她才明白,原来浅迦还是这么贪吃。
  就这样,她的国高时间结束,然后在家族的安排下去了美国留学,四年的时间里,她已经不再爱恋少年,可是每每想到少年她还是会笑,因为那是自己最美好时光最单纯的爱恋,与金钱无关,与权力无关。
  回到东京的那天,她听到了有关迹部家的消息,迹部景吾拒绝了家族为他安排的联姻,甚至放弃了迹部家的继承权,在两年前自己开了一家公司,公司现在发展得很好,他依然是一个高傲的帝王。
  她知道他拒绝的理由,但是她仍然为他的选择感到震惊,因为能做到这一步的又有几人?她还听到了忍足的消息,忍足也放弃了继承权,与迹部住在一栋别墅里。非凡论坛“御华夜”整理收藏
  很多人说他们友情深厚,但是她知道,那栋别墅里一定住着一个叫玄椤浅迦的少年。
  她接受了家族的联姻,对方是一个大家族的继承人,个性很温柔,对方说,他在冰帝的时候就喜欢自己了,可是她却知道,在冰帝的时候,她对这人没有任何的印象,但是这个少年很有实力,门当户对,这对自己来说,很不错。
  订婚宴那天,她邀请了与浅迦有关的少年。
  迹部,忍足,幸村,凤,手冢,还有浅迦,她看着浅迦被几人护在中间,不要他喝酒,不要他吃太多蛋糕,不要美女或者美少年靠近浅迦,她突然就笑了出来。
  “他们感情很好,”未婚夫站在她的身边道,“我没有想到他们真的会来,你是怎么邀请到他们的?”
  她微笑着看着被他们围在中间的黑发少年,“因为,他们有共同在意的人,那个人,与我是朋友。”
  她看着少年靠着迹部的肩头渐渐睡着,弯起了嘴角,好好安睡,我们的王子。
  她与未婚夫接了婚后的第二年,收到了迹部的晚宴邀请函,她的丈夫受宠若惊,因为迹部迹部半的公司现在已经是日本的打公司,任谁也不敢小觑,包括原来的迹部家族。
  到达宴会场地的时候,她没有看到浅迦,却看到了另一个黑发青年还有他的妹妹,曾经有人传言那个少女是他的未婚妻,可是后来这人澄清谣言,这个女孩是他的妹妹。
  玖兰家的现任家主,玖兰枢与他的妹妹玖兰优姬,随行的还有他们的朋友,她没有更多的观察,因为主人出场了。
  即使过了这么多年,浅迦依旧是懒洋洋的,对蛋糕的爱好也没有丝毫的减少,只是他看向迹部的目光多了一种情绪,那是属于恋人间的默契。
  可是这种默契似乎并不是属于迹部一个人,她看到浅迦看忍足,看凤,看手冢,还有幸村都有这种感觉,她笑,也许这几人早就会是这个样子,那个美好的少年,本就需要人好好的守护。
  当天晚上的宴会很热闹,即使这样她也没有错过有个家族的继承人对浅迦无礼。
  第二天,财经报纸上报导了那个家族破产的消息,她看到这个报导时,笑了出来。
  丈夫从身后抱住了她的腰,“笑什么?”
  “笑一个白痴。”她这样说,那个人不白痴,又怎么会动那几个人的宝贝。
  “是很白痴,”丈夫轻笑,“谁不知道玄椤浅迦是迹部的心头宝,就连迹部家族都能为他放弃,还有什么不能做到的,而且还有那几个人。”
  原来他们的爱恋所有的人都知道,她这样想。
  再后来的某一天,她带着自己5岁大的儿子去游乐园,结果得知游乐园被人包了下来,她正想带着儿子离开,就看到七个美貌少年从一辆加长林肯车下来,她远远的就看到那是他们,也许是因为浅迦想玩,这些忙碌的人才舍得放下手中的工作,来到这种地方吧。
  “妈咪,你在哭吗?”软乎乎的小手摸着她的脸颊,很温馨。
  “妈妈没有哭,妈妈是在感动。”她抱起自己的儿子,回到自家的车里。
  车窗缓缓的摇上,她看着青年们,真正的笑开,是啊,她是在感动,感动于他们的爱情,他们的幸福。
  ----完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